第三十一章 胖子的实力

四个小时后,胖子被五花大绑地绑了回来,但显然张海杏也没有占到多少便宜,头发都刺毛着,衣服被拉得松松垮垮,一脸暴怒。

我看着脑袋被套在布袋里的胖子,又看了看张海杏,就问她:“你是去干吗了?你是去强奸他吗?你有那闲心,你强奸我啊。我再不行,也比这死胖子好啊。”

张海客没有理会我的话,开始问张海杏:“这家伙实力如何?”

“身手是还不错,就是脑子笨了点,而且打架的时候手太他妈的不规矩了。要不是不能下杀手,老娘当场阉了他。”

我看着张海杏就笑,不过也有点郁闷:妈的,老子怎么就没这福利,乖乖躺倒等着切头。早知道我也反抗一下,该捏的地方捏一记吧!

“你觉得他跟着和我们的人跟着,哪种比较合适?”

“我觉得这样的人呢,力气有,但在里面那样的环境里,可能不是特别灵活。你知道,我们进去以后,很多东西不是靠打,而要靠各种计谋。”张海杏拍着衣服回答道,我还是觉得我们自己的人在其他方面会更加有默契一点。”

我叹了口气,张海客就看向我:“不好意思,我相信海杏的说法还是很客观的。你能不能接受?”

“我不能接受,我觉得你们得听听我朋友的说法。”我说道,“快把他解开吧,都绑来了,别把胖爷勒着。”

张海杏一下就发起怒来:“不管谁说都没有用,除非他现在能自己挣脱了逃出去,否则,对我们来说,他已经死了一次了。”

说着他就拉掉了胖子的头套。我看向胖子,想看看他的窘脸,可头套一扯掉,我就发现不对,“咦”了一声。

“你们抓错人了。”我道。头套里的根本就不是胖子,而是一个藏族壮汉。

他的身材和胖子有点像,但比胖子黑多了,显然也没听懂我们刚才在说什么,一脸迷茫地看着我们。

“这不是你朋友?”海杏惊讶道。

“不是,我朋友可比这猥琐多了。”

“那他是谁?”

“我不知道,你自己问吧!”我道。

海杏转向那壮汉,啪啪啪啪机关枪一样说出一连串门巴语,那壮汉才慢慢回答了几个问题,我就发现张海杏的脸色忽然就绿了。

“翻译一下啊!”我知道她肯定被涮了,心里无比痛快,存心挤兑她。

“他说,他被一个汉族的胖子灌醉了,汉族的胖子给他喝了很多好酒,送了很多好烟,他就在汉族胖子的房间里睡着了。接着,忽然有人来绑他,他大怒,就和那个人打起来了,结果被绑过来了。”张海杏翻译道。

我不由的哈哈大笑。太爽了,这丫头太他妈的飞扬跋扈,亏得胖子机灵,真他妈的扬眉吐气。

“那真正的胖子现在在哪里?”张海杏脸上似乎有些挂不住,马上就问我。

我说:“我怎么知道?不过以我对胖子的了解,他做这种局不会只是为了不让自己被绑走,这一定是一个大局的一部分。胖子不像我,他要阴人,一定是攻击性的,而且非常狠。一旦入了他的套,对方会死的很惨——但是,胖子的套一般都比较粗糙,不是特别自大的人很难中计。”

“他这会儿肯定在我们附近。”张海客说道,“如果是我,一定会尾随而来,而且作好万全的准备。如果对方人多的话,我们现在已经是瓮中之鳖了。”

“那我让其他人加强守卫。”

“不用,按照吴邪的说法,这个胖子一定知道我们的一些事情,不是一个普通人物。”

刚说完,忽然从那个藏族壮汉的衣服里,咣当掉出一个东西。

众人的目光投射过去,就看到那是一个罐子。

“这是什么?”张海杏问他。

壮汉摇头。忽然,那个罐子一下爆炸了,大量黄色的气体瞬间弥漫了整个房间,一股无比刺鼻的气味涌进了我的鼻子里,我几乎晕过去。

“毒气!所有人都趴到地上!开窗!”张海杏大叫。

张家人的反应太快了,几乎就是一瞬间,所有的窗户立即就开了,外面的凉风吹进来,烟雾在五分钟内散了过去。

“有没有人进来偷袭?”在烟雾里海杏问道,“有没有少人头?”

