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洛小老板的名字

    下午,顾余笑的别墅客厅。小徐哥正从门口风尘仆仆地走进来。顾余笑一见他,略显诧异地问道:“怎么,今天你也有空过来?”

    小徐哥叹道:“还不又是为了夏远的事。夏远花钱让洛闻卖了一条消息给你和我,洛闻大概过不了多久也会来了。”

    顾余笑沉思片刻,道:“夏远花钱让洛闻卖了一条消息给我们?”

    小徐哥点点头,道:“不错,我觉得夏远虽然躲在某个地方,但他对外面的事似乎知道得一清二楚,我们和红岭双方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在他的掌握中。”

    顾余笑道:“不错,这也说明了一点,夏远肯定有他的消息渠道,而且不只是一条消息渠道。夏远如果仅仅通过向洛大老板买消息,对外面动作的进展细节不可能把握得这么恰到好处,他一定有他另外的消息来源。只是,除了洛闻外,还有谁有这么大本事呢?”

    小徐哥道:“现在是没法猜到他另外的消息来源是谁,不过我有一种感觉,洛闻似乎知道很多事情。”

    顾余笑笑着道:“洛大老板一向都知道很多事情。”

    小徐哥道:“可是洛闻不断向我们暗示着一些事情,我觉得他好像在帮我们。”

    顾余笑摇了摇头,道:“你不要有这种奢望了。洛大老板从来不帮助任何人,他只是为了赚钱才给别人消息。你想一想,从头到尾,有没有一个有用的信息是不花钱,直接从洛大老板那儿得到的?”

    小徐哥想了想,确实,每一个消息洛闻都是要从中赚钱的。小徐哥又道:“洛闻告诉了我一件事,在你向他买了杜小园的背景资料的第二天,有人出高价从洛闻手中买断了这份资料,而且这个人不是红岭集团的人,他买这份资料并不是要知道杜小园的身份,而只是让洛闻把这份资料冻结了。也就是说,再也没有人会知道杜小园和红岭集团的关系,也没有人有证据证明杜小园这个股神是假的。你说这人到底会是谁,他又为什么这么做呢?”

    顾余笑想了片刻,缓缓道:“冻结了这份资料,就意味着以后没人会知道杜小园和红岭集团的关系,也没人有证据证明杜小园的股神是假的,那也就是偷偷帮了红岭集团一把。既然那人不是红岭集团的人,那他帮红岭集团,表明他和红岭之间存在着强大的利益关系。虽然现在不知道这人是谁,但他很快就会浮出水面。”

    小徐哥道:“我始终觉得背后有只手在主导着这场游戏。洛闻是唯一知道这只手的人,可他偏偏从来都是替客户保密的。对了,洛闻说你向他买了个消息,你买了什么消息?”

    顾余笑道:“我买了一份材料,是关于红岭集团此次来上海投资的资金规模和资金来源的。”

    小徐哥道:“你拿这份材料是干什么用的?”

    顾余笑道:“好吧,实话告诉你吧,是夏远打我电话,让我帮他搞到这份材料的。”

    小徐哥惊讶道:“又是夏远?看样子,他是真的准备对付红岭集团了。”

    顾余笑道:“那当然,否则他也就没必要精心设计这一切了。”

    小徐哥道:“可是他就算再聪明,也没钱和红岭集团玩啊。”

    顾余笑神秘地笑着道:“你怎么知道他是一个人在玩呢?”

    小徐哥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顾余笑。

    这时,门外有汽车的声音传来。小徐哥向外看了一眼,喊道:“那个包打听总算到了。”

    小徐哥和顾余笑走出了屋子,洛闻和洛小老板刚下车。小徐哥和顾余笑看见他们俩,都笑了起来。唯一不同的是,顾余笑是对着洛大老板笑,小徐哥是对着洛小老板笑。

    小徐哥看见洛小老板,立即高兴地迎了上去,道:“太好了,终于见到你了,你知道吗,这些天我心中不断跳出来的画面,都是与你有关的。尤其是昨天,我去晨影酒吧却没有看到你,那一刻,我才突然发觉,原来我已经爱上你了。没有你,我真不知道怎么活下去。”

    一般人,听到这句话或者说出这句话,都是要吐的。但小徐哥显然不是一般人,他讲这些话时,一脸的郑重其事。这样恶心的假话,小徐哥显然已经不知对多少个女人说过了。

    洛小老板听了小徐哥的话,哼了一声,道:“你说你没有我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小徐哥点点头,道:“是的。”

    洛小老板道:“可现在老天作证,你活得很好!”

