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温柔乡

    能让小徐哥变老实的人,似乎找不出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能让小徐哥变老实的人,一定不是女人。

    女人都是让老实的男人变得不老实,很少听说女人能让不老实的男人变得老实。——除非……除非这个女人长得太幽默了。

    能让小徐哥变老实的人好像只有一个,是一个男人——杜小园。尤其是他那个毒辣辣的吻,让小徐哥这些日子变得非常老实。自从那天以后,小徐哥一直没再找过女人,但有时就是这么巧,他不找女人,女人偏偏找上了他,而且找上他的,偏偏是个正宗的大美女。

    宁波基金的总部也设在金融街上,近来,小徐哥一直安心地待在公司,忙着打理公司里的投资事务。

    傍晚,小徐哥离开公司,坐上了他的红色法拉利。车刚刚驶出地下车库,旁边就有一个漂亮成熟的女人走了过来,轻轻敲了敲车窗玻璃,道:“愿不愿意载我一程?”

    小徐哥顺手捋了捋头发,笑着道:“聂小姐想去哪儿?”

    聂露走到另一侧,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对着小徐哥微微一笑,道:“随便。”

    小徐哥想了一下,突然笑了起来。当一个漂亮女人要搭你的车,你问她“想去哪”,而她的回答是“随便”时,你会带她去哪儿呢?并不是每个男人都有这样的“福气”遇上这样的女人,一旦遇到了,十个男人中至少有九个也知道该去哪儿了。——那一定是个有床的地方。

    小徐哥开着车,聂露微笑地坐在他的一旁。小徐哥道:“聂小姐来找我,应该不是为了我吧?”

    聂露笑着道:“什么时候花花公子也变得这么没自信了?我来找你,不是为了你,还能为了谁呢?”

    小徐哥笑着道:“为了找夏远。”

    聂露道:“我可从来没有见过夏远,即使他从我面前经过,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夏远。我来找你,当然是为了你了。花花公子知道一个单身女人的寂寞,单身女人也知道花花公子的好处。”

    小徐哥笑着道:“那么,我们现在应该去哪儿呢?”

    聂露道:“你觉得我们应该去哪儿呢?”

    小徐哥道:“去我住的地方,好好聊一聊,行吗?”

    聂露的嘴撒娇地一翘,道:“不,我喜欢躺在自己的床上。”

    小徐哥眼睛斜斜地看了一眼聂露,略一迟疑,道:“你该不会设计耍我吧?”

    聂露笑着道:“像小徐哥这么聪明的人,谁能耍得到你呢?更何况,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永远是做女人的吃亏。”

    小徐哥笑着道:“可是我怕我去了你那里后,就再也回不来了。”

    聂露笑着道:“那是因为你坠入了温柔乡,不舍得回去了。”

    聂露住的是酒店,所以小徐哥才会跟着她去。因为小徐哥知道得很清楚,红岭集团有本事让人失踪,但决没本事让人在酒店这样的公众场合失踪。小徐哥还很清楚地知道另一点,别人都以为他知道夏远在哪儿,可他自己确实不知道夏远在哪儿,所以任何人想威逼利诱让他说出夏远在哪儿,都是徒劳。他甚至还想到了,即使聂露色诱他就范,他只会在就范成功后,拍拍屁股走人。他和许多男人不同的一点,他即使在床上,思维还是同样清晰,而且从来不会对谁负责。

    小徐哥觉得他已经把各种情况都考虑妥当了。可事实上,他想多了……

    聂露同小徐哥一同走进了房间。聂露随手将外套一脱,露出嫩滑洁白的玉臂,对小徐哥温柔一笑,道:“你想不想喝点葡萄酒?”

    小徐哥笑着道:“你真是太懂我了,对于红酒和美女,我都是顶尖的行家。”

    聂露从柜子里拿出一瓶葡萄酒和两只玻璃杯,将酒倒满,举起来递了一杯给小徐哥,道:“不知道红酒和我,你更喜欢哪一样呢?”

    小徐哥接过酒杯,喝了一口,咂咂嘴道:“酒是美酒,不过聂小姐比美酒更迷人。”

    聂露“呵呵”一声娇笑,将酒喝了一口,随手放到了一边,身体像条蛇一样滑到了床上,看着小徐哥。小徐哥立即心领神会,兴奋地扑了上去。聂露笑着将小徐哥推开,道:“你快脱衣服吧。”

    小徐哥道:“这么快就脱衣服?”

