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拖拉机”

    上海凯悦大酒店门前,停下一辆黑色的豪华奔驰,车上下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这个男人从头到脚都长满了肥肉,可他偏偏不是个胖子。因为准确地说,他是个胖墩。

    不管是胖子还是胖墩,许多人都喜欢在前面加上个“死”字,但基本上不大会有人在他面前这么叫。因为如果有人当着他的面叫他“死胖子”,那这人一定是嫌地球不够美好,想要换一种生活方式了。

    说这话也许你会觉得奇怪,但如果你知道他是谁,你就再也不会觉得奇怪了。在深圳的资本大亨里,一定有许多人听说过林大同的名字。林大同是个实实在在的资本运作高手。要成为一个资本运作高手,光有钱是没用的,更重要的是拥有深厚的人脉资源。林大同不但自己手里拥有几家实业公司,到处做资本投资,他与许多城市的地方政府都还有厚实的“友谊”。同时,他手里还握着许多家上市公司的股份。他的另外一个身份,就是红岭集团的股东之一。这次连他都从深圳赶到了上海,显然,红岭集团这次准备在上海玩的游戏,一定很大。

    许多有钱人,是在变成有钱人后,每天吃得好、喝得好,才渐渐变胖的。林大同不是,他似乎天生就是个胖子。一个很胖的人,也许思维不会比其他人慢,但行动和语言都会显得比别人慢很多。所以,在他年轻还不怎么有钱时,他的朋友给他取了个外号一直留到了现在,叫“拖拉机”。

    有趣的是,他开的是奔驰,他的外号,却偏偏叫“拖拉机”。

    林大同下了车,缓缓向凯悦大酒店走去。在酒店大堂里,他见到了已经等在那儿的聂露。两人一起上了楼,向一间豪华的商务包厢走去。

    一走进包厢,他们就大吃了一惊。桌子上满满一桌各式各样的菜肴,几乎每个都被人吃了一两口,一眼望去,一片狼藉。桌子对面坐着一个男人,大约三十来岁,长着一副老实人的面孔,但他现在做的事情一点也不老实。左右各有一个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美少女靠着他,一个正剥着一只大龙虾,另一个则正笑着喂他酒。

    那个男人看见门口站着的林大同和聂露,醉意朦胧地笑着招呼道:“来来来,别客气,你这个胖子,还有你这个大美女,坐下来一起吃。”

    林大同冷冷地看着这个男人,没有说话。聂露看这男人一眼,就觉得想吐。

    这世上能让人看着想吐的事情有很多种。一个长相老实的人却在做一件很不老实的事,无疑也是其中的一种。

    聂露看了看林大同,道:“喂,拖拉机,你认不认识这人?”

    林大同摇了摇头,道:“没见过。”

    对面那个男人醉醺醺地笑着道:“好,原来你就是‘拖拉机’,‘拖拉机’这个名字和你这大胖子的体形也真够配的。”

    聂露笑着对那男人道:“你是不是喝醉了?”

    那男人摇晃地摆摆手,道:“没,我……我没醉,我一点也没醉。”

    聂露“呵呵”地笑了起来,道:“既然你没醉,那你就好好吃你的龙虾吧,告诉你,这个‘大胖子’不是你叫的,也不是你惹得起的。”

    那男人笑着道:“好,那我就不惹那个大胖子。对了,你好像叫聂……聂露吧?来,聂小姐陪我喝几杯。”

    聂露怒哼一声,对林大同道:“老林,这畜生的嘴太贱了,你准备怎么办?”

    林大同点了点头,道:“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聂露道:“让他变成龙虾!”

    林大同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那个男人用纸巾胡乱地擦了擦嘴,笑着道:“看来两位还不知道我是谁吧?”

    林大同坐了下来,点起一支烟,没有理他。聂露笑着道:“现在你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五分钟后你会变成一只龙虾。”

    那男人愣了一下,似乎酒醒了一些,推推手让他身旁的两个少女出去。两个少女出去后,那男人站了起来,点起一支烟,道:“你们难道没有在电视上见过我?”

    聂露微笑道:“抱歉,我一向不会留意电视剧里的群众演员,老林他平时忙,就更没时间看电视了。”

    那男人深深吸了一口烟,笑了起来,道:“即使没有时间看电视,杜小园这个名字你们总该知道吧?”他似乎突然神色振作起来,朗声道:“不错,我就是杜小园!”

    林大同懒懒地看了他一眼,道:“陈笑云怎么养出这么个死东西!”

