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大人物

    上海浦东金融街,晨影大厦。

    小徐哥刚走进晨影大厦,电梯口就涌出了一群人,个个脸上带着怒气。这些人是一些小型投资公司的负责人。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怒气冲冲地骂道:“洛闻算什么东西!我怎么说也是个基金经理,等了他一个下午了,连面都不露一下!现在突然又说要来一个什么大人物,把我们全部赶出酒吧,像什么样子!”旁边一个人小心地拉他衣服,道:“算啦,小声点,我们惹不起他的。”

    这几个人边骂边走了上来。以小徐哥在业内的名气,他们都是认识他的。见到小徐哥后,他们都向他打了声招呼。

    小徐哥停下脚步,笑着向其中一人问道:“你们刚才在说什么?有一个大人物要来晨影酒吧?”

    那人道:“是的。”

    小徐哥满意地点了点头,大笑起来,道:“难怪别人都说,只要你一踏进晨影酒吧,洛大老板就已经知道了,原来是真的。你们知不知道那个大人物是谁?其实我可以偷偷地告诉你们,洛大老板要见的那个大人物,就是我!”——他岂止是“偷偷地告诉”,那得意的笑声,简直是想让整幢楼的人都知道他小徐哥是个大人物!

    那人满脸不解地道:“刚才听说那个大人物是个女人啊?”

    小徐哥瞬间脸红了一下,一转头,怒气冲冲地瞪着那人,道:“你哪家公司的?”

    那人马上后悔刚才说过那句话,吓得一句话也不敢再多说。大家知道,洛闻脾气不大好,没人敢惹洛大老板。小徐哥虽然脾气好得多,但也仅仅是相对来说的脾气好。比如,小徐哥和夏远之间会经常开开玩笑,但如果是对公司里的员工说话,小徐哥马上会表现出总裁应有的模样。平常也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去惹这位宁波基金的总裁。要知道,那些小投资公司,不少都和宁波基金有生意上的往来。叫哪家公司的老板开除一个员工,对小徐哥来说,是件很容易的事。

    小徐哥咳嗽一声,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向电梯里走去。

    小徐哥走进了晨影酒吧,酒吧里除了几个服务生外,一个人也没有。小徐哥走到吧台,对吧台的服务生道:“我找洛闻。”

    那服务生道:“老板已经知道,您随便找个座位稍等一下。”

    小徐哥刚要坐下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喂,你是谁啊?谁让你进来的?今天不做生意了。”一个五官长得极其标致的女人走了过来,坐到了小徐哥的对面。

    对于漂亮的女人,小徐哥一向很有好感,尤其是这么漂亮的女人,小徐哥就更有好感了。小徐哥随即笑着道:“现在我来了,这里就要做生意了。”

    那女人不屑地道:“你以为你是谁啊?”

    小徐哥抬起头,道:“小徐哥你总该听说过吧?”

    那女人“扑哧”笑了起来,道:“我还以为是谁来了,不就是那个每天在金融街上招摇过市的小徐哥嘛。”

    小徐哥笑着道:“你是这里的什么人?”

    那女人道:“我就是洛老板。”

    小徐哥笑了起来,道:“洛老板什么时候变成女人了?”

    那女人道:“洛老板本来就是个女人,洛大老板才是男人。洛大老板是我哥,我是洛小老板。”

    小徐哥笑着看着她,对她越来越有好感了。本来一个女人长得漂亮就不容易了,如果既漂亮,又带点小淘气的顽皮,那不是无敌了嘛!小徐哥道:“那你叫什么名字?”

    洛小老板道:“我叫洛老二。”

    “什么,你叫洛老二?”小徐哥大笑了起来。

    洛小老板愁眉苦脸地道:“是啊,我哥叫洛闻,我排第二,结果我爸妈就给我起了个这么难听的名字,叫洛老二了。”

    小徐哥这下张大了嘴巴,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了。一个女人,可以叫各种各样的名字,但不能叫洛老二!就算叫洛翠花、洛秀莲,也总比叫洛老二好吧。

    洛小老板看着小徐哥发呆的样子,笑了起来,道:“说吧,你来这里想买什么消息?”

