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那种人

    一间豪华KTV的至尊包厢内,桌子上杯盘狼藉。三四个穿着性感的女人正在唱着歌。天晓得这些“漂亮女人”唱歌为什么这么难听。不只是难听,简直是要人命。但沙发上坐着的那个男人不但没死,眼里还充满了火红的兴奋和欲望。

    你千万不要误会那个男人是小徐哥。花花公子从来不碰妓女,这是小徐哥一向标榜自己“品位”高的一大理由。这个坐在女人堆中,看起来很兴奋的男人,是杜小园。他正抽着烟,拍着手,时不时地对着麦克风吼几句。这就是股神?你见过这样的股神吗?

    包厢的门突然开了,一个穿着花衬衫,打着花领带的男人出现在门口,是小徐哥。

    杜小园看了他几眼,立即认出来了,忍不住惊讶道:“小徐哥?”

    小徐哥很随意地走了进来,坐下,道:“你怎么认得我?”

    杜小园道:“小徐哥在圈子里的知名度,只要见过照片,都认得出来。那么,小徐哥,你也一定知道我是谁了?”

    小徐哥挠挠头,不屑地笑着道:“你?你不就是那个谁,那个……那个……哦对了,杜小园嘛。”

    “哼!”杜小园脸色不大好看了。小徐哥说话的语气,显然是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杜小园看了小徐哥一眼,冷冷地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你来找我又是为了什么事?”

    小徐哥悠然地点起一支烟,道:“你知不知道金融街上有一座晨影大厦,里面住着一个消息灵通的洛大老板?”

    杜小园道:“原来是洛闻那家伙告诉你的,不然我想你也不大可能知道我在这儿。”

    小徐哥笑着道:“洛闻不只告诉了我你在这里,还告诉了我一些关于你的其他事情。”

    杜小园神色突然严肃了起来,道:“什么事?”

    小徐哥神秘地笑了笑,道:“比如说,关于股神的一些事。”

    杜小园眉头一皱,马上挥了挥手,叫那几个女人出去,然后关掉了音响,坐到了小徐哥旁边,道:“说吧,你都知道些什么?”

    小徐哥道:“我知道什么并不重要,你应该问的是,我想知道些什么。”

    杜小园道:“那么,你想知道些什么?”

    小徐哥道:“夏远和他太太姚琴全部失踪了,这件事是不是和陈笑云有关?”

    杜小园笑着道:“你在说什么呢?我只听过夏远的名字,并不认识他,更不认识他太太。陈笑云虽然也是深圳人,但我也只是听过名字,从来没有见过。”

    小徐哥笑了起来,道:“红岭集团的人,怎么可能没见过陈笑云呢?”

    “你说我是红岭集团的人?”杜小园笑了起来,只不过脸上的肌肉有点僵硬,他接着道,“小徐哥,你真的很能开玩笑。”

    小徐哥严肃地道:“我很少跟男人开玩笑。”

    杜小园道:“那你是把我当成女人了?”杜小园突然拿起了酒瓶,灌了几大口,面色渐渐绯红,接着又倒了两杯,一杯放在小徐哥面前,一杯自己拿着,另一只手搭着小徐哥肩膀,道:“来,干一杯再说。”

    小徐哥冷冷一笑,推开酒杯,道:“你是不是以为你喝醉了我就问不出你什么了?你和红岭集团的关系我知道得一清二楚。我给你一个建议,你最好还是老实点,我问什么,你回答什么。否则,明天我就让你这个所谓的股神名誉扫地。你应该考虑清楚了,对于你来说,是红岭集团重要呢,还是你自己重要?要知道,如果人们知道你是假的股神,是炒作出来的股神,我看你都不敢上街了,到时你的东家红岭集团也会把你一脚踢开。”

    杜小园把头凑过去,笑着看着小徐哥,道:“你想威胁我?”

    小徐哥冷笑道:“就算我要威胁你,你能有什么办法?”

    杜小园叹了口气,道:“好吧,你说你想知道什么?”

