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谁是卖家

    陈笑云的办公室。陈笑云正在专注地看着电脑。办公室门开了,杜小园走了进来。

    陈笑云看了一眼杜小园,又转向了电脑,口中淡淡地道:“如果我没记错,我跟你说过很多次,没什么事不要来找我,也不要到公司来。如果让人知道你是我们红岭的人,你这股神就有麻烦了。”

    杜小园面色凝重地道:“陈总,这次真的出事了。”

    陈笑云眼睛还是看着电脑,口中道:“你现在应该牢牢记住,你是股神,说话做事永远要有股神的样子和风度,不要遇到事情就慌了手脚。”

    杜小园道:“有人知道了我是红岭的人,还知道我这股神是媒体捧出来的。”

    “什么?”陈笑云站了起来,走到杜小园面前,道,“别人怎么可能知道你是红岭的人?”

    杜小园道:“昨天小徐哥来找过我,他以知道我和红岭的关系相威胁,要我说出红岭在上海的计划,我当然没说。不过据小徐哥透露,他知道我的背景,是因为顾余笑向洛闻买了我的背景资料。”

    陈笑云来回踱了几步,坐到沙发上,点起一支烟,道:“洛闻只是消息中间人,他赚的钱也基本上来自股市里每天庞大的内幕消息的交易,而这些消息都是有消息卖家提供他的。让他调查一个人,这种生意他做的并不多,因为这种生意,要么是他自己派人调查,要么找消息卖家。不过这种调查人的生意是很难找到消息卖家的。况且,通过媒体把你打造成股神的过程中,红岭向来只出钱,从没出过面。即使有几个媒体内部的人知道内幕,也不会有人知道你和红岭的关系。知道这件事的,除了你我以外,只有林大同和聂露,连董事会成员都不知道。那么,谁是卖家呢?”

    杜小园道:“陈总,我看,集团一定有内鬼!”

    陈笑云抬起头,盯着杜小园看了几秒,道:“你是不是对外人说过什么?或者你这么多女人中,你跟谁谈论过这些事?”

    杜小园非常肯定地道:“绝对没有!在这一点上,我很有分寸。一旦被人知道了整个内幕,那么我自己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我再不谨慎,也不会把这件事透露给别人。陈总,我想你应该好好查一查林大同和聂露。”

    陈笑云道:“我自有分寸。你先回去吧,记住,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不要乱说话。你还是股神,注意一下你的股神风度,你应该向夏远好好学习学习,你也知道,很快,你就要为集团成就大事了。”

    杜小园走后,陈笑云站了起来,走到窗口看着窗外的马路,笑了起来,接着又叹了口气道:“顾余笑,我们有几年没见了。”

    杭州滨江开发区的一座别墅。别墅的大厅里放着一张大木桌,桌上放着一壶茶。两个人正相对坐着喝着茶。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顾余笑和陈笑云。

    顾余笑给陈笑云倒了一杯茶,微笑道:“几年不见,陈总风采依旧。不过陈总是大忙人,怎么今天突然有空来杭州看我?”

    陈笑云笑着道:“老朋友很久没见了,所以趁这几天有空,特意来看看。你,还有夏远,我是亲眼看着你们两个年轻人,一个成为了第一投资集团的总裁,一个成为杭州市中心最有名的纳兰大酒店的老板,真是了不起啊。”

    顾余笑道:“陈总的红岭集团,经过这几年的发展,规模已经大得不可想象了。像我这样开家小酒店的,在陈总面前,简直和要饭的没多大区别。”

    陈笑云笑着道:“你总是那么谦虚。我记得几年前我们还在一起吃过饭呢。”

    顾余笑道:“是啊,以前生意小的时候才能在一起吃饭。现在生意做大了,饭不够吃了,只看谁能先把新城区这片地吃进肚子里去了。”

    陈笑云笑着道:“顾余笑,我从来没想过你会成为我的敌人。”

    顾余笑略显惊讶地笑了起来,道:“我很奇怪,我什么时候成了陈总的敌人?至少在我个人的词典中,世上只有两种人,朋友和非朋友。从来没有敌人。”

    陈笑云笑了起来,道:“难怪不管是谁,都愿意做顾余笑的朋友。那么我问你一件事,希望你能够正面回答我。你是不是从洛大老板手里买了杜小园的背景资料?”