    小徐哥道:“我想知道,夏远到底在哪里。”

    洛小老板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小徐哥,道:“夏远在哪里你得找我哥了。不过上一次夏远来这里时,交给我一封信,说如果小徐哥来到晨影酒吧,让我一定得把这封信转交给你。”

    小徐哥好奇地拆开了信封,念道:“千万不要在这里喝饮料。”小徐哥一脸疑惑地抬起头,看着洛小老板,道:“夏远在搞什么鬼,这又算什么意思?”

    洛小老板接过信,看了一眼,摊开双手,满脸无辜地道:“我怎么知道?”

    小徐哥紧紧地皱着眉头,沉思片刻,突然道:“难道你这酒吧里的饮料有毒?”

    洛小老板又是“扑哧”一笑,道:“你以为在明朝,玩龙门客栈吗?”

    小徐哥点点头,道:“嗯,这确实不可能。”

    洛小老板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在这里喝饮料,夏远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好了。你听夏远的,不会有错的。”

    小徐哥怒道:“放屁,我凭什么听这个小畜生的话,他耍我还不够啊?他叫我不要喝,我就偏要喝,而且我还要喝两杯!你要不要喝点什么?”

    洛小老板道:“你请我喝吗?”

    小徐哥道:“当然了。”

    洛小老板笑着道:“那如果我要喝两杯现磨的咖啡,你会不会替我买单呢?”

    小徐哥想都不想地回答道:“当然会了。”

    洛小老板笑了起来,道:“你真大方。”

    每个男人都喜欢在女人面前表现出大方。小徐哥高兴地喊服务员来四杯现磨的咖啡。

    洛小老板喝了一口咖啡,抬起头,微笑地看着小徐哥道:“好了,我哥就在酒吧后面的办公室里,你现在去找他,他一定会很乐意见你的。”

    一间略显昏暗的办公室,窗外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泛出幽黄的色彩。办公桌上放着一副国际象棋,每枚棋子都是用纯金打造。办公室里有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办公椅里,他的左手夹着一支雪茄,右手边上是一杯红酒。他在和自己下棋。

    小徐哥推开门,走进了办公室。办公桌后一双深邃的眼睛望向了小徐哥,笑道:“花花公子小徐哥,金融街上的传奇明星,很高兴见到你。”

    小徐哥坐到了椅子上,道:“许多人都说洛大老板脾气很坏。”

    洛闻微笑道:“那现在你觉得呢?”

    小徐哥道:“会笑的人,脾气总不会太坏。”

    洛闻笑了起来,道:“也许你很快会对我另眼相看。”

    小徐哥指了指外面,道:“外面那个人,真的是你妹妹?”

    洛闻叹道:“许多时候我都不想承认,但从遗传学角度来看,我又没办法否认这个事实。”

    小徐哥道:“看来你妹妹应该是个让你很头疼的人。”

    洛闻道:“所以我才一直努力,想把她嫁出去。”

    小徐哥连连摆手,道:“你可千万不要找我。”

    洛闻淡淡道:“你想多了。”

    小徐哥略带得意地道:“从你妹妹的眼神中,我完全看得出,她已经爱上我了。”

    洛闻道:“看来小徐哥真是一个很容易想太多的男人,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忠告。”

    小徐哥道:“好,你说。”

    洛闻道:“你对于我妹妹,用一句你们做股票的话说,谨慎追高,必要时刻斩仓出局。”

    小徐哥大笑了起来,道:“看来,洛大老板虽然消息很多,知道的也很多,但你却不知道小徐哥对女人的吸引力有多大。”

    洛闻笑着问道:“那么,你知道我妹妹的名字吗?”