    小徐哥道:“我问你,夏远和姚琴的失踪,是不是和陈笑云有关?”

    杜小园道:“我不知道,我很少和陈总本人接触,免得引起别人的怀疑。陈总在做什么,集团里的人是不能问的,他也从来不会告诉其他人。了解陈总的,大概只有红岭集团最高层的几个人。”

    小徐哥道:“好,那我再问你,陈笑云把你捧红,又让你来上海,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这……这……”杜小园结巴地说不出话来。

    “快说!”小徐哥喝道,“这问题你肯定清楚。”

    “好吧,”杜小园叹了口气,道,“这里说话不方便,你跟我去我住的地方,我再告诉你。”

    小徐哥怀疑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该不会是想杀了我吧?”

    杜小园笑着道:“你电视剧看多了,你长得比我高大,我打得过你吗?况且我住的是星级酒店,杀了你,我自己还能跑到哪儿去?”

    小徐哥想了想,点了点头,同他一起出了KTV。

    到了杜小园住的酒店,二人一起走了进去。

    杜小园的房间是顶级的套房,有一百多平方米,装修得金壁辉煌。进门的玄关处,放着十几双女人的鞋子。柜子上,也堆着一些女人的衣物,还有各种各样的化妆品,口红、眼影、护肤品和香水等,大都是欧洲品牌。

    小徐哥看了看,大笑了起来,拍拍杜小园的肩膀道:“你小子可不是一般的好色,看你刚才在KTV我就知道你是个色鬼,到了这里,我才知道,你不但是个色鬼,还是个大色鬼,哈哈。”

    杜小园的脸上掠过一丝诡异的微笑,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就出来。”

    杜小园走进了卧室。小徐哥坐在客厅里,点起了一支烟。小徐哥略微地感觉到有些地方似乎不大对劲,但他又不清楚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过了没多久,杜小园一手拿着两只杯子,一手拿着一瓶葡萄酒,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笑着道:“都说花花公子对女人和酒都很有品位。现在我这里没有女人,倒有瓶上好的澳洲原产葡萄酒。”他倒了两杯,自己先拿起其中一只杯子,喝了一口。

    小徐哥冷冷地瞪着他,道:“你到底想耍什么花样?”

    杜小园笑着道:“你看我能耍出什么花样?我们边喝边谈,来,你来鉴定一下这瓶葡萄酒如何?”

    小徐哥也拿起了酒杯,喝了一口,点头道:“不错,品质绝对上乘,看不出你这么个大俗人,还是有点品位的嘛,哈哈。”说着,他又多喝了几口。

    杜小园笑着把手中的酒一口喝完,道:“在我回答你的问题前,我要先问你几个问题。对于我这个股神的事,你到底知道多少?”

    小徐哥一愣,随即笑着道:“知道得又多又详细,你是怎么被红岭集团出钱收买媒体捧红的事我知道得一清二楚。”其实小徐哥也只是知道杜小园这个股神是假的,他也没有见过任何能够证明杜小园和红岭集团关系的证据。不过,为了逼杜小园说出红岭的新城区计划,自然要说“知道得又多又详细”了。

    杜小园道:“媒体包装我的整个过程中,红岭集团只出钱,通过中间机构操作,从来没有出面过。即使有人怀疑我这个股神是假的,也不会有人将我和红岭集团联系到一起。知道我和红岭集团关系的人,除了我自己以外,只有红岭集团最高层的那几个人而已。那么,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徐哥心中突然闪过一个疑惑,这消息来自洛闻,但洛闻自己是不知道的,他只是消息的中间人。既然真正知道杜小园和红岭集团关系的,就只有那么几个人,那么,这次消息的卖家,又会是他们中的哪一个呢?