    顾余笑道:“不错,而且我还知道杜小园是你们红岭集团在幕后一手炒作出来的。”

    陈笑云笑着道:“你真是够坦白。那么,你为什么要调查杜小园和我们红岭的关系呢?”

    顾余笑道:“小徐哥是我的朋友,他现在正在处理一些新城区的投资问题,我只不过是帮了朋友一点小忙而已。”

    陈笑云道:“没几个人会把杜小园和我们红岭联想到一起的。因为杜小园和我们红岭从来没有过接触。当然,以顾余笑的经验智慧和职业敏感度,发现杜小园和我们红岭间的一些关联也并不奇怪。只不过我知道你一向是个很少管闲事的人,即使是朋友间的事,你也很少会主动插手。你这么做,我猜,背后肯定有个面子很大的人请你帮忙。”

    顾余笑笑着道:“陈总说的面子很大的人,又是谁?”

    陈笑云道:“当然是你那个最好的朋友,夏远。夏远在上海失踪了,我知道的消息是他在杭州给洛大老板打过电话。而你,他在杭州唯一的朋友,难道会不知道夏远在哪里吗?”

    顾余笑道:“恐怕要让陈总失望了,夏远并没有找过我。”

    陈笑云摇了摇手,笑着道:“夏远在哪里不是目前我最关心的。我最关心的是,你从洛大老板那儿买了杜小园的资料,除了小徐哥知道外,你是否还告诉了其他人?”

    顾余笑道:“我只知道我向洛大老板买了杜小园的资料后,你们红岭集团就不会放过我了。如果我还告诉了第三个人,那么今天大概就是我最后一次安稳地待在自己家中了。”

    陈笑云笑着道:“你实在太聪明了。玩资本的人都知道,这个圈子里,有时会发生一些不幸的事。难怪你在这圈子里待了这么些年,却从未亲历过这些不幸的事。那么,你现在可以交出那份杜小园的背景资料了。当然,我知道你是用钱买来的这份资料,如果你想卖还给我们的话,我们自然也能接受。总之一句话,我们不希望还有其他的人知道杜小园的背景。”

    顾余笑笑了起来,道:“如果我告诉你,我根本没有买那份资料,你信不信?”

    陈笑云眼中闪过一瞬的惊讶,道:“你怎么会没有买那份资料?”

    顾余笑道:“陈总自己也说了,我在这个圈子里活得这么安全,当然有我活得安全的方法。像我这么了解红岭集团的人,又怎么敢惹你们红岭集团呢?如果我买了那份资料,现在又交还给你们,你们能放心吗?要再藏一份资料很简单,复印一份就行了。你们一定会担心,我还另外藏了一份杜小园的资料,等红岭集团的计划快要成功时,我再把这些资料公布出来,让你们的计划泡汤。我并不知道你们打算怎么利用杜小园,但我知道,对于新城区这块蛋糕,红岭集团志在必得,并且不容许有任何的疏漏。即使我将杜小园的资料交给你们,你们为了保证每个细节不出错,我和小徐哥大概也都得被你们请回去做客,至少几个月内外界将听不到我和小徐哥的任何声音。让我们消失几个月,红岭一定有很多种方法。所以,为了能够活得更安全一些,我并没有向洛大老板买那份资料,我只是口头上问了他一句,杜小园是不是红岭集团的人。所有关于杜小园炒作的直接证据,都还在洛大老板手中,我并没有看过。即使我想证明杜小园这个股神是假的,也没有任何证据。当然了,你可以向洛大老板确认一下。你也知道,洛大老板的消息中间公司能开得这么大,最重要的一点是洛大老板永远中立,从不说谎话。”