    小徐哥一脸委屈地道:“那是因为为了你,我决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洛小老板做了个“吐”的表情,一个人跑到别墅一侧的一棵树下。她似乎在看着树,可她的脸,仿佛又是红的。

    顾余笑笑着看着小徐哥,道:“洛小老板似乎害羞了。”小徐哥在一旁得意地笑了起来。

    洛闻点了点头,神秘地笑道:“是的,她确实很少会害羞的。”

    顾余笑道:“现在洛大老板可以将消息告诉我们了吗?”

    洛闻点头道:“可以开始了。”

    一张石桌露天放置在别墅里,石桌上有茶,也有酒。洛闻、顾余笑和小徐哥围绕着石桌坐着。洛闻手里夹着一支雪茄,小徐哥则不时望向远处正在树下徘徊的洛小老板。

    洛闻点起了雪茄,吸了一口,道:“今天我来有一件事,就是告诉你们一个消息。从来都是别人花钱向我买消息,或者有人有什么内幕消息通过我来寻找买家。可是这次的生意我倒是从来没有做过,夏远自己花钱让我来告诉你们一个他知道的消息。夏远要告诉你们的消息只有一句话——陈笑云和蒋先生最近走得很近。”

    小徐哥顿时惊讶道:“这条消息可不可靠?”

    洛闻笑着道:“如果这条消息是夏远自己说出来的,那未必可靠。但这条消息是从我口中说出来的,你就可以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它的可靠性了。我公司里的大部分消息,都是派人核实过的,出错的可能性非常小。所以对于我说的‘陈笑云和蒋先生最近走得很近’,你们完全可以相信它的可靠性。”

    顾余笑点头微笑道:“既然是洛大老板亲口说出来,那至少陈笑云和蒋先生最近走得不会远。对于洛大老板的消息,我们大可放心。”

    小徐哥沉思片刻,突然一抬头,怒道:“姓蒋的这个老畜生,实际上是他把夏远这个小畜生逼失踪的,还他妈把夏远失踪的一切责任推到我头上。现在一切都清楚了,蒋老头虽然是第一投资的名誉董事长,但大家都知道,他在第一投资的股份并不多,他在外拥有庞大的家族企业。之所以让他当第一投资的名誉董事长,是看重他在商界的影响力。其实他暗地里同红岭集团合作,想共同吞掉第一投资控制的新城区资产。他和红岭集团的利益关系被夏远看出来了,于是就暗地里绑架了姚琴,暗示夏远如果不配合他们,姚琴就再也不会出现了。夏远在左右为难之时,只好自己主动失踪。夏远失踪了,他们暂时也不敢对姚琴怎么样,找不到夏远,也自然无法为难夏远。同时,他们又害怕夏远在背后玩什么花样,所以非常迫切地要找到夏远。现在蒋老头又和陈笑云走得这么近,显然是他们在联手商量该怎么才能让第一投资董事会通过他们的计划,把第一投资的新城区土地资产全部收购过来。这样一分析,所有事情都清楚了。”

    顾余笑道:“你这么说确实能把所有事情都解释得通。红岭集团想收购第一投资手上的新城区土地资产,在第一投资董事会内部就必须要找一个很有影响力的利益代言人。而那个人既然不是夏远,蒋先生的嫌疑确实很大。”

