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洛大老板的握手

    金融街,晨影大厦顶层,光线充足。宽大的楼面,铺着咖啡色的地毯,窗明几净,一尘不染。这层楼面不同于下面的办公楼面,里面被布置成一个酒吧,有吧台,有桌位,有服务生,门口还写着“晨影酒吧”。

    电梯门开了,走出一个年轻的男人,他的目光并不犀利,但却非常有神。他径直走进酒吧,对吧台服务生道:“我找洛大老板。”

    “你找洛大老板?”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墙角的一张桌子处传来。

    那个年轻男人走到那张桌子旁,坐了下来,点了一杯红茶,看着面前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二十三四岁的年纪,眼睛很大,鼻子小巧玲珑,原本非常清秀的脸却化着浓妆,给人不一样的诱惑。

    年轻男人点了一下头,道:“是的,我找洛大老板,你带我去?”

    那女人道:“我就是洛大老板。”

    年轻男人点起了一支烟,道:“我找的是你哥。”

    那女人略显诧异地道:“你怎么知道洛大老板是我哥?我敢说整条金融街上知道他是我哥的人也没几个。”

    年轻男人微笑道:“我猜的。虽然我没见过洛大老板,只听说他是个三十多岁,脾气不大好的男人。而一个脾气不大好的男人,是决不允许他的女人在外面放肆的。如果你是他的女人,你绝对不敢说‘我就是洛大老板’这样的话。看你的年纪,你又不可能是他妈,所以我猜你是他妹妹。”

    那个女人笑了起来,道:“看来你是个聪明人,可并不是聪明人就有资格见到我哥。你应该知道,金融街上很多人都想见他,但真正见过他的人也不是太多。”

    年轻男人点了一下头,道:“我叫夏远。”

    那个女人不屑地笑着道:“不要以为第一投资总裁的名片就可以当世界通行证,如果你想见到我哥,你得先请我喝杯咖啡。”

    夏远笑着喊服务生。

    一个服务生端着咖啡走上来,恭敬地对那女人道:“二小姐,洛大老板愿意见他。”

    那个女人看了服务生一眼,哼了一声,站起来走开了。

    夏远吸了一口烟,微笑着对那个服务生道:“演技不错,很逼真。不过我想不到,洛大老板竟然当起了酒吧的服务生。”

    那个服务生突然间笑了起来,脱下了服务生的小马甲,坐了下来,点起一支烟,道:“都说夏远是金融街第一聪明人,看来这话一点也不假。只是我还没想通,你是怎么在这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马上就知道我是谁。”

    夏远道:“你忽视了几个细节。第一,三十几岁的酒吧服务生虽然也有,但是很少见,服务生总是该挑些年轻人吧?第二,洛大老板这样的人物,他的气质是显而易见的。即使洛大老板当了乞丐,那也是乞丐中的洛大老板。第三,也是最关键的一点。你临时套了一件服务生的马甲,但你的衬衫还是露在了外面。刚巧,我太太给我买过一件和你的一模一样的衬衫,价格是一万二。我想没有服务生会穿一万二的衬衫的。”

    洛闻笑着道:“难怪这么年轻就当上了第一投资的总裁。其实,从你走进晨影大厦的那一刻起,我就得到消息,夏远来了。我想看看你这位金融街最年轻的总裁,是不是真像别人说的那么聪明。所以我和我妹妹设计了刚才的游戏,因为匆忙,还是被你看穿了。”

    夏远喝了一口红茶,笑了笑,道:“别人都说洛大老板脾气差,难以相处,今天看来也并非如此。至少我觉得,有幽默感的人,脾气总不至于差到哪里去。”

    洛闻笑道:“说我脾气不好的人,有两种。一种是没资格和我说话的人。另外一种,就是到了生意最后结账时想要赖账的。每笔生意,我开的价格,就是最后的价格,我不会同意还价。就比如你面前的这杯红茶,我说五千块,就绝对不会给你打九折。加上你请我妹妹喝的咖啡是一万块,一共是一万五。”

    夏远一愣,道:“你在开玩笑?”

