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花花公子小徐哥

    许多没结婚的男人,都会想着结个婚,成个家,但绝对不包括他。

    许多男人过了三十岁,都会变得低调、深沉,但绝对不包括他。

    许多金融街上有名的大人物,平日里难得抛头露面,但也绝对不包括他。

    金融街上经常会开过一辆红色法拉利,开车的那个男人总是喜欢戴着墨镜,穿着花衬衫,打着花领带,他就是“花花公子”小徐哥。

    早些年进入股市的人,一定听说过“宁波涨停敢死队”。曾经的队长就是他。如今他已经是国内实力排得进前十的宁波投资基金的总裁了。

    小徐哥在出名前,别人都叫他小徐,出名后,再也没有人叫他小徐,不管年纪比他大的,比他小的,都叫他小徐哥。

    但他从头到尾没有一处地方看起来像“哥”。

    所有大投资公司的总裁中,大概只有这么一位花花公子会随意和陌生女人搭讪聊天。如果你够漂亮,够性感,这位花花公子说不定就会把一些股票的内幕消息告诉你。当然,他从不和任何人谈论宁波基金在做什么股票,但如果是同行间的交流,比如夏远的第一投资在干什么,他也许就会说得毫无保留了。

    夜晚,上海外滩的一间酒吧。

    小徐哥一个人坐在角落,漫不经心地喝着酒,望着舞池里一个个年轻妖艳的女人,舞动着身体,变幻着诱惑人的曲线。

    一个六十来岁的男人在小徐哥身旁坐了下来。他是第一投资集团的董事长,蒋先生。

    蒋先生看着小徐哥,没有说话。小徐哥也当旁边的人不存在,继续专注地望着舞池里的女人。

    蒋先生缓缓点起了一支烟,无奈地笑了笑,道:“很少有人会像小徐哥这样,一点面子也不给我。”

    小徐哥笑了起来,漫不经心地道:“抱歉,只是在我现在的个人偏好里,女人的屁股比蒋先生的面子更有吸引力而已。”

    蒋先生也笑了起来,道:“不愧是花花公子小徐哥,只是今天有一点让我觉得奇怪,听说花花公子生活里是少不了女人的,怎么今天身边没有一个女人呢?”

    小徐哥道:“这里是有很多女人,而且有很多漂亮的女人,只要我一招手,就能围上一圈。”

    蒋先生道:“那你为什么不招手呢?”

    小徐哥道:“围上来的都是妓女。”

    蒋先生道:“这不都一样?”

    小徐哥道:“错!大错特错!这对其他人也许没多大区别,但对花花公子区别就大了。我是花花公子,又不是嫖客。花花公子和嫖客最大的区别是,嫖客是有什么吃什么;我是想到什么,再决定是否吃。”

    蒋先生笑了起来,问道:“那你来这里不是为了找女人,又是来干什么?”

    小徐哥道:“还是错!我是来欣赏女人的,并不是来找女人的。这里美女多,但都不适合我。我想不通的是,怎么蒋先生这样的大人物,也会来这里。”

    蒋先生笑着问:“我为什么就不能来?”

    小徐哥道:“难道蒋先生也想来这里找女人?”

    蒋先生摇了摇头,道:“活到我这个年纪的男人,对于女人,还是不要想太多才好。”

    小徐哥道:“那蒋先生来这里又是干什么的,该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蒋先生道:“当然是来找你的。”

    小徐哥诧异道:“我除了是夏远的朋友外,和你们第一投资从来没有其他的接触。”

    蒋先生道:“正因为你是夏远的朋友,所以才来找你啊。”

    小徐哥道:“找我干什么?”

    蒋先生道:“夏远失踪了。”

    小徐哥一脸的不屑,道:“夏远失踪了,关我屁事!”

    蒋先生道:“看来你这个人一点也不关心朋友啊。”

    小徐哥道:“我有个屁好关心的。像夏远这种人精,和他相处,永远是别人吃亏的份。你看他在金融街这几年,大风大浪里,哪一次出过事?他失踪,八成又要耍什么花样了,鬼才关心他死活呢!”

