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有趣的消息

    这世上有很多女人都带点鬼灵精怪、让人琢磨不透的小可爱。

    年纪稍成熟一点的女人最在乎的是她们的年纪,她们喜欢把自己打扮成小女孩,也喜欢别人把她们看成小女孩;而许多小女孩则刚刚相反,她们喜欢把自己打扮成成熟女人,还喜欢自称“老娘”。

    洛小老板一看就是个女孩子的年纪,女孩子的皮肤,女孩子的韶华,可她却总是浓妆艳抹,把自己打扮得很成熟。但她与很多打扮成熟的女孩不同,不会因此显得做作,让人感觉不舒服,甚至恶心。洛小老板的打扮反让她增添了几分神秘感和说不出来的吸引力。

    小徐哥一走进晨影酒吧,就向洛小老板走来了。

    洛小老板正准备把一颗葡萄放进嘴巴,抬头看见了小徐哥,就不冷不热地说了句:“怎么又是你?”

    小徐哥笑着坐了下来,伸过手从洛小老板手里拿过了这颗葡萄,丢进了自己嘴里。然后微笑地看着洛小老板,道:“看来洛小老板对我念念不忘啊,你身边每天来往这么多人,可你却偏偏牢牢记住了我。”

    洛小老板冷哼了一声,并不说话。

    小徐哥看着她,微笑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又来了?”

    洛小老板道:“我又不是你妈,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又来了?况且你来不来,都不关我的事。”

    小徐哥看着她,沉默了半晌,突然面露柔情地道:“我来,是因为我想你。”

    洛小老板冷淡地道:“你还有更毒的话吗?”

    小徐哥脱口而出:“我爱你。”

    洛小老板头顶似乎冒出了冷汗,这话确实够毒!

    这句话实在太假了,假得都让人恶心了,但小徐哥并不这么认为。

    女人都讨厌说谎的男人,但女人也都喜欢男人对她们说谎话,哄哄她们。十个女人里,至少有九个半会说自己最讨厌说谎的男人;但十个女人里,也至少有九个半离不开男人甜蜜的谎言。就像男人经常会对某个女孩说“你是世上最好的女孩”,即使这个女孩明知道自己绝不是世上最好的女孩,比自己好的女孩牵起手来都能绕地球三圈半,但她不会拒绝这样的谎言,她会欣然地接受。

    当然,不光女人喜欢听谎话,男人也同样喜欢听谎话。如果你说紫金陈长得像刘德华,即使他长得再怎么不像刘德华,他也会欣然接受,并发自内心地认为你是他这二十几年来最知心的朋友。

    小徐哥说完这句“我爱你”,就静静地坐着,微笑地看着洛小老板,期待她应有的表情。小徐哥认为她应有的表情,应该是微微一笑,然后红着脸,低下头,说不出话来。

    洛小老板确实笑了,可她并不是微微一笑,而是大笑,仿佛看见了一只猴子在说人话。小徐哥看着她,自己反而说不出话来了。

    洛小老板一边笑着,一边道:“既然你爱我,那么现在我口渴了,你是否愿意请我喝几杯呢?”

    小徐哥立即一拍脑袋,道:“差点忘了,办正事要紧。对了,你哥在里面吗?”

    洛小老板冷笑道:“小气鬼,你不在这消费,我哥是不会见你的,这是这里的规矩。”

    小徐哥无奈道:“那要消费多少才能见他?”

    洛小老板笑着道:“当然消费得越多,见到我哥的可能性也就越大。不过你倒不用考虑这么多,你只管消费好了,反正会有人替你把所有账单都结了的。”

    小徐哥笑着道:“顾余笑可真是个大好人,只是让顾余笑替我付钱,我多少有点过意不去。”

    洛小老板道:“顾余笑从来没提过会替你付钱。”

    小徐哥惊讶道:“那还能有谁?”

    洛小老板道:“一个应该是你现在最恨的人。”

    小徐哥道:“难道是夏远那个畜生?”

    洛小老板道:“就是夏远。”

    小徐哥又惊又喜道:“夏远你这畜生,终于还是回来了。”

    洛小老板道:“夏远失踪到现在,从来没有回来过。”

    小徐哥惊讶道:“那他会替我付钱又是怎么回事?”

    洛小老板笑着道:“这个就要问我哥了,不过见我哥前,你需要先在这里消费。所以你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请我喝几杯。”

    小徐哥笑了起来。

    洛大老板依旧坐在他的办公椅里,桌上有一杯葡萄酒,他的手里捏着一支顶级的雪茄。他微笑地看着小徐哥走进办公室,道:“我知道,你还是要来找我的。只不过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找我了。”

    小徐哥略带惊讶地道:“你怎么知道我还会来找你?”

