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不可能的人

    通常来说,开酒店的人总是比别人多见过一些人,多听过一些事,多知道一些消息。顾余笑虽然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自己的小环境中,但他毕竟是纳兰大酒店的老板,每天接触的信息量总是比别人大很多。

    一些小公司的老板,为了公司的发展,每天奔波劳碌,事必躬亲,但像纳兰大酒店这样的成熟公司,已有一整套完善的内在运营模式,自然不需要老板每天亲自打理了。所以顾余笑虽然也经常去酒店,但很多时候他还是选择待在家里。如果要找顾余笑,大部分时候都能在他的别墅里找到。

    小徐哥开着车,从上海赶到了杭州。他将他的红色法拉利开进了顾余笑的别墅,他看见别墅门外还停了一辆劳斯莱斯,而院子里有三个人,除了顾余笑,另外两个都着实出乎他的意料。

    院子里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有酒,有水果,还有一副纯金打造的国际象棋。顾余笑和洛闻正在下棋。院子另一侧,洛小老板正一个人悠闲地走来走去,像是在欣赏顾余笑的别墅。

    洛大老板生活起居都在晨影大厦,平日里极少离开。他会从上海跑到杭州来找顾余笑下棋?而且连洛小老板也跟过来了。这确实让人意外。

    小徐哥下了车,洛闻转过了头,看着小徐哥,笑着道:“真巧,我们竟然在顾余笑的家里见面了。”

    小徐哥道:“实在太巧了,我做梦也想不到,洛大老板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在下棋。”

    洛闻笑着道:“下棋只是我比较感兴趣的一项业余活动。如果小徐哥能猜到我来这里的真实目的,我倒愿意请小徐哥到晨影酒吧免费喝几杯。”

    小徐哥道:“你怎么不说把上次骗我的钱还给我?请我喝几杯你又用不着花钱。”

    洛闻皱着眉道:“你这话说得太让人遗憾了,也太伤感情了。你来晨影酒吧喝东西付钱,天经地义,怎么能说是骗你的钱呢?而且晨影酒吧有个规矩你或许不知道,我一向不大喜欢来晨影酒吧却不点东西的人,所以通常要见到我,必须要先在酒吧那里喝点东西。所以如果以后你要来见我,多多少少还是要喝点东西的。今天的免费机会,你可要好好把握了。”

    小徐哥两手交叉着,想了片刻,道:“我猜,你是来向顾余笑买消息的。”

    洛闻笑着道:“你肯定吗?”

    “等等。”小徐哥又想了想,他望了望顾余笑,希望他能来一点暗示。顾余笑看着小徐哥,会心一笑。小徐哥马上笑着冲洛闻道:“绝对肯定!”

    洛闻道:“抱歉,恰好相反,我是来卖消息的。”

    小徐哥惊讶地合不上嘴,指着顾余笑,骂道:“你刚刚对着我笑个屁啊!”

    顾余笑一脸无辜地道:“我见你看着我的表情,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徐哥真是要被他们活活气死了。

    洛闻看着小徐哥,道:“抱歉,你还是输了。欢迎以后常来晨影酒吧消费。我们也该走了,你们接着聊吧。”

    说着,洛闻合上了纯金棋盘,招呼了一声洛小老板,一起离开了别墅。

    洛闻的劳斯莱斯开出顾余笑的别墅后,马上就出现了八辆黑色轿车,前前后后包住了劳斯莱斯,九辆车共同前进。这些车上坐着的是洛大老板的私人保镖。

    洛大老板并不经常出门,但洛大老板出门时的排场一向很大,这也是必须的准备。

    洛闻会得罪很大一批人,一批不希望消息泄露的人,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对洛闻怎么样。因为即使有人有这个胆,也没办法对洛闻怎么样。洛大老板永远是洛大老板。

    车里,洛小老板看着洛闻,好奇地问:“哥,你很少会亲自跑出去谈生意的,为什么你两次都亲自跑到杭州,来找顾余笑?”

    洛闻笑了起来,反问道:“你也从来不会跟着我出去谈生意,为什么这两次你也都来了?”

    洛小老板道:“我只是想见识一下这个跟夏远一样传奇的人到底是什么样。”

    洛闻道:“现在你觉得怎么样?”