    小徐哥道:“她自己说了,她叫洛老二。”

    洛闻大笑起来,道:“那你觉得她真的会叫洛老二吗?”

    小徐哥道:“当然不会。”

    洛闻道:“那就对了,这里除了我以外,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她如果爱上了谁,一定会先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对方。”

    小徐哥道:“那我过一会去问她,她一定会告诉我。”

    洛闻道:“现在你可以向我买消息了。”

    小徐哥道:“好,我问你,夏远究竟在哪里?”

    洛闻道:“这几天,已经有几十个人开出上百万的价格来买‘夏远在哪里’。我当然也是很想做这笔买卖的,不过很可惜,到现在为止,我还找不到这个消息的卖家。”

    小徐哥道:“天上的事,你知道一半;地上的事,你全知道。怎么会不知道夏远在哪里呢?”

    洛闻道:“要找夏远总是需要一点时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另外一个消息,最近,大概会有许多人要来找你了。”

    小徐哥惊讶地指着自己,道:“我?为什么找我?”

    洛闻略带坏意地笑着道:“别人买不到夏远在哪里的消息,就转而打听可能找到夏远的线索。恰好我知道夏远失踪前在做什么,于是我就告诉了许多人,夏远失踪前,给小徐哥打了一个五分钟的电话。”

    小徐哥顿时讶然,道:“这个游戏真是越玩越大了!”

    洛闻道:“再大的游戏,对于小徐哥这样的聪明人,还是可以玩到结束的。”

    小徐哥苦叹道:“自从夏远出现在金融街后,就再也没人说我是聪明人了。”

    洛闻笑着道:“夏远评价小徐哥的时候说过,小徐哥虽然总给人感觉是个粗心的傻瓜,可事实上他一点都不傻。任何人如果真以为小徐哥是个傻瓜,那他自己才是个真正的大傻瓜。”

    小徐哥道:“这么说,你和夏远接触过?那对于夏远的突然失踪,你一定有你的看法。”

    洛闻道:“夏远在他失踪前,曾经找过我,他和我谈到了一个人。只是对于小徐哥来说,这个人可不大好惹。”

    小徐哥不屑地笑着道:“金融街上好像没几个人是我不敢惹的吧?”

    洛闻道:“他不是金融街上的人,只是最近才出现在金融街而已。”

    小徐哥道:“你说的难道是陈笑云?”

    洛闻道:“除了他,还能有谁?”

    小徐哥道:“他们红岭集团确实不太好惹,有能力惹他们红岭集团的,好像也只有夏远。另外我还听说,最近红岭集团的主要人物都来上海了。你的意思是说夏远的失踪,和陈笑云来上海有关?”

    洛闻道:“关于这一点,你或许还是去找你那位开酒店的朋友比较好。我尽管也知道一些事,不过如果是我告诉你,那就相当于卖你消息,这可是要收钱的。而且我开出的价格,从来不会低。”

    小徐哥笑着道:“你倒会替我省钱,不过你毕竟还是告诉了我几条线索。”

    洛闻微笑说:“那是因为你刚才点了四杯咖啡。”

    小徐哥道:“那又怎样?”

    “不怎么样,”洛闻从抽屉里拿出一张价格单,推到小徐哥面前,道,“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一杯一万,四杯四万,决不打折,接受刷卡消费,拒绝赊账!”

    小徐哥怒道:“你这店也实在太黑了吧!”

    洛闻笑着道:“你自己点东西不看价格单,这能怪我吗?更何况夏远留给了你一封信,也是告诉你不要在这里喝东西。一切都是你自由选择的结果,我想我从头到尾没有强迫你在这里喝咖啡吧?呵呵。”

    小徐哥道:“如果我拒绝付钱呢?”

    洛闻自信地微笑道:“我保证你走不出晨影大厦。”

    小徐哥冷笑道:“我就不信这条金融街上还有我走不出去的地方!”