    洛闻笑着道:“每一个来过晨影的人,都会再来的。每一个来过晨影的人,都忘不了晨影。因为人永远都有许多想知道而不知道的事情。一旦发现原来这里可以用钱买到想知道的事情,就会爱上晨影,对晨影上瘾。目前整个中国也只有我这一家消息交易公司,所以许多人除了晨影以外,别无选择。”

    小徐哥道:“看来你对顾客的心理把握得非常好。”

    洛闻笑道:“做生意的自然是要摸透顾客心理,才能吃透顾客。”

    小徐哥道:“那我问你,我以后在晨影酒吧的消费,是不是都用不着我自己掏钱了?”

    洛闻道:“是的,夏远已经把你未来所有的账单都包了,他会替你付的。”

    小徐哥道:“这么说来,夏远找过你了?”

    洛闻摇摇头,道:“我也希望夏远来找我,很多大公司都出了很高的价钱买他的消息,我非常乐意做这笔生意,可惜他偏偏没有来。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以后小徐哥在晨影酒吧的所有消费他都包了。不过夏远在电话里特别强调了,他只替你个人的酒水消费买单,不包括你向我买消息的费用,当然了,也不包括你请别人喝咖啡的钱。所以刚才你请我妹妹喝的咖啡,还得你自己付。”

    小徐哥又惊又怒,骂道:“包打听,你们兄妹两个真是整条街上最毒的人!”

    洛闻一愣,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小徐哥笑了起来,道:“当然是七姑长,八姑短,一天到晚爱打听别人消息的‘包打听’了。”

    洛闻皱了皱眉头,眼光复杂地打量着小徐哥,缓缓道:“这名字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小徐哥道:“当然了,说得好听点,你是个消息中间人,其实说白了,你不就一个‘包打听’嘛。”

    洛闻道:“以后你绝对不能喊我‘包打听’。”

    小徐哥道:“看来你很怕别人骂你,不过我不在乎,我会一直叫你‘包打听’。”

    洛闻道:“我知道很多人会在背后骂我,我也从不怕别人骂我,你可以当面骂我,但你不能叫我‘包打听’,明白了吗?”

    小徐哥道:“凭什么我不能叫你‘包打听’?”

    洛闻道:“除了一个人以外,没有人可以叫我‘包打听’。”

    小徐哥道:“这个人是谁?”

    洛闻道:“不关你的事,反正你只需要记住一点,如果你再叫我‘包打听’,你一定会后悔的。”

    小徐哥不屑地道:“千万不要威胁我,我在金融街也混了几年了,从没人威胁过我。你越这么说,我就越想试试叫你‘包打听’会怎么样了。”

    洛闻笑着道:“你可以试试。”

    小徐哥道:“包打听。”

    洛闻立即走出了办公室。

    一分钟后,在小徐哥的拼命挣扎中,他还是被四个保安轻松地绑了起来,嘴里被人塞进了一大块毛巾,领带也被人摘掉了,最后还被头下脚上地倒了过来,斜靠在墙上,像一根柱子。

    洛闻点上了一支雪茄,斜坐在办公椅里,微笑地看着小徐哥,道:“感觉怎么样?”

    小徐哥没有说话,因为他嘴里被堵了毛巾,没法说话。

    洛闻笑着道:“你大概根本想不到,你一个大公司的总裁,到了我这里会受到这样的待遇吧?其实不要说你,就算是夏远、陈笑云,我还是照样会把他们绑起来,倒过来的。只不过他们不会像你这么傻,知道不能惹我,还偏要试试。”

    小徐哥还是说不出话。

    洛闻笑了起来,走过去拔开他嘴里的毛巾,道:“现在后悔了吗?”

    小徐哥痛骂道:“洛闻,你个畜生!怎么说大家都是这条街上有头有脸的人,玩笑嘴上开开也就算了,你这么做也太过分了吧!快放我下来,我要报警!”

    洛闻笑着道:“你也知道自己是有头有脸的人?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现在你挂在我墙上也只有我一个人看见,如果你再乱叫我一次,我就会把你倒着提到一楼去,让过往的人都来看看大名鼎鼎的宁波基金总裁小徐哥。”

    小徐哥虽然依旧很愤怒,但也不敢再试了。现在他知道不管金融街上的哪个人,只要惹了洛闻,洛闻都会一点面子也不给的。

    洛闻微笑道:“以后你不再叫了吧?”

    小徐哥道:“你快放我下来。”

    洛闻略带得意地笑了起来。

    小徐哥整理好衣衫,重新坐到了洛闻对面,只是脸上写满了愤怒。

    洛闻笑着道:“小徐哥,说句实话,我觉得你是个非常有趣的人,至少我个人非常欣赏你。”

    小徐哥怒道:“原来你对欣赏的人就是要把他绑起来,是吧?他妈的洛闻,你是不是心理变态啊?”