    杜小园见小徐哥没有说话,微微笑了笑,道:“作为条件,你不妨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和红岭的关系的?那么,我也会把陈笑云的计划告诉你。”

    小徐哥道:“是顾余笑从洛闻那里买到的,顾余笑这个人你大概从没听说过。不过我向你保证,只要你今天把陈笑云的计划说给我听,我保证你还是股神,永远不会再有另外的人知道你是假的。”

    杜小园笑了笑,又倒出一杯酒,一饮而尽,微笑地看着小徐哥,道:“你稍等片刻,我去一趟洗手间。”

    杜小园走进了洗手间。小徐哥坐在客厅里,又喝了几口酒,点起了一支烟。突然,他体内有种异样的感觉,一种兴奋莫名的感觉。每个男人都应该知道什么样的感觉叫“兴奋莫名”。他简直不敢想下去!

    过了一会儿,洗手间的门打开了,杜小园从里面走了出来。小徐哥发誓,他绝对可以用性命发誓,这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最恶心的画面!

    杜小园这么一个大男人,穿着一件黑色的吊带衫,脚上穿了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嘴上涂着口红,眼睛边上画着眼影,他就这样出现在了小徐哥面前。

    原来,原来他是那种人!

    杜小园步态轻盈地走到了小徐哥面前,轻声问:“我漂亮吗?”

    妈的,小徐哥真的要喊妈了。为什么世界上偏偏有这种人?为什么偏偏让他这个花花公子,这个只爱美人的花花公子亲眼见到这种人?

    杜小园笑着道:“你一定很意外吧?这里的衣服、鞋子、化妆品,都不是其他女人的,而是我本人的。没有人知道我是同性恋,陈笑云也不会知道。他们也像你刚才那样认为,认为我是个很好色的男人。因为我在日常生活中,从来没有表现出任何同性恋的习惯。我说话声音很大很粗,我的生活里总是需要很多女人,我怎么看也不会是一个同性恋。这些都是我刻意表现出来的。你知道一个人要刻意演戏,有多痛苦吗?小时候我就觉得我应该是个女人,十五岁的时候,有一次我偷穿我妈的衣服,偷用她的化妆品,被我父亲发现了,他把我打了一顿,还骂我是一个变态,一个怪胎!从那以后,我就离家出走,至今再没有回过家。后来我辗转来到了深圳,偶然发现在股市里骗钱是那么容易。于是我就自称有内幕消息,开始骗钱。之后我认识了陈笑云,于是他借我原来的一些名气,把我炒作成了股神。我现在虽然有钱了,但始终没有快乐过。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都会在自己的房间里,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女人,欣赏自己。小徐哥,你知道我为什么告诉你这些吗?因为我喜欢你。”

    小徐哥摸着胃,忍着恶心,不敢看他半眼啊!只是低着头,无力道:“不要再说了,我算怕了你了,求你放过我吧。”

    杜小园笑着道:“你现在一定觉得身体很热,是吗?因为我在酒里放了一些能让人兴奋的东西。你不是很想知道陈笑云的计划吗?只要你今晚留下来陪我,我一定把陈笑云的计划告诉你。”

    小徐哥闭着眼睛,直接往门口的方向走去,口里道:“我什么也不想知道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放了你?”杜小园冷笑一声,冲过去抱住小徐哥的头就吻。

    小徐哥像触电般一把推开他,一拳打在他脸上,大声喊着“救命”跑了出去。

    晨影大厦的顶层,晨影酒吧。小徐哥一走出电梯口,就直接冲向洛闻的办公室。当然,他没冲进办公室前,已被两个保安架住了。

    小徐哥大吼道:“滚远点!老子今天一定要宰了洛闻这个王八蛋!”

    “让他过来。”酒吧大厅坐着的洛小老板漫不经心地招了招手,小徐哥就被抬到了她面前。

    洛小老板微微一笑,看着小徐哥,道:“你为什么想去宰了我哥?”

    小徐哥悲愤地道:“他耍我,他耍得我好惨!”