    小徐哥接着道:“想拿姚琴威胁夏远,就必须知道夏远到底爱不爱姚琴。如果夏远并不爱姚琴,那拿姚琴来威胁夏远纯粹是徒劳。在姚琴失踪前,有人出这么高的价钱来买‘夏远到底爱不爱姚琴’的消息,唯一合理的解释是,这是决定是否准备绑架姚琴的根据。有胆量,有理由并且有能力绑架第一投资总裁太太的,蒋老头就是其中的一个。而且,在顾余笑你从洛大老板手中买到杜小园背景资料的第二天,有人花高价从洛大老板手中买断杜小园的背景资料,这么不惜血本地帮助红岭集团的人,一定和红岭集团有着莫大的利益关系。而在顾余笑买到杜小园资料的第二天,这时知道洛大老板手里有杜小园资料的人,也没几个。既然这个人的消息那么灵通,那他一定是晨影公司的资深老客户了。据我所知,蒋老头的家族企业旗下还有家规模过得去的金融投资公司,这家公司是晨影公司的资深客户,平时与晨影公司生意往来密切。蒋老头完全有能力在第二天知道洛大老板手里有杜小园的背景资料。洛大老板自己也说过,买断杜小园背景资料的人,不是红岭集团的人。那么既与红岭有着很大的利益关系,又有能力在第二天知道洛大老板手里有杜小园背景资料,兼具这两点的人,如果不是蒋老头,我就想不出还能有谁了。所以我推断,‘夏远到底爱不爱姚琴’和杜小园的背景资料,这两个消息的买家是同一个人,就是蒋老头!洛大老板,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小徐哥的眼睛转向了洛闻。

    洛闻笑了出来,道:“你这么看着我,是不是想从我嘴里套出对,还是不对,来印证你的推断?”

    小徐哥尴尬地笑了起来,道:“是啊。”

    洛闻道:“那你就继续做梦吧。”

    小徐哥怒道:“你他妈就说句对还是不对,难道还要了你的命啊!”

    洛闻微笑道:“你也知道我一向的原则是替客户保密,就因为这点,所以我公司才能开这么久。当然,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除非……”

    “除非什么?”小徐哥急着问道。

    洛闻笑着道:“除非你给我几十亿让我去养老,我就用不着继续开公司了。呵呵,不过我也知道,一是小徐哥个人财产最多几百万而已;二是我还知道,你这花花公子虽然对女人大方,但对男人一向小气,让你拿出个几万就够你心疼得掉层皮了。”

    小徐哥怒骂道:“你他妈去死吧!等你死了我烧一大堆纸钱给你,你要几个亿,就给你几个亿!不就一个包打听嘛,嚣张个屁!”

    洛闻笑了起来,道:“你似乎又说错话了。我说过的,每一次你叫我包打听,你都会后悔一次的。”洛闻站了起来,准备打电话叫别墅外他带的保安进来。

    “哥,今天不准你多事!”在一旁树下的洛小老板走了过来。

    洛闻无奈地皱皱眉,又坐了下去,对小徐哥苦笑道:“我就这么一个妹妹,从来都对她太宠了,许多时候她说话,我也不得不听。你今天真走运。”

    小徐哥对洛小老板露出一个充满爱意的微笑,道:“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没你的事。”洛小老板对小徐哥冰冷地扔出了一句,“我有正经事要办。”

    小徐哥被迎头浇了盆冷水,他的面子已经快挂不住了。但他毕竟是久历风雨,经历过各种女人的各种脸色的花花公子小徐哥,试问整条金融街上,又有哪块砖头堪比他的脸皮厚?所以小徐哥还是能一本正经地微笑着坐着。

    洛闻和顾余笑也是坐着,只是都一脸不解地看着洛小老板,不知她的正经事到底是什么。

    对于每个人来说,好像不正经的事就只有一种,而且是一种很能让人浮想联翩的事。但正经事,则每个人都有他不同的答案。那么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什么样的事才算得上正经事?洛闻、顾余笑和小徐哥谁都不知道,所以他们都只好看着洛小老板。