    聂露道:“当然了,你快脱吧。”

    小徐哥道:“为什么我先脱?”

    聂露愣了一下,随即笑着道:“因为你是花花公子,花花公子当然应该主动。”

    小徐哥一边笑着,一边快速地将自己的衣服裤子都脱掉了,扑上去抱住聂露,道:“现在该你了。”

    聂露笑着看着小徐哥,道:“可是我怕。”

    “怕什么呢?”小徐哥满眼柔情地看着她。

    聂露瞬间羞红了脸,道:“怕人看见。”

    “傻瓜,哪有人啊?”小徐哥继续满眼柔情地看着聂露。

    聂露害羞地道:“好多人。”

    小徐哥像触电般突然醒悟过来,顿时从床上跳了起来。一秒钟后,衣柜开了,厕所的门也开了,窗帘被拉开了,立式空调机也动了一下,甚至床底下也有动静。这间仅仅五十来平的卧室,突然间多出了八个人!你说要不要命!

    这八个人分别从衣柜、厕所、窗帘后、空调机后、床底下钻了出来。每个人手中都拿着照相机或摄像机,从各个角度对着小徐哥猛拍。

    小徐哥吓得急忙穿上了衣服,但显然该拍的都已经拍到了。聂露从头到尾既没有对他“威逼”,也没有对他“利诱”。小徐哥尽管进入房间前已经想到了很多,但他完全想不到,事情会是这样。

    聂露穿上了外套,微笑着坐在沙发上,以胜利者的姿态看着小徐哥,道:“好了,我不想跟你废话了,你直接告诉我夏远在哪里吧。否则——”

    “否则怎样?”小徐哥惊恐地瞪着聂露。

    “否则的话,”聂露轻松地笑着,“几天后,有人会在半夜把你的照片贴满整条金融街。当然,如果你觉得那样无所谓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小徐哥彻底地说不出话来了。他现在一个人,根本不可能从这八个人手里把照片抢回来。如果这样的照片贴满金融街,他以后还怎么做人?花花公子也是人,花花公子也要脸。这一招实在太毒了,而且毒得超出他的想象。

    聂露看着小徐哥不说话,又道:“如果你告诉我夏远在哪里,我会把这里的所有照相机、摄像机,全部送给你。反正你的那些猥琐照片,本小姐我也没有兴趣收藏。”

    小徐哥道:“可是我是真的不知道夏远在哪里!”

    聂露站了起来,道:“那等你想到了夏远在哪里再来告诉我吧。不过你要知道我是个女人,女人一般都没太大的耐心。”说完,聂露向那八个人一挥手,朝门口走去。

    “等一等,”小徐哥急忙叫住了她,道,“我确实不知道夏远在哪里,不如你开个价,我把今天的照片买回来。”

    聂露不屑地笑着道:“一张一百万,如果你买得起,那你就买吧。”

    小徐哥满脸愤怒,完全没了办法。聂露和她带来的人一起向外走去,刚走出了门口,没过几秒钟,突然,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聂小姐,你好。”

    小徐哥一听到这个声音,顿时瞳孔放大,眼睛发光,立即向门口奔去。因为他认得这个声音,他对这声音太熟悉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夏远!

    门口站着许多人,一边是聂露和她带来的八个人,而另一边站着洛大老板和他带来的十多个人。洛大老板双手正插在裤兜里,微笑地看着聂露。

    聂露手里拿着一只装了扩音器的手机,夏远的声音正是从扩音器里传出来的。许多品牌的手机都有内置扩音器,方便在嘈杂的环境中接听电话。手机打开扩音器时,传出的声音比平时说话时还大,所以小徐哥才误以为夏远在门口。可是即使夏远并没在门口,但手机另一端的人,的的确确是夏远。

    “你是夏远?”聂露对着手机道。

    “是的。”夏远道。

    聂露问道:“你现在在哪儿?”

    手机那头传来了夏远的笑声:“你想找我吧?我在杭州,你找得到,我就送你一栋房子,呵呵。”

    聂露冷哼一声,道:“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手机那头夏远道:“我觉得做资本投资太累了,想好好休息一下,不过你们非得认为我在玩花样,那我也没什么好反驳的了。”

    这时,小徐哥突然冲到聂露面前,对手机喊道:“夏远你这小畜生,我被你害死了!”