    “哦?”洛小老板把头凑了过去,笑着道,“他到底怎么耍你了,你能不能告诉我?能让小徐哥气成这样,一定是很好玩的事。”

    小徐哥一愣,自己从来都是被美女吻的,这次居然被一个男人强吻了,这事怎么说得出口?如果这件事被洛小老板知道了,一定会笑得趴在地上拍地板。于是小徐哥紧紧闭上了嘴,一句话也不说了。

    洛小老板笑着道:“你快告诉我吧,我真的很想知道嘛,小徐哥哥,求你了。”

    小徐哥想不到洛小老板这样的“女人”也会撒娇,而且撒娇很好听,让男人根本不忍心拒绝她的请求。其实只要是个女人,都是会撒娇的。更何况洛小老板其实只是个女孩子,只是把自己打扮得成熟了些。女孩子总对许多事物充满了好奇心,她很想知道到底她哥怎么耍小徐哥了。但小徐哥清楚得很,这次的事,绝对不能说。所以小徐哥还是闭着嘴,没有说。

    洛小老板嘟了嘟嘴,冷哼一声,不满地道:“算了算了,你不说算了。你可以进去见我哥了。他早上说了,如果小徐哥要见他,不用阻拦,直接放你进去。他好像很想见你。”

    小徐哥一推开洛闻办公室的门,洛闻立即从办公椅里站了起来,显得焦急又迫切,问道:“怎么样了,小徐哥?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洛闻一改往日那种躺在椅子里,抽着雪茄悠闲说话的“大老板”风格,现在他满脸都是迫不及待又幸灾乐祸的兴奋笑容。这哪里还是平日里的洛大老板?这分明就是那个以探听别人隐私为己任的“包打听”。这同样也是许多上了年纪的女人乐意,并且经常做的事。

    小徐哥满眼喷涌着怒火,瞪着洛闻,狠声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杜小园是个同性恋?你上次没告诉我的那个有趣的消息,就是他是个同性恋,对不对?对不对!”

    洛闻马上笑着递了支雪茄给小徐哥,道:“这些都是小事了,你快说说,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徐哥冷笑道:“这也是小事?这就是你所说的有趣的消息?洛大老板,你真是很有幽默感啊。”

    洛闻笑着摇手道:“不敢当,不敢当。”

    小徐哥道:“对于你的幽默感,我很惊讶,我很崇拜,我很欣赏,我也很痛恨!”

    洛闻笑着道:“你还是快说说昨晚到底怎么了吧。”

    小徐哥冷笑道:“昨晚怎么了,你这个无所不知的洛大老板难道会不知道?”

    洛闻道:“我的人只回来报告说,你从杜小园房间里跑出来后,在马路上大吐了起来。但是你和他在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还是不知道。”

    小徐哥悲愤交加地道:“我被那变态亲了一下!”

    “怎么,就只亲了下?”洛闻脸上似乎写满了失望。

    小徐哥道:“这还不够恶心?”

    洛闻忙点了点头,应道:“不错,这确实已经够恶心了,是我想太多了,是我想太多了。”

    说完,洛闻又坐回到办公椅里,点起一支雪茄,瞬间又成了“洛大老板”,看着小徐哥,好像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过,道:“那么,你今天来找我,又是为了什么事呢?”

    小徐哥一拍桌子,喝道:“包打听,我今天来当然是找你算账的!”

    洛闻微微一笑,道:“小徐哥,你在我这里最好不要乱喊,否则,你肯定会后悔的。”

    小徐哥道:“你说,你上次是不是故意不告诉我杜小园是个同性恋?”

    洛闻道:“不错,只是当时你不肯花钱买这个消息。”

    小徐哥叹了口气,道:“你这次真他妈害得我太惨了,我现在还恶心呢,还想吐。”

    洛闻笑了一下,道:“这次的事,算我欠你的。这样好了,我答应你,以后你需要我帮忙的时候,我会帮你一次,算是对这次事件的补偿。”

    “不行。”小徐哥当即道,“我又不需要你帮助,你的那些股市内幕消息,根本不是我们公司的投资方向,我要来了也没用。我只要你告诉我你妹妹的名字,顺便帮我追到你妹妹。”

    洛闻笑着摇摇头,道:“也许你现在不需要我的帮助,以后说不定会需要的。而且我劝你还是不要打我妹妹的主意。因为她比我,还坏得多,呵呵……”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