    洛小老板站在那儿,眼睛忽闪忽闪地眨着,有点发呆的样子,真让人有一口把她吞下去的冲动。突然,她的脸开始红了,每个男人一定都知道女孩子脸红的原因吧。

    突然,她把目光转向了小徐哥。——小徐哥的心跳加速了,露出了一脸温柔的笑容。——她的目光瞬间移到了小徐哥的旁边,顾余笑的身上,并且再也不动了。——小徐哥的心瞬间凉了。

    洛小老板突然间飞跑到顾余笑的面前,对他说:“我的名字叫洛神。”下一秒钟,洛小老板的脸红得像柿子了。再下一秒钟,洛小老板立即跑了出去,又跑到了刚才那棵树下,静静地低着头,背对着他们了。

    “她的名字叫洛神,你妹妹告诉我这个干什么,她这是怎么了?”顾余笑一脸茫然地看着洛闻。

    洛闻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道:“你这么聪明的人,难道连这个都看不出来吗?”

    顾余笑似懂非懂,欲言又止。

    洛闻笑着继续道:“这里除了我以外,没有人知道我妹妹的名字,我妹妹以前说过,如果她爱上了谁,她一定会先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他。恭喜你,我妹妹爱上你了。”

    “哼哼,恭喜啊,顾余笑,洛神真有眼光,看上你这个没我高,没我帅,没我有气质,没我有幽默感的男人!”小徐哥一脸的醋意,怒哼哼地瞪着顾余笑道。

    洛闻笑着看着小徐哥,道:“你还忘了说一点,没你老。”

    小徐哥怒道:“我老?我他妈怎么老了?难道你年纪还比我小不成?”

    洛闻笑着道:“我年纪自然不比你小,可是小徐哥你也三十五了吧,洛神她只有二十三岁,你比她大了整整十二岁,还不算老吗?”

    小徐哥道:“可我至少看起来年轻,顶多只有三十岁。”

    洛闻道:“那你也只是看起来年轻,人家顾余笑是真的年轻。如果你是女人,你会选择看起来年轻的呢,还是选择真年轻的?”

    小徐哥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顾余笑突然对洛闻道:“可是,我并不爱你妹妹洛神。”

    一旁树下的洛神立即转过身来,眼神复杂地望着顾余笑。小徐哥也立即抬起头,惊喜交加地看着顾余笑。

    洛闻道:“你是觉得我妹妹不漂亮?”

    顾余笑摇头道:“当然不是,每个男人都会认为你妹妹绝对是个美丽的女孩子。”洛神脸上露出了微笑。

    洛闻道:“那你是觉得我妹妹不够聪慧?”

    顾余笑摇头道:“当然不是。通过和你妹妹的交谈,我觉得你妹妹是个非常聪慧的女孩子。”洛神脸上的微笑又深了些许。

    洛闻道:“那你是觉得我妹妹不温柔?”

    顾余笑摇头道:“当然不是。至少从你妹妹说话中,我体会得出,你妹妹是个很温柔的女孩子。”洛神的笑容更显开心了。

    洛闻道:“那你是觉得我妹妹配不上你?”

    顾余笑摇头道:“当然不是。洛大老板的妹妹只有别人高攀,没有她下嫁的说法。”洛神连眼睛里都有笑意了。

    洛闻道:“那你是觉得我妹妹还有其他什么缺点吗?”

    顾余笑道:“我找不出她的任何缺点。”洛神几乎都快笑出声来了。

    洛闻道:“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妹妹?难道你是想通过时间慢慢培养感情?”

    顾余笑还是摇头,道:“也不是,原因只有一个,因为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洛神愣在那里,眼神突然从笑变成了愤怒。

    “什么,你有女朋友,我怎么不知道?”小徐哥惊讶地问道。不过他惊讶的也仅仅是语气,他的眼中挂满了难以言表的喜悦。

    洛闻也是同样惊讶地看着顾余笑,道:“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你女朋友是个什么样的人?”