“没有,都在。”

“妈的,想阴我?”张海杏都快气疯了,对着我叫道,“叫你朋友快出来,有种和老娘单挑,这种小儿科的伎俩在我们面前没狗屁用!”

话还没说完,张海客忽然就让他别动。我们就看到,她的额头上闪着一个激光点。

一道激光瞄准器的激光从刚刚开启的窗外射进来,稳稳地点在她的额头上。无论她怎么动,瞄准器都跟着移动。

“吴邪,你告诉你的朋友我们是谁,我们向他道歉,让他不要轻举妄动,造成误会性的牺牲。”

我看向张海杏,她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一言不发地看着我。”

张家人占人数优势太久了,恐怕很久没有尝到过这种苦头了。不过,胖子从哪儿搞来这么牛逼的枪啊?

我看外面是一片漆黑,胖子肯定在非常远的地方,所以守卫才没有发现。不过这样一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沟通了。

“你别动。”我突然起了点坏主意,“我讲话他听不见,我必须用行动告诉他,你是自己人。”

“什么行动?”

我慢慢靠过去,来到了张海杏的边上,就把脸凑了过去。她一下就慌了,道:“你想干什么?你要是敢轻举妄动,老娘就算爆头也饶不了你。”

“放心,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是文明人。”我说道。

说着就凑过去,用我的后脑勺挡在她的额头上的激光点前。

瞬间,张海杏就以极快的速度挪开了。我看着就觉得好笑,转身做了几个没事的动作,然后拉过张海客来,做了各种哥儿俩好的动作。我们两个是一模一样的,那个场景肯定很好玩。

激光点在我们身上游走了一番,终于灭了,连我都松了口气。张海客就说道:“请你朋友过来吧!他过关了,确实是相当厉害的人物。”

我呵呵直笑,忽然就看到一边跪着的藏族壮汉已经自己解开了绳子,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喝酥油茶,嘴里道:“怎么着就完了?胖爷我还没玩够呢。”

我惊奇地看着这个壮汉用衣服把自己脸上的油彩抹掉,下巴都差点掉下来了。

海杏怒目转向我:“你不是说我抓错人了吗?你们两个联合起来阴我!”

壮汉把妆全抹了,撕掉胡子就对我说道:“默契,你知道吗?这就是战友的默契。”果然是胖子。

我定了定心神,心说:狗日的战友的默契,你化装成这样,我怎么可能认得出来?但也不能露怯,于是仰天大笑,上去拍拍胖子的肩膀。

“窗外那人是谁?”张海杏问道。

“是我招待所老板娘的儿子。那不是激光,是种小玩具,讲课的时候用来当教棍用的。”胖子说道,“你们呢,太自信了。我这小朋友,天真无邪,一点战斗力都没有,我怎么可能让他这么单独过来?我早就在他身上放了一个窃听器。”说着胖子就从我裤兜里拿出一个小东西来,那竟然是我当时在小卖部买的香烟。他撕掉香烟底下的包装,露出一个小仪器。“你们说什么我都听得到。姑娘,你们太嫩了,已经不适合在这个社会混了,回去再修炼修炼啊。”

张海杏气得眼睛都红起来,转身就走。

胖子撕开烟盒包装,拿出烟点上,就道:“娘儿们就是娘儿们,没鸡巴就是靠不住。”忽然他愣住了,把烟盒再拿起来,自己看了看,又从里面拿出一个东西来。

“怎么了?”我问道。

“还有一个窃听器,这不是我放的。”

话音刚落,就从窗外各个地方射进来无数的激光瞄准器红点,所有人身上都被点了一个。

啊哦,我心说:真他妈乱,黄雀在后啊!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