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不是我

    蒋先生的别墅。下午,蒋先生刚下车,他的一个助手立即跑过来,道:“蒋先生,陈先生已经在里面等您了。”蒋先生点了一下头,向屋子里走去。

    陈笑云看见蒋先生,忙起身笑着道:“蒋先生三个星期没来上海了,今天听说你要回来,我特意很早就在这儿等你了。”

    蒋先生微笑道:“温州公司里日常事务较多,多待了一些日子,这三个星期陈总的计划大概都快实现了吧?”

    陈笑云道:“等蒋先生您回来,大戏才能真正开场。不过有件事现在却困扰着我,夏远失踪到现在,我们连他半点线索也没有。”

    蒋先生道:“夏远失踪不回来,不是更有利于陈总您吗?”

    陈笑云道:“不过我总有点不放心,我至今还是想不通夏远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蒋先生笑着道:“夏远不过是想求自保,陈总认为,如果夏远不是自己失踪,他现在还能活着待在金融街吗?”

    陈笑云笑了起来,道:“夏远确实聪明,如果他不自己失踪,现在恐怕也没人见得到他了。这都得多谢蒋先生你,是蒋先生您让姚琴失踪了,才能威胁到夏远,让他自动失踪。”

    蒋先生一脸惊讶,道:“你说是我让姚琴失踪的?”

    陈笑云道:“当然,能让第一投资总裁太太失踪的,除了蒋先生,这条金融街上也找不出其他人了。”

    蒋先生突然变得严肃起来,道:“如果我告诉你,姚琴失踪根本与我一点关系也没有,陈总会不会觉得很惊讶?”

    陈笑云脸上忍不住露出了惊讶,道:“蒋先生,在这个问题上希望你还是保留一点幽默感,多一份坦诚。我们是合作伙伴,如果是你做的,难道我们红岭还会出卖你不成?”

    蒋先生微笑道:“陈总,我从来不是个有幽默感的人。一直以来,我以为是你们红岭找人绑架了姚琴,来威胁夏远不要阻拦你们新城区计划。我既是第一投资的股东,也是第一投资的名誉董事长,如果是我绑架了第一投资总裁的太太,我冒的风险也未免太大了些。我们此次合作,我能得到的利益,还不至于让我有这么大胆子去绑架第一投资总裁的太太。”

    陈笑云沉思了片刻,缓缓道:“难道,难道姚琴也是像夏远一样,自己失踪的?或者说,这本来就是夏远一手设计好的?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姚琴失踪是另外的利益集团做的,不过,这又会是谁呢?”

    蒋先生笑着道:“有实力参与新城区规划的,都是上得了台面的大集团。大集团是不大可能去绑架夏远太太的。有这个胆子的大集团也没有几家,就拿金融街上的首富郭鸿毅来说,一方面他现在正在运作他的鸿毅集团在香港上市,对新城区的参与热情不高;另一方面,郭鸿毅和夏远也是有一定交情的。连金融街上最有背景的郭鸿毅都不可能去绑架姚琴,你说,姚琴怎么可能是被人绑架了呢?”

    陈笑云道:“那也就是说,姚琴也是自己主动失踪的?”

    蒋先生笑了起来,道:“陈总,你未免太过谨慎也太多虑了。其实根本不必理会夏远失踪是去干什么了,至少夏远失踪对你们新城区的资产收购计划有百利而无一害。夏远凭他个人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干涉到你们红岭此次庞大的资金收购计划。况且夏远失踪后,已经被董事会免除了总裁职务,即使他现在又出来了,也已经不是第一投资的总裁了,根本无法威胁到红岭的计划。”

    陈笑云道:“我自然也知道夏远个人能力有限,无法威胁我们的计划。只不过这次这么大的生意,中间不允许出现任何失误,我自然是要谨慎一些的。寻找夏远的事,我们集团自己会去解决。”

    蒋先生道:“对于红岭来说,现在找不找得到夏远,都是次要的。你们只要能将第一投资手中所有的新城区资产尽快收购成功,那么夏远即使又出来了,他凭什么来影响红岭呢?有一件事想必陈总很早就在关注了。夏远失踪后,董事会立即共同决议,夏远失踪超过两周立即自动解除他的总裁职务,并尽早选出一位有丰富经验的投资人担任第一投资的新总裁。现在夏远失踪已经三个星期了,未来两周内,第一投资的新总裁也将诞生。未来那位新总裁的态度,对于红岭能否成功完成收购,可是会起决定性作用的。”

    陈笑云笑着道:“蒋先生,这也正是今天我来找你的最主要的目的。我们希望你们董事会能够选举杜小园为新总裁,但这就需要蒋先生的大力支持了。”

    蒋先生略显意外地笑了起来,道:“陈总啊,你可也算真正有本事的人了。连报纸电视上每天露面的股神,都能被你们红岭收买了。”

    陈笑云笑着道:“不瞒蒋先生说,杜小园本来就是我们红岭的人。我们让他当股神,他才能够当股神。他只不过是红岭集团的代言人。”

    蒋先生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道:“我以前只听说有‘人造美女’,今天才知道,原来还有‘人造股神’。”

    陈笑云笑着道:“现在一切都讲究包装。”

    蒋先生点点头,道:“如果杜小园成为了新总裁,以总裁对董事会的影响力,只要他极力赞成红岭收购第一投资的新城区资产,加上我的支持,陈总再稍微做几个大股东的交际沟通,那么董事会通过红岭的资产收购计划是必然的。不过我想陈总把杜小园这么一颗棋子放到第一投资总裁的位子上,这并不是陈总的最终计划吧?”