    顾余笑道:“她很善良,很温柔,很美丽。我没法形容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因为她在我心里,是世上最美的女孩。”

    洛神咬了咬嘴唇,一句话也没说,跑了出去。

    “恭喜恭喜,顾余笑,你总算找到归宿了,下次有空再来看你女朋友啊,等等我——”小徐哥边说边朝洛神追了过去。

    洛神冲到劳斯莱斯前,一把拉开车门,把司机拖了出来,自己坐了进去,立即发动了引擎。小徐哥刚冲到面前,洛神就直接向小徐哥冲了过来。事后小徐哥回忆,如果当时他反应慢了点,他现在的两条腿,大概就是高科技材料的了。

    洛神没撞到小徐哥,立即一个急转弯,向别墅外开去。小徐哥也马上跳进了他的跑车,追了上去。

    现在,别墅里就剩洛闻和顾余笑了。

    洛闻点起一支雪茄,吸了一口,又吐出来,苦笑一声,看着顾余笑道:“你知不知道,我只有洛神这样一个妹妹?”

    顾余笑道:“我知道。”

    洛闻道:“我一向很宠她的。”

    顾余笑道:“看得出来。”

    洛闻笑了,道:“如果别人说他有女朋友,所以不能喜欢我妹妹,我一定立即叫他和他女朋友分手。不过你却与别人不同,所以我也只能无奈地建议你考虑考虑我妹妹。今天是我第一次见到洛神向别人表达爱意,你拒绝了她,她会很伤心,很难过。”

    顾余笑道:“女孩子如果第一次向别人示爱就被拒绝,都会很伤心,很难过的。但她们伤心的并不是爱被拒绝,她们伤心的是表白被拒绝,面子上挂不住。女孩子的脸皮都很薄,她们甚至比男人更在乎面子。你也知道,你妹妹跟我见面不过三四次而已,并不会真的爱上我,仅仅对我有那么一丝好感而已。所以准确地说,你妹妹现在不是伤心,而是生气。”

    洛闻笑着道:“看来你比我想象中更加聪明。”

    顾余笑笑着道:“被洛大老板夸聪明的人,至少也不会太笨,呵呵。”

    洛闻突然叹了口气,道:“现在我妹妹被你气跑了,小徐哥又追出去了,我真担心洛神一不小心上了小徐哥这条贼船。”

    顾余笑道:“小徐哥这次好像是真的爱上你妹妹了。”

    洛闻道:“小徐哥真的爱上的女人有很多。”

    顾余笑道:“但早晚会有一个女人能改变这位花花公子的,说不定,你妹妹就是那个女人。”

    洛闻苦笑道:“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妹妹也真够倒霉的。”

    顾余笑道:“不知道有没有女人,能够改变洛大老板你呢?”

    洛闻道:“也许从前有这么一个女人,但现在,不会有任何女人了。”

    顾余笑道:“那一定是你最爱的女人。”

    洛闻喝了一口酒,道:“确实是我最爱的女人,她是我十几年前的大学同学,说实话,她并不十分漂亮,性格也并不是很好,也不是很喜欢我。后来她又突然出国了,我再也没有见过她。但人似乎总有怀旧情结,这么多年来,我仿佛总是记得她,记得年轻时和她在一起的日子,记得她突然出国时我心里的那一种感受。”

    顾余笑道:“那你这么多年来,为什么不去找她?”

    洛闻又喝了一口酒,道:“我不知道她在哪里。这听起来也许是个笑话,或许我知道的事情很多,可是我却不知道她在哪里。”

    顾余笑道:“那只是因为你不想去知道她在哪里,也或许是不敢去知道她在哪里。”

    洛闻又喝了一口酒,叹息道:“喜欢一个人,也许是喜欢和一个人在一起的回忆,并不是喜欢现实中的这个人。我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她现在也快四十岁了,如果我见到了现在的她,可能不会再爱她了,也不会再去怀念曾经美好的日子了。而且她现在也一定嫁人了,有自己的孩子,再也不是我回忆中爱着的那个学生时代的她了。这些事实我都知道,但我不想亲眼看到。因为只有我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心里才能永远保留那一段回忆。”

    顾余笑微笑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洛闻看着顾余笑,笑了起来,端起酒杯,道:“不妨一起干一杯。”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