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最难看的帽子

    纯金打造的一颗颗国际象棋的棋子立在棋盘上,棋盘边上放着一杯葡萄酒。酒杯旁,一只手正把玩着一支雪茄。

    办公椅里,洛闻微笑地看着走进来的这个女人。

    聂露走进来后,坐到了洛闻对面的椅子上,看着洛闻,同样也是微笑着。

    火苗一闪,雪茄点燃了,洛闻吸了一口,吐出烟圈,微笑着道:“你想喝点什么?”

    聂露笑着回答道:“在洛大老板的酒吧里,还是不要喝东西好。”

    洛闻笑着道:“不,这次例外,算我请你。”

    聂露道:“毕竟我以前做过你太太,这么客气干什么?”

    洛闻笑叹道:“是啊,我差点忘了,你以前是我太太,还给我织过一顶帽子,这世上最难看的帽子,绿帽子。”

    聂露道:“别人都说你从深圳跑到上海金融街,是因为害怕陈笑云。只有我知道,其实你是因为怕我。在你眼里,陈笑云根本不算什么。陈笑云掌管红岭投资集团,最担心的就是各种内幕消息的泄露,而你偏偏是个消息中间人,做的事就是消息交易,在职业上你们注定了是天敌。别人只知道红岭集团财大势大,背后关系更是错综复杂,却不知道你背后的一些大客户才叫真正的财大势大,洛大老板背后的关系,都已经能通天了。聪明人宁愿得罪十个陈笑云,也不愿得罪一个洛大老板。”

    洛闻道:“那么按照你的说法,你显然不是一个聪明人。”

    聂露微笑着摇摇头,道:“恰恰相反,我比大部分聪明人更聪明一点,就是我让洛大老板吃了亏,却不能说出来,洛大老板只能匆忙选择离婚,跑到上海来。所以说洛大老板从深圳跑到了上海,不是怕陈笑云,而是怕我。呵呵……”

    洛闻笑着叹了口气,道:“原来最了解我的人,还是你。”

    聂露冷笑了一声,面色冰冷地道:“我让你戴绿帽子,就是要让你生气,就是要让你愤怒,就是要让你痛苦,就是为了要报复你!你选择和我结婚,却仅仅把我当做一件替代品,你心中自始至终还是爱着另外一个人。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我要让你知道,让一个爱你的女人伤心,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洛闻笑着道:“如果你真想要这样的效果,那更让人痛苦的办法是你从窗口跳下去,然后留下一封煽情的遗书,这是言情电视剧里屡试不爽的情节。”

    聂露冷笑道:“你还在恨我?”

    洛闻摇摇头,道:“我从来没有恨过你。”

    聂露略带疑惑地道:“难道,难道你还爱着我?”

    洛闻笑了起来,道:“我好像也从来没有爱过你。”

    “你!”聂露指着他,面色沉了下来,道,“我知道,你一定还爱着我。”

    洛闻笑着道:“有些人说,天上的事,我知道一半,地上的事,我全知道。只是今天我才知道,原来有些事,我不知道,你却知道。就像你知道我爱你,可我自己反而从来都不知道。”

    聂露的脸微微涨红了。一个女人,不管她是不是美女,只要她是个女人,如果听到她所爱的男人对她说“我从来没有爱过你”,她一定会气晕的。也许有的男人这么说,只是为了故意气这个女人,但是洛闻说“我从来没有爱过你”,那一定就是从来没有爱过你,因为洛大老板从不说谎话。

    聂露冷声道:“你对我这个曾经和你结过婚的女人尚且这样,平日里对你的那些情人恐怕更没有半点感情。爱上你的女人,大概没有一个好受的。”

    洛闻皱了皱眉头,吸了口烟,又吐了出来,道:“我以为你来找我是要谈生意的,如果仅仅是谈一些私人话题的话就不必了。”

    聂露道:“是的,我确实是来找你谈生意的。”

    洛闻道:“聂小姐也算红岭路上屈指可数的有钱人,平日里一向不露面,这次从深圳跑到上海来找我,恐怕是件大生意吧?”

    聂露道:“我想买个消息,我想知道夏远在哪里。”

    洛闻道:“夏远手中有份很值钱的文件,最近许多大公司都想找他,你也是冲着他手中的文件来的?”

    聂露笑着道:“文件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们对那份很值钱的文件一点兴趣也没有,我们只想找到夏远,问他一个问题,只要得到他的一个答案而已。”

    洛闻道:“红岭集团劳师动众地来到上海,仅仅是为了问夏远一个问题?”

    聂露道:“不错。”

    洛闻道:“看来夏远手里一定掌握了一些与红岭集团重大利益相关的东西。”

    聂露道:“这个就不需要洛大老板费心了。”

    洛闻笑着摊开双手,道:“可是我也不知道夏远在哪里。”

    聂露笑了起来,道:“只要买家愿意出足够多的钱,洛大老板一定会有办法知道夏远在哪里的,对吗?”

    洛闻笑了起来,突然,他面色又沉了下来,严肃地道:“其实,夏远就在这里!”

    聂露忍不住惊讶地“啊”了一声,本能地看了一圈洛闻的办公室,哪有其他人啊?

    洛闻突然又笑了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大信封,道:“你紧张什么,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夏远虽然不在这里,但他有一个大信封,让我转交给红岭集团。”

    聂露疑惑地接过了信封,缓了缓神,道:“除此以外,你就没有其他关于夏远的消息了?”

    洛闻道:“其他消息有,不过其他消息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夏远失踪前,给小徐哥打了个电话。”

    聂露道:“据说这个电话谈了五分钟的天气。”

    洛闻道:“你会相信吗?”

    聂露道:“我当然不信。”

    洛闻道:“从逻辑上,确实很难让人相信。不过夏远做事,给人感觉总是没有逻辑的。要知道他到底在这五分钟里跟小徐哥谈了什么,那只有去问小徐哥了。不过小徐哥会不会说真话,就不知道了。你也知道,小徐哥的外号叫花花公子,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一定会有办法让他说真话。”

    聂露嗔笑道:“如果这么容易让小徐哥说真话,宁波基金总裁的位子大概早就换人了。花花公子之所以是花花公子,是因为他在女人面前总是说假话。”聂露眼珠一转,又接着说道:“不过,能让花花公子说真话的,还是女人。”

    洛闻微笑地点点头。聂露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洛闻道:“等一下。”

    聂露回过头,道:“怎么,还有其他事吗,洛大老板?”

    洛闻指着信封,笑着道:“夏远让我转交这封信时,我问过他,转交费收多少合适,他说随便我。我想我们毕竟曾经是夫妻,收个十万也就算了。如果红岭集团觉得贵,那就把信留下好了。”

    聂露怒哼一声,骂道:“夏远这小畜生,不懂寄快递啊!让你这种人转交,真是缺德!”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