    蒋先生道:“夏远是我们第一投资集团的总裁,第一投资的所有重大决策,全部由他负责并执行。他对我们第一投资,非常非常重要。”

    小徐哥不屑地道:“既然他那么重要,你们就应该马上去找他啊,为什么来这里找我?”

    蒋先生轻声叹了口气,道:“可是谁让夏远失踪前,最后一个电话偏偏打给了你……”

    小徐哥顿时坐直了身体,目瞪口呆。坏了,麻烦找上门了!

    蒋先生又接着道:“夏远是前天下午三点离开金融大厦的,之后,他就失踪了,现在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小徐哥骂道:“夏远这畜生又要玩我了!他妈的,他要玩失踪,自己去玩好了,死了都没人管。干吗莫名其妙打个电话给我!”

    蒋先生继续道:“一个星期前,夏远的太太姚琴突然失踪了。姚琴的车现在还停在一家商场外。有人见她走进了商场,后来再也没有人见她走出来。我们猜测,夏远的失踪和姚琴的失踪一定有很大的关系。”

    小徐哥道:“夏远这种世上最狡猾、最奸诈的畜生,根本不用担心他会出什么事。”

    蒋先生道:“我们也不担心他会出什么事,只是夏远离开金融大厦时,还带走了一份对我们第一投资非常重要的文件。”

    小徐哥道:“什么样的文件?”

    蒋先生道:“你也一定很关注上海新城区规划的投资。”

    小徐哥道:“当然了。上海西部近万亩的土地,要开发成一个新城区,涉及数千亿投资。稍微有点实力的地产公司、投资集团都对新城区虎视眈眈。新城区的土地资源非常珍贵,过几年新城区开发完成后,现在这批土地带来的收益肯定能翻几番。夏远带走的文件是关于新城区规划的?”

    蒋先生道:“你也知道,新城区规划是我们集团最早掌握消息的,当然,这样的消息光用钱是买不来的。可以说,这个消息是我们集团花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和深厚的人脉关系才挖出来的。这份文件包含有新城区规划的内部资料和未来发展的许多重要信息,如果落入其他公司手中,你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小徐哥点点头,他当然知道,商业机密一旦泄露,对公司来说损失是巨大的。

    蒋先生又接着道:“我们查了夏远的手机,他在前天下午离开金融大厦前五分钟,给你打了一个长达五分钟的电话。”

    小徐哥立即道:“这完全是夏远设计拖我下水,这完全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

    蒋先生道:“夏远在电话里都跟你谈了什么?”

    小徐哥郁闷地道:“他先问我认为最近上海的天气会怎么样,妈的,我又不是气象站,问我天气干吗!然后他又说他觉得最近天气不错,比较适合出去散步逛街。他妈的,我老早想挂电话了,他一个人在那不停地说,足足说了五分钟的天气,才挂掉电话。”

    蒋先生点了点头,笑了起来,道:“从我个人角度,我完全相信你说的是实话。夏远做事,从来都是让人莫名其妙的。可是如果你告诉别人,夏远最后五分钟和你谈的是天气,你觉得别人会相信吗?”

    当然不会。谁也不会相信第一投资的总裁在失踪前打的最后一个电话,谈论的是上海的天气,而且一谈就是五分钟。

    蒋先生又接着道:“你应该知道的,我们集团里的那些大股东,没一个是你惹得起的。如果那份文件从此不再出现,也就什么事也没有,但是如果那份文件落到了其他公司的手里,而我们还找不到夏远的话,那到时只有来拜访小徐哥你了。”

    小徐哥骂道:“你们集团这帮人,自己没把文件管好,丢了关我屁事啊!万一……万一文件真的泄露了,你们把责任都推给我,你们这不是流氓嘛!”

    蒋先生笑了起来,叹了口气,道:“你在金融街也待了这么多年了,你总该知道,有钱人里,没几个不是流氓。”说完,站起身来,再也没多看一眼小徐哥,走了出去。

    小徐哥拿起一杯酒,狠狠喝了下去,握紧拳头,道:“夏远你个小畜生,又要玩你哥!这下我真他妈的一个头两个大了。你个畜生,要是让我找到你,非活活揍死你不可!”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