    杜小园道:“你这话我可不爱听了。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现在我的知名度已经到达顶峰了。我每次接受采访,会有无数的人关注。我影响着红岭集团的未来发展和新城区资产的收购,现在即使陈总也对我客气得很!”

    聂露冷笑一声,道:“狗一旦养大了,就会咬人。老林你说该怎么办才好呢?”

    林大同道:“把狗打成龙虾,他就不会再咬人了。”

    这时,包厢门开了,进来四个穿西装的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恭敬地站在林大同边上。

    林大同站了起来,对杜小园道:“陈笑云在哪儿?”

    杜小园一看到林大同旁边的那四个男人,酒意瞬间没了,堆出满脸的笑容,道:“你,你这是想干什么?”

    林大同道:“我只问你,陈笑云在哪儿?”

    杜小园尴尬地笑着道:“林总,有话好好说,刚才我喝醉了,说错了话,大家都是红岭的人,不必这么紧张吧?呵呵。”

    林大同还是那句话:“陈笑云在哪儿?”

    杜小园笑着道:“陈总有事正忙着,让我来接待二位。二位不要生气,刚才我真的喝多了。”

    林大同似乎只听到了他的上半句,道:“既然陈笑云没来,那就不用碍着老陈的面子了。你们四个给他上一堂课吧。”说完,他和聂露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你们敢打……”杜小园话没说完,拳头已经飞了过来……

    林大同和聂露再次走进包厢时,杜小园已经蜷曲在地上,成了一只“龙虾”。

    聂露看着躺在地上的杜小园,假装心疼地道:“老林,你下手也太重了吧,小孩子不乖,打两下屁股也就算了,怎么能打成这样啊!”

    林大同示意那四个男人把杜小园扶到椅子上,然后让他们先出去,对杜小园道:“刚才我在外面给陈笑云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了他这里的事。给老陈面子,今天的课到此为止。不过我希望你知道,对别人客气点总没有坏处。”

    聂露笑着道:“有一点你该记着,你对陈笑云客不客气都无所谓。你对陈笑云不客气,他大概还是会对你笑笑,背后再捅你一刀。可你对别人不客气,也许就会直接挨刀了。还有一点你该明白,你即使现在被媒体捧成了‘股神’,也该低调点,再这样,你这个‘股神’迟早会被人揭穿,到时你就一文不值了。如果有一天你一文不值了,你该想得到会有什么后果吧?”

    杜小园躺在椅子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林大同打开门,叫门外的几个人进来,把杜小园扶了出去。

    杜小园离开后,聂露对林大同道:“奇怪,刚才你给陈笑云打电话时,老陈好像一点也不着急。”

    林大同漫不经心地道:“他当然不会着急了,教训一下杜小园,本来就是老陈的主意。”

    聂露愣了一下,惊讶地道:“是这老鬼要你揍杜小园的?”

    林大同点点头,道:“所以即使刚才你没让我教训他,今晚的这一顿,他还是逃不了。”

    聂露道:“老陈花了这么多时间和金钱,才捧红了杜小园,为什么安排你揍杜小园呢?”

    林大同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不知道为何花这么多成本培养出这种人,也不知道老陈为什么安排杜小园也来上海。不过像杜小园这种人,只是老陈手里的一颗棋子,现在嚣张成这样了,教训一下也是应该的。”

    聂露道:“这老鬼做的一切事,准都是冲着新城区规划的。”

    林大同道:“老陈在上海都待了几个月了,想必新城区的资产收购已经没多大问题了吧?”

    聂露不屑地冷笑道:“如果真的没什么问题,老陈早就回深圳了,而不是把我们都叫到上海来。”

    林大同道:“怎么,本来的计划不是好好的吗?”

    聂露道:“我只知道老陈最近很忙,我来上海都快一个星期了,还没见过他。只是听他在电话里说,新城区资产收购的整个计划已经完全变动了。”

    林大同道:“怎么回事?”

    聂露道:“本来计划是从各家公司手里收购新城区的资产,但似乎进度很慢,远低于我们的设想,所以老陈想全部从第一投资手里收购新城区资产。自从第一投资总裁夏远在半个月前失踪后,老陈就说整个计划要彻底变更了。”

    林大同道:“夏远失踪和我们的计划有什么关系?”

    聂露道:“这个就要问老陈自己了,反正我们过几天就能见到他当面问清楚了,我现在只知道他非要找出夏远不可。我前天刚从晨影公司回来,从洛闻手里花高价买了封夏远写给我们的信,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内容,正等着见到老陈后拆开看呢。”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