    陈笑云笑了起来,道:“你永远能把未来考虑得这么细致周全,不会把自己拖到事情中来。那么好吧,今天就到此为止,我可能还会来拜访你的。”

    顾余笑苦笑道:“我真羡慕夏远,他失踪了,所有麻烦的人和事找不到他,都来找他的朋友了。”

    陈笑云笑着道:“我也知道对于顾余笑来说,没有什么人或者事是麻烦的。因为你从不怕麻烦,因为你叫顾余笑。”

    顾余笑和陈笑云同时笑了起来。

    晨影大厦顶层,晨影酒吧。

    电梯门开了,陈笑云从里面走了出来,走进了晨影酒吧,径直向洛闻的办公室走去。

    “陈笑云。”洛小老板叫住了他。

    陈笑云微笑着走到洛小老板面前,坐了下来,道:“这位小姐在叫我?”

    洛小老板漫不经心地道:“除了你之外,这里还有人叫陈笑云吗?”

    陈笑云笑着道:“可是我好像不认识小姐您吧?”

    洛小老板道:“既然我认识你,你也应该认识我的。你长这么难看我都认出你了,我长这么漂亮你怎么会认不出我呢?”

    陈笑云只好苦笑,其实陈笑云长得并不难看,只是也谈不上好看。不过四十岁男人也不在于好看或者难看,陈笑云自然也不会在意自己长得怎么样。陈笑云听她说话的语气,又看了看她的脸,突然笑了起来,道:“原来是洛闻的妹妹,几年不见,长大了,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洛小老板道:“你来干什么,该不会是来找我哥吧?”

    陈笑云道:“到这里来,不找洛大老板,还能干什么?”

    洛小老板笑着道:“我哥现在正忙着,不如这样吧,你先请我喝几杯,说不定过一会儿,我哥就有空了。”

    陈笑云苦笑道:“在你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这里的价格单我就能背了。”——显然,陈笑云过去也上过洛闻的当。

    洛小老板笑着道:“既然你对这里这么熟了,那你也应该知道先要在这里消费才能见我哥的规矩吧?况且我哥一向不大喜欢你们红岭集团,我看,你得多消费一些才行。”

    陈笑云叹了口气,掏出银行卡,口中道:“为什么消费者协会还没把这种黑店给查封了呢?”

    “因为陈总你还想在这里喝饮料,哈哈。”洛闻办公室的门不知何时开了,洛闻正站在门口。

    陈笑云站了起来,笑着道:“洛大老板几年没见,也算没忘了我这个老朋友啊。”

    洛闻道:“红岭集团的董事长,谁能忘得了陈总您呢?”

    陈笑云道:“不过让我略感惊讶的是,洛大老板竟然会亲自开门迎接。”

    洛闻笑着道:“红岭集团大老板这样的大客户来谈生意,我这个做老板的,当然要亲自出门迎接了。”

    陈笑云走上前,道:“好,洛大老板,那我们进去谈。”

    洛闻手一伸,道:“等一下,陈总进去谈生意前,按照老规矩,还得先在外面消费一些才行。”

    陈笑云面露惊讶,道:“我还想你破例出门迎接,我就不用在外面消费就能直接进去谈生意了呢。”

    洛闻大笑道:“就是想让你空欢喜一场啊,呵呵。”说完,又立即走进了办公室,关起了门。

    办公室里,洛闻手里捏着一支雪茄,斜靠在办公椅里,面前是一副纯金打造的国际象棋和一杯葡萄酒。

    陈笑云坐在洛闻面前,手指间夹了一支烟,看着洛闻,笑着道:“我来晨影大厦之前,已经提醒过自己很多次,一定要处处小心,千万不要上了洛大老板的当,结果还是中了招。我想来想去,整条金融街上,能耍到我的好像也只有洛大老板你了。”

    洛闻笑着道:“好像不止我一个能耍到陈总你吧?夏远一失踪,就耍得陈总团团转了。要不然,陈总今天也不会来找我了。”

    陈笑云道:“今天来,不是为了夏远失踪的事,我是想知道……”

    “等等,”洛闻手一横,道,“现在开始正式谈生意,陈总是想按时间收费呢,还是按消息个数收费呢?”