    洛闻笑着道:“我在金融街上待了也有几年了,每天都会见到许多投资公司的总裁和各色各样的老板。这么多人里,沉默睿智的不少,口才出众的也很多,但像小徐哥你这样的,没有。听说,上世纪九十年代你们宁波基金的金老板慧眼识英雄,从公司的最底层员工中,挖掘出了你这个投资天才。当然,事后你在资本运作和投资领域的眼光及判断力,都可以算是艳惊四方了。”

    小徐哥脸上的怒火就这么被洛闻的几句话给一扫而光了。现在的小徐哥又变成了平日里的小徐哥,略显得意地道:“你这几句话可真是说得我舒服,刚才的事我也就当什么也没发生了。不过你这几句话,也实在算是说出了我的心声。玩资本的不方便在媒体面前抛头露面,就像我,也就是在圈子里混混,到了公众场合还是很低调的。不像有些人,自称是股神,一天到晚在媒体面前谈论自己是怎么变成股神的。”

    洛闻道:“你在说杜小园?”

    小徐哥道:“不是他还能有谁?这也是我今天来找你谈的生意。”

    洛闻道:“你知道,杜小园最重要的背景资料顾余笑已经花大价钱买走了,你还要关于他的什么消息?”

    小徐哥道:“在问这个问题之前,我先问你一个问题。夏远既然给你打电话,那你必然查过他的电话了,你怎么会不知道他在哪里呢?”

    洛闻道:“我自然是查过他的手机了,不过我也仅能查到他是从杭州的某个地方打的。杭州这么大一座城市,想从里面找出一个人,简直比登天还难。”

    小徐哥惊讶道:“你是说夏远跑到杭州去了?”

    洛闻点头道:“至少他前天打电话时,人在杭州。”

    小徐哥摸着头,突然间笑了,“夏远虽然在杭州有座别墅,而且就在黄龙体育中心附近,但他现在一定不会住在他的别墅里。因为住在别墅里,日常生活免不了要到街上去,遇到认识的人的几率很大。其次,他也不会住朋友家中,他在杭州就只有顾余笑一个朋友。此外,夏远从来很讲究生活质量,他在外永远只住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所以,夏远一定身在杭州几十家最豪华酒店中的一家。只需查一下这些酒店的总统套房即可。”

    洛闻笑着道:“照这么说来,相信小徐哥一定很快就能找到夏远了吧?”

    小徐哥沉思片刻道:“不对,逻辑上有问题。我能够想到这些,红岭集团的人自然也会想到这些,而夏远自己也会想到这些。如果就这么被人找出来了,那他就不是夏远了。”

    洛闻笑着道:“看来金融街第一聪明人的称号应该颁给小徐哥了。”

    小徐哥道:“逻辑上的无懈可击是成功的关键,这条投资哲理应该可以应用到任何一个方面。”

    洛闻道:“既然小徐哥这么聪明,我也一向欣赏聪明的人,我就送你一条消息。上个星期,就在顾余笑从我手中买走杜小园背景资料的第二天,有一个客户花了更高的价钱,从我手里买断了杜小园的背景资料,这也就意味着,我手中关于杜小园的背景资料将不会再卖给其他任何人了。”

    小徐哥问道:“谁买的?”

    洛闻道:“替顾客保密是我向来的原则,不过我可以透露一点,不是红岭集团的人买的。”

    小徐哥若有所思地咂咂嘴,沉思片刻后,又道:“还是回到正题,我今天来问的消息是,在哪里能够找到杜小园?”

    洛闻道:“每天电视、报纸、网站上都有杜小园出现,要在上海找到他并不难。”

    小徐哥道:“我想找个和他单独聊一聊的机会。”

    洛闻道:“你想找他干什么?”

    小徐哥略显神秘地笑道:“我自有妙招。”

    洛闻道:“你都来晨影酒吧消费了,那这么低级的消息,我可以送给你。今天傍晚之前,我公司会有人打你电话,告诉你答案。”

    洛闻突然又笑了起来,道:“还有一条有趣的消息,本来我也是打算送给你的,不过我突然想起了你叫我‘包打听’,所以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打算把这条有趣的消息卖给你,开价十万。”

    小徐哥皱眉道:“你这又不是印钞厂,什么消息能值十万?”

    洛闻笑着道:“我这里交易的股市内幕消息,几十万、上百万的很正常;我这里的地产开发政策消息,价钱甚至更高,你这个消息,已经是低价买卖了。”

    小徐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消息值十万?”

    洛闻笑道:“有趣的消息。”

    小徐哥道:“是关于什么的?这消息重不重要?”

    洛闻满脸神秘地笑着道:“这消息是关于杜小园个人生活习惯方面的,对别人或许一点也不重要,可是既然你要找他,那应该对你会有所帮助,你不妨好好考虑一下。”

    小徐哥直截了当地道:“不用考虑,我可不想再被你宰了,不要!”

    说完,小徐哥就走了出去。

    洛闻看着小徐哥离去的身影,大笑了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