    洛闻似乎显得有些无奈地叹口气,道:“你不妨先去外面数一下,每一层有多少个保安。如果你非要认为自己是李小龙,那我也就没什么话好说了。”

    小徐哥愣了一下,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无奈地掏出银行卡。洛闻接过他的银行卡,笑着道:“你刚刚说我脾气好的时候,我就说过,或许你会对我另眼相看的。”

    小徐哥冷冷地道:“我已经对你另眼相看了。”

    小徐哥走出洛闻的办公室,看见酒吧大厅里依旧坐着那位“洛小老板”,心中的不爽瞬间一扫而光,立即笑着走上前,道:“你愿不愿意告诉我你的真名?”

    洛小老板喝了一口咖啡,冰冷的目光扫了一眼小徐哥,懒懒地说道:“神经病。”

    小徐哥一愣,惊讶道:“你现在说话的语气,怎么和刚才完全不一样?”

    洛小老板漫不经心地随口道:“如果你愿意再像刚才那样,请我喝几杯,我仍然会像刚才那样温柔地对你说话。”

    小徐哥冷哼一声,一句话也不说,站起来就走。

    正在这时,门口出现了一个女人。这是个能让人两眼发亮的女人,这是个能让人两眼发直的女人。总之,她是个美丽的女人。

    这个女人大概三十岁不到的年纪。三十岁,这是女人一生中最成熟的年纪,也是女人一生中最具诱惑力的年纪。当然,前提是这个女人必须是美女,或者说至少不能长得太丑。

    来的这个女人显然是个既成熟,又很有诱惑力的女人。她的脸颊圆润,就像一朵开得饱满的鲜花;她的身材符合所有审美家的评判标准;尤其是她的装扮,更是显露出无与伦比的风韵。

    她无疑是个很懂欣赏,并懂得如何修饰自己的女人。

    小徐哥看见她,惊讶了。他惊讶的不是她是个美女,而是惊讶她为什么会来这里。难道她就是今天要来见洛闻的大人物?

    小徐哥是认识她的。她叫聂露。在深圳红岭路上,绝对没有女人比她更有钱。她也是资本圈的大玩家,而且是红岭集团的股东之一。她的财富恐怕不会比陈笑云少多少。只不过她一向不爱抛头露面,所以别人只知道红岭集团的董事长陈笑云,而不知道红岭集团后面还有这么一位股东。

    聂露微笑着走到小徐哥面前,道:“真想不到,我来上海的第二天,就遇到了花花公子。”

    小徐哥摆出一副神气十足的表情,笑道:“对于美女来说,我总是无处不在。”

    聂露笑了起来,道:“我以为凭宁波基金的实力,是不需要来这里买消息的。”

    小徐哥道:“我以为以聂小姐的魅力,想知道什么消息,只要对别人撒撒娇就行了,想不到还是要从深圳千里迢迢赶到上海来。”

    聂露甜甜一笑,道:“放心吧,说不定我也会对你撒撒娇的,呵呵。”说着,她向洛闻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小徐哥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冷笑,道:“我以为花花公子见过的女人算多了,没想到看到美女时,还是会看傻了。”

    小徐哥笑着转过身来,痴痴地盯着洛小老板看。

    洛小老板道:“你看什么?”

    小徐哥喃喃道:“我也以为我见过的美女算多了,没想到看到美女时,还是会看傻了。”

    洛小老板脸上突然飘过一抹红晕,随即不再去看小徐哥。

    小徐哥道:“你认识聂露吗?”

    洛小老板冷冷道:“至少比你熟得多。”

    小徐哥道:“聂露和你哥是什么关系,她来找你哥又是为了什么?”

    洛小老板突然笑了起来,道:“你是不是很想知道?”

    小徐哥点头道:“是啊。”

    洛小老板笑着道:“如果你真想知道,那就请我再多喝几杯。”

    小徐哥冷哼一声,什么话也没说,走了出去。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