    陈笑云苦笑道:“以前似乎没这么多花头。”

    洛闻笑着道:“当然,这是针对钱特别多,又特别大方的客户。比如陈总你。”

    陈笑云道:“那么,这两种收费方式的标准又是什么呢?”

    洛闻道:“按时间收费的话,一小时十万;按消息个数收费的话,一个问题一万。”

    陈笑云道:“听说洛大老板这几年的生意是越来越好了,每天来晨影买卖消息的客户多得不得了。就连前一阵震惊股市的杭州钢构的内幕消息,也是通过晨影买卖的。这种大生意,洛大老板一单就能拿数百万的手续费了。洛大老板每天经手的内幕消息交易不计其数,晨影每小时进账的钱恐怕都不止十万吧?洛大老板的时间只开价一小时十万,实在有些便宜了。不过我考虑了一下,还是选一个问题一万吧。”

    洛闻道:“既然陈总你都说了一小时十万便宜,那为什么不选择按时间收费?一小时足够你问一百个消息了。”

    陈笑云笑着道:“因为我太了解洛大老板了。在晨影公司,千万不要想着该如何占洛大老板的便宜,只求着不要被洛大老板宰就算幸运了。如果按一小时十万收费,那问了第一个问题后,洛大老板一定会回答半句,又去干其他的事,过几个小时又回来回答半句,这种生意洛大老板是最擅长的了。”

    洛闻笑着道:“好,那么就一个问题一万,现在你可以向我买消息了。如果这消息我不知道,就不收费。”

    陈笑云道:“呵呵,好的。我知道洛大老板是消息中间人,洛大老板要拿到消息,就必须找到消息的卖家。那么,杜小园的那份背景资料,谁是卖家呢?”

    洛闻道:“你应该知道,对客户保密是我一贯的原则。这是一个问题。”

    “什么,你什么也没说,也算一个问题?”陈笑云脸上带着惊讶和不悦。

    洛闻笑道:“当然算。你已经问了我两个问题了。”

    陈笑云愕然道:“我顶多只问了一个问题,哪来的两个问题?”

    洛闻笑着道:“好,我现在来回答你的第三个问题。你第一个问题问的是‘谁是卖家’,我告诉你要替客户保密;你第二个问题是问‘这也算一个问题’,我回答你‘当然算’;你第三个问题是问‘哪来的两个问题’,我把你前面两个问题都重复了一遍。好了,你这三个问题我都已经回答了。我给陈总一个建议,如果和生意无关的话,陈总最好少说。尤其是陈总需要注意一下说话方式,不要随便用反问句,不然我把你的反问句直接当成问题来回答了,也是同样要收钱的。”

    陈笑云无奈地苦笑道:“洛大老板就是洛大老板,像你这么赚钱的,想不成为大老板都难。”

    洛闻笑着道:“平时的钱可没这么好赚,因为像陈总这样钱又多,又大方的客户基本上已经找不到了。陈总偶尔来我公司一次,我不趁机多赚点的话,那我就是傻子。”

    陈笑云笑着道:“要是洛大老板开的是其他公司,以洛大老板的脾气,我敢保证早就没有客户敢来跟你做生意了。可洛大老板开的偏偏是独一无二、仅此一家的消息中间公司,洛大老板脾气再坏,客户也只能迁就你了。”书包网txt小说上传分享

    洛闻道:“马屁拍得再多,也是换不来打折的。”

    陈笑云笑了笑,道:“好吧,那我们继续回到生意上来。洛大老板拿到杜小园的背景资料后,仅仅是把消息卖给了顾余笑一个人吗?”

    洛闻道:“是顾余笑先向我买消息,我才去找这份消息的卖家的。不过这份消息我并非只卖给了顾余笑一个人。我将这份消息卖给顾余笑的第二天,另外一位客户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也知道了我手中有杜小园的资料,也向我买了这份消息。替客户保密是我的原则,所以陈总就没必要继续问是谁买走了这份资料。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位客户买走资料后做了什么,你想知道的话就需要再问我一个问题。”

    陈笑云笑了笑,道:“好,那我继续问,这位客户买走资料后做了什么呢?”