    洛小老板道:“顾余笑好象特别喜欢笑。”

    洛闻笑着道:“所以他叫顾余笑。”

    洛小老板道:“那你对顾余笑有什么感觉?”

    洛闻道:“我觉得顾余笑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人。”

    洛小老板笑道:“难道他比你还有魅力吗?”

    洛闻道:“夏远讲过,顾余笑是他最有默契的朋友。顾余笑在分析处理问题上的智慧,一点也不比夏远差。夏远的聪明,像剑;顾余笑的智慧,像水。他不是那种能让人觉得他很聪明的人,他比夏远要内敛得多。而且顾余笑是个特别值得交的朋友,夏远也说,认识顾余笑这样的朋友是一大幸运。顾余笑从不计较利益得失,他最大的魅力,在于做朋友的魅力。”

    洛小老板道:“很少听你这么夸别人的。”

    洛闻笑着道:“那是因为我想交顾余笑这个朋友。”

    洛小老板惊讶道:“你也会想去交朋友?”

    洛闻淡淡地道:“任何人见了他,都愿意和他做朋友。”

    洛小老板道:“我以为让你选择,你一定会选择夏远这样的人做朋友呢。”

    洛闻道:“要是夏远做了你朋友,你得一天到晚小心提防着,怕被他耍。”

    洛小老板道:“那你说夏远究竟是为什么失踪了?他太太的失踪和他失踪又有什么关系?”

    洛闻摇摇头,道:“不知道。”

    洛小老板道:“那顾余笑究竟知不知道?”

    洛闻道:“鬼知道。”

    小徐哥点起一支烟,叹了口气,看着顾余笑,怒道:“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这随随便便一个笑,笑走了我多少钱?”

    顾余笑给小徐哥倒了杯茶,道:“如果你想在纳兰大酒店白吃白住就直接说吧,何必每次都找不一样的借口呢?”

    小徐哥突然转怒为笑,道:“我们是好朋友嘛。”

    顾余笑苦笑道:“夏远也常说这句话,只是他比你还狠,他连理由都不找一个,每次都说‘朋友之间莫谈钱’。结果他住完了,就真的没再提半个‘钱’字,直接回上海了。看来,开酒店的人如果想赚钱,就不能有朋友啊。”

    小徐哥笑了起来,又道:“刚才洛闻说他是来卖消息给你的,你跟他买了什么消息?”

    顾余笑道:“是关于一个人的资料。这个人最近几个月来,在报纸杂志上的知名度非常高,尤其是在股市里。股市里的普通股民不知道你、夏远、陈笑云这些玩资本的高手,但都知道他。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谁了吧?”

    小徐哥道:“那个被媒体称作‘中国股神’的杜小园?”

    顾余笑点头道:“正是这个人。”

    小徐哥道:“这个人难道有什么问题?你为什么花钱买这个人的资料?”

    顾余笑道:“当然是为了你了。”

    小徐哥道:“为了我?这个杜小园我从来都不认识,关我什么事?”

    顾余笑道:“杜小园是从深圳走出来的。你也知道,在深圳资本市场的大玩家中,许多人或多或少都跟陈笑云有点关系。你在找夏远,而夏远的突然失踪显然和陈笑云有很大关系。最近,包括陈笑云在内,红岭集团的几个主要成员都陆陆续续来到了上海。可偏偏就在三天前,这个杜小园也来到了上海,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巧合。所以我想帮你调查确认一下杜小园的真实背景,因为我觉得杜小园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并不那么简单,或许也是冲着新城区规划而来的。我知道你小徐哥虽然薪水拿得高,但大家都知道你这个花花公子挥金如土。而洛闻关于杜小园的消息开的价格非常高,我知道你肯定是不愿意花大价钱买这消息的。所以算我送给你的,也算和刚才那一笑扯平了吧。”

    小徐哥大笑道:“交了顾余笑这样有钱又大方的朋友就是好啊!不过话说回来,每天总有一些深圳金融领域的人因各种各样的事情来上海,杜小园来上海也并不奇怪吧?你为什么会想到这个人有问题呢?”

    顾余笑道:“你错了,杜小园这个人,本身就非常有问题。”

    小徐哥惊讶道:“他能有什么问题?”