    陈笑云笑着道:“那在蒋先生看来,我的最终计划又是什么呢?”

    蒋先生道:“我猜陈总的最终计划是,利用杜小园第一投资总裁的职务,第一投资未来大部分的投资决策都由杜小园制定并执行。这样一来,第一投资就成了你们红岭的傀儡,通过资本市场的利益输送,第一投资实际上就相当于被你们红岭给吃了。”

    陈笑云谦虚地笑着道:“蒋先生慧眼过人,不过蒋先生尽管放心,我们红岭与蒋先生是长期合作,实现共赢。按照双方的合同,我们在收购第一投资的新城区资产后,身后的那部分外资还会投入更多的资金来对新城区进行开发建设,其中我们会拿出几块很值钱的土地与蒋先生共同开发。光这一笔,蒋先生五年内的收益至少也该有二十个亿了。当然,以后,我们还有更多的机会与蒋先生合作的。”

    蒋先生笑着道:“陈总真是位大战略家!”

    陈笑云道:“大战略家也需要保证小事情上的成功。现在最需要做的是,百分百地确保杜小园能够成为第一投资的新总裁,这就需要依靠蒋先生的影响力了。”

    蒋先生道:“陈总放心,能帮忙的地方我一定尽力。”

    陈笑云道:“有件事我还没谢谢蒋先生。杜小园的背景资料被人买走的第二天,有人出高价在洛闻那边买断了杜小园的资料。这人应该就是蒋先生你吧?”

    蒋先生一脸茫然,道:“我什么时候帮你们买断杜小园资料了?”

    陈笑云惊愕道:“这不是蒋先生您做的?”

    蒋先生道:“我根本不知道你们有杜小园这颗棋。”

    陈笑云微眯起了眼睛,沉思着,缓缓道:“那又是谁在背后帮我们?”

    蒋先生道:“既然是有朋友帮红岭,陈总就不需要担心朋友是谁了。朋友迟早会走出来的,或许对方也只不过希望从新城区里分杯羹。现在陈总最需要做的是确保杜小园成为新总裁。现在新总裁的几个候选人中,名气上当然是杜小园最大了,但杜小园被媒体奉为股神,那是他在股票投资领域上的地位。第一投资作为华东地区规模最大的金融投资集团,业务不光涉及股票,还有房地产、企业等多个领域的投资。所以有些股东们对于杜小园能否像夏远那样,拥有全局性的战略投资眼光,善于挖掘各种投资机会还不充分信任。当然,支持杜小园担任新总裁的股东也会为数不少。新总裁的候选人里,本来对杜小园构成竞争威胁的有两个。其中一个是小徐哥,他在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多年的敏锐眼光一向为业内所认可,董事会对他非常看好,希望把他从宁波基金那边挖过来。不过他说他是宁波基金出身,一直在宁波基金工作,不会离开的。他一口拒绝了董事会的邀请。那么现在只剩下一个,就是金融街上鼎点投资公司的现任总裁老张,这人陈总肯定知道吧?”

    陈笑云道:“那个老张我自然知道,我们红岭过去也曾想把他挖过来,不过他拒绝了。听说老张的为人非常低调。”

    蒋先生道:“他为人尽管低调,但他投资管理资产的成绩还是让人赏心悦目的。前几年三峡大坝准备蓄水前,他提前在上游县城买了一些地,等到政府开始移民时,他从中赚了几千万的国家土地补偿金,那一招可真叫绝!现在听说他正在动南水北调两岸土地的脑筋。”

    陈笑云笑着道:“果然是个聪明人,能够从大家都想不到的地方赚钱。不过既然他对杜小园构成了威胁,我就需要做一些事情了。”

    蒋先生道:“那个老张固然为人低调,不过听说他和小徐哥私交很深,这也许是一个突破口。”

    陈笑云站了起来,和蒋先生握了握手,道:“谢谢。”

    蒋先生道:“还有一点,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杜小园是你们红岭的人。当然了,我想对于这点,陈总早已安排妥当了。”

    陈笑云微笑道:“我做事,向来不喜欢留下瑕疵。”说着,陈笑云略显神秘地一笑,走了出去。

    蒋先生看着陈笑云离去的背影,眼睛微微地眯了眯。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