    洛闻道:“准确地说,那位客户不算是来买资料的,至少我做生意这么些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客户。那位客户知道我手里有杜小园的背景资料,可他并没有买走。他只是出了个高价钱让我把这份资料冻结了。也就是说,那位客户并没有看过这份资料的内容,仅仅是花钱让我把这份资料锁了起来。从此以后,再没有任何人能从我这里买到杜小园的背景资料了。”

    陈笑云琢磨了一下,道:“那位客户是不是我们红岭自己的人?”

    洛闻笑着道:“陈总真是够狡猾,知道我不会告诉你那位客户是谁,就避而不问,转而问是不是红岭集团的人。这个问题我原本也是不该回答你的,不过我觉得回答你也没有关系,因为那位客户不是你们红岭集团的人。”

    陈笑云点起了一支烟,沉默片刻,接着道:“顾余笑向你买了杜小园的资料,是买了那份资料呢,还是仅仅只是口头上问你杜小园是不是我们红岭的人?”

    洛闻道:“顾余笑仅仅是口头上问了我一句,我回答‘是’。我原本准备把有关的证据资料交给他看的,不过他在我拿出资料前就阻止了我,对我说他只要知道杜小园是不是红岭集团的人就已经足够,他坚决不要看任何的证据。他说如果我一旦给他看了,就是要了他的命。”

    陈笑云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接着道:“这么说来,只有顾余笑、小徐哥和那位客户知道杜小园的身份,不过他们谁也没有见过具体的资料证据,即使想证明杜小园这个股神是炒作出来的,也是没有任何证据的?”

    洛闻道:“不错,看过这些证据的人,就我一个,但我不会再把这份消息告诉任何人了。对我的个人信用,我想陈总还是可以放心的吧。”

    陈笑云笑着道:“当然,就是因为洛大老板牢靠的个人信用,这么些年来,消息买卖双方都愿意通过晨影公司做交易,我当然不会有任何怀疑。好吧,那我们今天的生意也就谈完了。”

    洛闻笑了起来,道:“陈总今天一共问了八个问题,收费应该是八万。陈总在外面的酒吧也消费了几万,本来应该给你打个折,优惠一些的,不过你也知道,我一向不大喜欢你们红岭集团,今天谈生意收点精神补偿费也是应该的。这样吧,我再多收你两万,陈总不会有意见吧?”

    陈笑云无奈地苦笑道:“洛大老板都已经说得这么坦白了,不管我有没有意见,你还是会多收我两万,我有意见又能怎样?”

    洛闻笑着道:“陈总真是大方,不过话说回来,既然你们红岭这次来到金融街,我想你们以后一定还是会有生意继续找我的。”

    陈笑云叹口气,道:“这确实是个不幸的前景。”

    洛闻吸了口雪茄,大笑了起来。

    一间会议室,坐着三个人,陈笑云、林大同和聂露。

    陈笑云点着一支烟,微笑地看了看林大同和聂露,对聂露道:“怎么样,最近查找夏远有没有进展?”

    聂露道:“暂时还没有,不过我打算过几天去拜会一下小徐哥。”

    陈笑云点了点头,又转向林大同道:“老林,第一投资的那些董事们的工作做得如何了?”

    林大同道:“对于我们愿意出高价来收购第一投资手中的新城区资产,许多资产规模较小的小股东基本上都表示没意见,但董事局成员中的那些大股东,向来对夏远的个人能力和投资眼光非常欣赏,即使夏远失踪了,他们也认为投资新城区一定大有前途,所以,想让集团把新城区资产全部卖给我们比较困难。还有许多股东对于我们收购新城区资产并不反对,但也不表示赞成。他们希望找到夏远后再作决定。也有几家股东认为夏远失踪是我们红岭做的,至少从目前情况看,第一投资董事会对于我们高价收购新城区资产兴趣不大,股东们很难通过。看来这些大股东的公关还是要老陈你亲自出马了。”

    陈笑云微笑道:“我早就猜到他们董事会的态度会比较保守了。这点不用急,我自有办法。到时不但新城区这部分资产我们要收购,在未来两三年之内,我还要慢慢吸收合并第一投资。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要查清楚到底是谁把杜小园的背景资料卖给了洛闻。”

    林大同惊讶地道:“怎么,杜小园是我们红岭的人被洛闻知道了?”