    洛闻微笑道:“我不开玩笑。你看看这酒吧里,有几个客人是在喝东西的?”

    夏远回头望了望,坐着人的几张桌子上,果然没有任何东西。他们只是坐在那里聊天。

    洛闻给夏远递过一张酒吧的价格单,面带微笑,道:“你应该看一下价格单再点的。”

    价格单上,红茶确实是五千一杯,咖啡确实是一万一杯。夏远苦笑地看着桌子,道:“幸亏我只点了一杯红茶和一杯咖啡。不过你妹妹要我请的一杯咖啡,恐怕是她故意让我上当的吧?”

    洛闻道:“能让夏远上当是件不容易的事。现在你应该可以想象,为什么有这么多人说我脾气很不好了。”

    夏远苦笑道:“我估计一大半都是在这里没看价格就点东西的人。”

    洛闻道:“何况这里还有个专门引诱别人请她喝咖啡的人呢。”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夏远又点起一支烟,道:“听说在你这里,可以买到任何想知道的消息?”

    洛闻摇摇头,道:“我不是神仙,我只是一个消息中间人。这世上,有些人知道一些能赚钱的消息,想把它变成钱;还有一些人,有钱,想买到一些能赚钱的消息。我就做了消息中间人,让双方都得到他们想要的,我只是在中间收取佣金而已。你想买什么消息,我会帮你找卖家。当然,找不找得到卖家则是另外一回事了,找不到我是不会收费的。”

    夏远问道:“那你楼下是干什么的?”

    洛闻道:“大部分的生意,包括每天众多的股市内幕消息的交易,和其他的消息交易,直接去楼下就可以了。我楼下公司有各个方面的消息部门,分类非常详细。只有特别大件的生意,或者我个人感兴趣的生意,才能到这家酒吧里直接找我谈。”

    夏远笑着道:“看来我今天没有来错地方。”

    洛闻道:“那是因为我对第一投资总裁的生意感兴趣。”

    酒吧最里面有一个房间,那是洛闻的办公室。办公桌上放着一副下了一半的国际象棋,每颗棋子都是用纯金精心打造。桌上还有半杯红酒,一盒雪茄。旁边还有一张大桌子,上面分门别类地排放着各式各样的点心、水果。办公桌后面是个大书架,上面整齐地排满了一个个文件袋。

    墙上挂了一幅字,写着:“美酒不可辜负,佳人不可唐突。世态不可屈意,人情不可羁束。”

    夏远坐到椅子上,忍不住道:“洛大老板真是个非常懂得享受的人。这幅字写的是你自己吧?”

    洛闻微笑地点头道:“是的。”

    夏远看了那张大桌子一眼,道:“放这么多吃的东西,你吃得完吗?”

    洛闻道:“当然吃不完。只是有时候担心,突然某一刻,我很想吃某一样东西却吃不到,这种感觉应该每个人都有过。对那一刻来说,是一种遗憾。所以我宁可多放一点东西,宁可浪费,也不愿有那一刻的遗憾。你知道,钱是用来享受的,不是用来收藏的。”

    夏远笑道:“看来洛大老板从前一定有过某些大的遗憾。”

    洛闻微微皱了下眉,坐了下来,道:“好了,还是开始我们的生意吧,你想要什么消息?”

    夏远吸了口烟,道:“我想知道我太太姚琴现在在哪儿。”

    洛闻笑着问:“你太太跟别人跑了?”