    “哦,这样啊。”夏远随口应了句,下一秒钟电话就挂断了。

    小徐哥和聂露一下子全都愣住了。随即,聂露愤怒地瞪着小徐哥,道:“谁让你靠过来说话的!这是我花钱跟洛闻买的电话,你凭什么靠过来说话!”

    洛闻微笑地从聂露手里拿回了手机,道:“好了,你需要对找到夏远有帮助的消息,这个是夏远自己打来的电话,算不算?”

    聂露没好气地道:“算!”

    洛闻笑着道:“那么你可以付钱了。”

    聂露道:“这电话被小徐哥破坏了,不算完整的消息,你要收钱,向小徐哥收!”

    洛闻点了点头,转向对小徐哥道:“聂露的话很有道理,这条消息是她买的,也确实是被你破坏的,应该向你收钱。这消息价值不大,只收你两万,还过得去吧?”

    小徐哥彻底怒了,道:“这电话是他妈的夏远自己挂断的,要收钱,问夏远要去!”

    洛闻笑了起来,道:“我一向是个很公道的人,如果我没记错,上一次答应过你,我耍你一次,所以欠你一次,必要时候我会帮你一次。”

    小徐哥道:“没错,你确实说过。”

    洛闻笑着道:“既然我说过我会帮你一次,那我就一定会帮你一次。今天你有两个选择,一是这两万块钱你不用付了,另一个选择是,我帮你从聂露那儿把你想要的东西拿回来。你选择哪个?”

    小徐哥立即高兴地笑了起来,道:“第二个,当然第二个!”

    洛闻微笑地转过头,望向了聂露。聂露冷冷地盯着洛闻,道:“你想替小徐哥出头?”

    洛闻微微摇头,道:“不,我从不替别人出头,只不过我上次欠了小徐哥一个人情。你还是把这些照相机交过来吧。”

    聂露瞪着洛闻,道:“你不要太过分了!这些相机是我的,如果你硬要拿走,就是抢劫!这里不是你洛闻一个人的上海!”

    洛闻拿出手机,递到聂露面前,笑着道:“你说的没错,这里不是我一个人的上海。那么你不妨报警吧,说这里有人抢劫。”

    聂露冷哼一声,却没有说话。

    洛闻转头对他带来的人道:“把他们的照相机、摄像机全部拿过来。搜仔细了,一个也不能漏下。”

    聂露的人没有任何反抗,因为他们看到他们的女老板都没说什么,谁又敢在洛大老板面前反抗?

    洛闻将这些照相机、摄像机都装进了一个袋子,交给了小徐哥,又对聂露道:“明天我会安排人打十万到你的账上,弥补你今天这场戏的道具损失。”

    聂露狠狠地瞪着洛闻,怒道:“别以为别人都不敢惹你,我可不怕!”

    洛闻笑着走到聂露面前,微笑道:“你不怕的话,可以试试。”

    “啪”,聂露狠狠地挥出了一记巴掌。谁也想不到,聂露会打出去一个巴掌,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个巴掌并不是打在洛闻的脸上。

    “你干吗打我?”小徐哥捂着脸,一脸无辜地道。

    聂露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重重地哼了一声,跑开了,她带来的人也跟着她离去。

    洛闻笑着看着小徐哥,道:“她打的是你,这表示她至少还没失去理智。因为她不敢打我,但她满肚子的怒火又需要发泄。而且她一直认为你知道夏远在哪里,可是你却并没有告诉她,所以她就把今天这场精心策划的好戏的失败归结到你头上。所以她才要打你一巴掌出出气。其实也只能算是你倒霉,有时候女人的逻辑和男人是完全不一样的。”

    小徐哥摸了摸脸,叹口气,道:“今天幸亏你来了,否则,我可真不知该如何收场呢。”

    洛闻笑道:“上一次欠你的我今天还你了,以后再遇到什么事,可就别指望我出现帮你了。对了,有一点恐怕你还不知道,聂露是我的前妻。”

    小徐哥顿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虽然以前就认识聂露,并且知道她是深圳红岭路上的女富豪,但他不知道聂露和洛闻还有过短暂的婚姻。

    洛闻看着小徐哥,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突然正色道:“你刚才是不是想和她睡觉了?”

    “没没没。”小徐哥急着道,“洛大老板,这实在是一个误会,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洛闻大笑道:“你紧张什么?我只不过想夸你眼光不错,呵呵。”洛闻笑着走了。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