    陈笑云微笑道:“不用担心,洛闻那边我已经处理过了,不会有人站出来说杜小园是我们红岭集团炒作出来的股神了。现在问题的关键是,要查清楚谁卖了消息。知道杜小园和我们红岭关系的人,除了我自己和杜小园外,就只有你和聂露了。”

    聂露的脸渐渐泛红,因为此刻,陈笑云和林大同的目光都在注视着她。

    突然,聂露一咬牙,道:“不错,是我出卖了杜小园。”

    陈笑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仍旧一副让人琢磨不透的笑容,微笑地看着聂露,道:“你是我们红岭的股东,洛闻如果是花钱向你买消息,你一定不会背叛集团的。”

    聂露道:“不错,洛闻不是用钱跟我买消息的,他用另外的消息和我做了场交易。”

    陈笑云和林大同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聂露接着道:“洛闻来向我买杜小园的资料时,我当然不会卖。不过有两件事我很想知道,所以我向他要求,如果他能回答我的两个问题,我就把杜小园的背景资料给他。结果他答应了。我知道这么做是出卖了集团,但是这几年来,这两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如果不知道答案,我就像永远被绳子捆着一样。”

    陈笑云深感认同地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道:“你毕竟是个女人。洛闻这样的男人,女人总是会忍不住爱上的。虽然你现在拥有很多钱,但是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感情永远胜过其他一切。洛闻就算已经和你离婚了,但是他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能忘得了呢?你这么做,我并不怪你。”

    聂露眼中渐渐地充盈了泪水,缓声道:“我第一个问题问他,为什么当初会选择和我结婚,他说因为我长得漂亮,而他从来没有结过婚,对结婚有一些好奇。我第二个问题问他,是否真心爱过我,他说他这辈子只真心爱过一个女人,但不是我。”说到这儿,聂露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陈笑云和林大同都木然地坐在那里,看着聂露哭。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聂露哭,他们更想不到,这位红岭路上最有钱的女人,会哭成这样。

    他们想不到,但他们想得通。谁都想不到,但其实谁都想得通。

    一个女人,无论她是个女老板,还是个女乞丐,都有权力去爱一个人,都会在心底深处收藏一个人。世上的女人也许有很多种,但世上的女人其实也只有一种。哪个女人没有真爱过?哪个女人没有为了她所爱的男人流过泪呢?快乐,或者是伤痛,无非都是为了爱。

    女人为了所爱的男人,会做出许多聪明的事;女人为了所爱的男人,也会做出许多愚蠢的事。不管是有钱的女人,还是没钱的女人,她们首先都是女人。女人做错了事,很多时候是问不出为什么的。陈笑云和林大同虽然不是女人,但这个道理他们也还是懂的,所以他们两人仅仅是带着同情的眼光望着聂露,而没有说任何责备的话。

    聂露拿出纸巾拭干眼泪,道:“老陈,这次确实是我做错了,你想怎么样就直接说吧。”

    陈笑云看了一眼林大同,又看着聂露,道:“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不要让集团其他的董事知道,否则,他们恐怕会找你麻烦的。”

    聂露愣了一下,道:“可是,我……”

    林大同道:“都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了,我和老陈难道还会怪你吗?”

    陈笑云道:“不用担心了,所有事我会处理的,只是一点,以后决不能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聂露道:“放心,我已经知道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了,我对洛闻已经没有半分留恋了,接下来,我会好好查出夏远的下落的。”

    陈笑云微笑地点了点头,只不过他闪烁的眼神中,似乎带着一丝缥缈。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