    夏远苦笑道:“有时候我太太硬逼着我陪她逛街时,我常会希望她跟别人跑了。可这次,她是失踪了。”

    洛闻站了起来,从背后的书架上找出一只文件袋,打开来,看了看,道:“姚琴和你是三年前认识的,两年前你们结婚。在没结婚前,她是个专业的股票操盘手,而且是这个圈子里有名的大美女。结婚后,你继续担任第一投资总裁,她从此退出了资本圈。”

    夏远道:“洛大老板当真有各种各样的消息。”

    洛闻笑道:“稍微有些名气的人,在我这里总有一些记录。”

    夏远道:“我太太已经失踪两天了,我想来想去只有找你了。”

    洛闻道:“我是个消息中间人,只是负责帮你联系消息的卖家而已。有没有人肯卖这个消息,就很难说了。不过我相信,如果你肯出一个高价钱,那一般总会有人卖这消息的。”

    夏远道:“不知道三百万够不够?”

    洛闻笑道:“对一个有好几亿财产的男人来说,三百万换回自己的太太真是一个小数目了。不过三百万对许多人来说,已经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数字了。”

    夏远道:“如果卖家觉得还不够,我可以再往上加。”

    洛闻道:“我只帮你找卖家,找不找得到,那就另当别论了。”

    夏远道:“我知道。”

    洛闻道:“我有一点觉得奇怪,你太太才不见了两天,你就怀疑她失踪了,这又是为什么?女人贪玩,也许你太太和她朋友一起出去玩了,也许你回到家就会发现你太太已经在家里了。”

    夏远苦笑道:“因为我最近得罪了一些人。”

    洛闻笑道:“第一投资总裁得罪一些人,也很正常。”

    夏远道:“我得罪的一些人里,排第一个的是陈笑云。”

    洛闻笑道:“深圳红岭集团的董事局主席,这个人可不大好惹。”

    夏远道:“听说洛大老板也是因为惹了陈笑云,所以才从深圳来到上海的?”

    洛闻不屑地笑道:“许多人都这么以为,不过你可以问问陈笑云本人,我是否会怕他?我来上海,纯粹是因为生意上的需要。我可以劝你一句,所谓红颜易老,结了婚的女人老得更加快。你不妨趁你太太失踪,赶紧换一个。”

    夏远道:“你想推荐谁?”

    洛闻道:“我妹妹。其实刚见到你,我就觉得把我妹妹嫁给你挺好。”

    夏远道:“看来你不只是个消息中间人,你还是个婚姻中间人。”

    洛闻道:“我只有我妹妹一个亲人,做哥哥的总是想把自己妹妹嫁得好一些。我是很认真地告诉你,你不妨考虑一下。”

    夏远若有所思地道:“我想我还是不要考虑的好,再考虑一下,恐怕我就会把我太太失踪的事怀疑到你头上了。你为了把你妹妹嫁给我,所以绑架了我太太。”

    洛闻道:“看得出你很爱你太太,我想你应该是个很恋家的男人。”

    夏远道:“我想洛大老板眼睛是瞎了。”

    洛闻笑了两声,道:“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在我这儿交易的消息里,与你有关的还是很多的。毕竟,你是第一投资的总裁,尽管年纪还不到三十岁,但以背景、投资眼光而论,你都已经算得上金字塔尖上的人物了。就在上个星期,有一位客户花重金买了一个关于你私生活的消息,这种生意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所以,也特别留意了一些。”

    夏远道:“什么消息?”

    洛闻摇头笑道:“替客户保密是我的原则。”

    夏远道:“那你又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件事?你知道,话说一半是件很让人痛苦的事。”

    洛闻笑道:“留个悬念,让金融街最聪明的人自己去猜。”

    夏远道:“难怪和你接触的客户都要被你活活气死。”

    洛闻笑着伸出手,道:“合作愉快!”

    夏远道:“我听说洛大老板从不和别人握手。”

    洛闻道:“你是个例外。”

    夏远也伸出手,和洛闻握了握,转身离开。

    “等一下,”洛闻道,“你还没有结账。”

    夏远苦着脸掏出钱包,道:“洛大老板的脾气真是不太好。”

    洛闻道:“以后你路过我这里口渴了,欢迎上来喝几杯。”

    夏远道:“我会转告所有我认识的人,来晨影酒吧之前,一定要在家里喝够了再来。”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