    顾余笑道:“他是这半年里突然冒出来的。如果你仔细调查一下他的经历,你会发现,其实他是被媒体炒作捧出来的股神。他自称是八千块起家,通过股票市场,短短十年资本就变成了十几亿,你觉得真有人能做出这种成绩吗?”

    小徐哥道:“就算是国际上公认的股神巴菲特,也做不出这种成绩,历史上也没有哪个资本高手短短十年间财富涨了几十万倍的。”

    顾余笑道:“你和夏远虽然现在都是做投资,但你们也都是从股市里起家的,你和夏远能够做到吗?”

    小徐哥道:“绝对做不到。一年赚个几倍是有可能的,但连续十年这么赚就靠命了。虽然看起来似乎不会有人这么厉害,但也不排除这种人存在的可能吧?”

    顾余笑道:“我们假设真的有这样的股神存在,那他被媒体炒作出名后的一系列举动就更奇怪了。他到处开投资讲座,门票收费都是至少几千块起步的,比明星的演唱会还贵得多。而且他还每天都接受媒体的采访,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这个股神的存在。资本大玩家里,人人都喜欢低调,害怕出名,而他却完全相反,一心想要出名,你说怪不怪?”

    小徐哥点点头,深表同意地道:“我都从不接受媒体采访,别人更加不会了。”

    顾余笑接着道:“杜小园在他出名以后,还通过出书、录制光盘等方式扩大知名度,这种做法显然不符合大部分资本玩家的作风。而且他十年里把八千块钱变成了十几个亿,也仅仅是他对媒体说的,谁也没有确认过他是否真的有十几个亿。还有一点让我最怀疑的是,夏远失踪两天后,他开始每天在媒体上推荐股票,而他推荐的股票,第二天全会大涨。”

    小徐哥道:“除非是神,否则股票水平再好的人,也不可能有这种本事。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他推荐一只股票,第二天就有大资金把这只股票硬生生买上去,这对大资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但如果每天都这么做,这要投入多少钱呐!问题是,花这么多的财力捧红杜小园,他背后的大资金到底想干什么呢?”

    顾余笑道:“我观察过杜小园推荐的股票,发现每只都和红岭集团投资的股票有关。所以我怀疑,杜小园背后的这笔大资金就是红岭集团。而导演这一切的人,就是陈笑云。所以我才向洛闻买消息,来确认一下杜小园的真实背景。”

    小徐哥道:“那杜小园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顾余笑道:“他从头到尾都是红岭集团花大成本通过媒体捧出来的。之所以捧出杜小园这样一个人,是为了以后利用他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来帮助红岭集团达到更好地操纵股市的目的。说到底,杜小园仅仅是红岭集团花钱制造出来的一个工具,他仅仅是一场游戏里的棋子而已。”

    小徐哥摸了摸下巴,想了片刻,道:“先是陈笑云出现在上海,与第一投资有多次的接触,想收购第一投资控制的新城区的资产,在遭到夏远的拒绝后,没过几天,姚琴失踪了。又没过多久,夏远也失踪了。夏远失踪两天后,红岭集团突然花大力气提高杜小园的知名度,杜小园也开始在媒体上推荐股票。紧接着,杜小园和红岭的另几个高层人物都陆陆续续来到了上海。这表明,红岭集团和姚琴、夏远失踪有着巨大的关联。现在破解这个问题的突破口,是弄清楚红岭集团为什么花这么大力气捧红杜小园。”

    顾余笑笑着道:“再复杂的事,小徐哥的逻辑还是一下子就能把思路全部理顺。难怪你虽然是个花花公子,看起来不像其他资本玩家那么低调,但也从没人会怀疑你的能力。”

    被人称赞总是件令人愉快的事,尤其是被顾余笑称赞。小徐哥向来把骂他的人全当做不认识,但只要有人称赞他,他会立即毫不犹豫地引为知音。

    小徐哥得意地大笑起来,但他突然又不笑了,苦着脸道:“看来,我还要去‘包打听’那酒吧消费几次了。”

    顾余笑笑着道:“你叫洛大老板‘包打听’?”

    小徐哥道:“洛闻自称是什么消息中间人,其实说白了,他就是个‘包打听’而已。”

    顾余笑大笑起来,道:“不知道他听到你叫他‘包打听’,会有什么反应。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别这么叫。洛大老板的脾气并不好。”

    小徐哥笑着道:“我小徐哥的脾气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