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会是谁?

    一间小会议室里,陈笑云正坐着低头沉思。门开了,聂露和林大同一起走了进来,坐在陈笑云的两侧。

    陈笑云看了他俩一眼,微笑道:“你们来得正好。”

    林大同道:“老陈,你这么急叫我们回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陈笑云没有回答,只是问道:“现在是不是还没夏远的消息?”

    林大同略显惊讶地道:“你怎么知道?”

    陈笑云微笑道:“怎么说夏远也被称为金融街第一聪明人。你们会去哪些地方找他,夏远自己也一定早就想过了。他这么聪明的人要躲起来,又怎么会让你们找得到呢?”

    聂露道:“夏远这小畜生也实在太狡猾了,现在都还不知道他到底躲在哪里。我们请了十多家专业的调查公司,几乎把全杭州的星级酒店都查遍了,还是没发现他入住过的迹象。尤其是顾余笑开的纳兰大酒店,我们不但查了住宿记录,更是派人二十四小时守着,也没见到他的踪影。我们还怀疑夏远就藏在顾余笑的别墅里,结果也是一场空。”

    陈笑云道:“算了,找夏远我自有办法,况且这不是我们目前最需要关注的事。今天我找你们来,主要是告诉你们两件事。第一件事,姚琴失踪的事与蒋先生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已向他求证过了。”

    “什么!姚琴失踪的事不是他做的,难道还有别人?”聂露惊讶道。

    陈笑云点了点头,又接着道:“第二件事,帮我们把杜小园背景资料买断的人,也不是蒋先生。”

    林大同和聂露脸上都不由出现惊愕的神情,林大同道:“这么说来,还有别的大集团也进入到这场战局中来了?”

    陈笑云道:“现在虽然不知道姚琴的失踪和买断杜小园背景资料是不是同一个人做的,但给我的感觉是同一个人。首先,这个人,或者是他所在的集团,必定和洛闻经常有生意上的往来,否则他不会在第一时间知道洛闻手里有杜小园的资料。其次,这个人的背景实力很深厚,能让姚琴失踪和买断杜小园的资料,这都是大手笔的工作。此外还有一点,这些都是对我们红岭有帮助的,只是现在还没法知道,是谁在帮我们,他帮我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林大同道:“不管这人是谁,他又为什么要帮助我们,总之现在看起来这不是坏事。”

    聂露沉思了片刻,突然道:“你们说,这人会不会就是夏远自己呢?让姚琴失踪本来就是他计划的一部分,他和姚琴一同给我们演了一出戏。或许他打算玩什么花样,只是我们还看不出来。”

    陈笑云摇了摇头,道:“这不大可能,如果是夏远的话,他买断杜小园背景资料,不会看都不看就让洛闻给冻结了。他一定会买过来藏着,等到杜小园当上了新总裁,再揭破杜小园的真实身份。不过即使这样,也只能拖延我们收购新城区资产的进程,根本无法阻止我们。我现在猜测,也许夏远自知无法阻止我们的计划,又害怕他自己的人身安全,才故意躲起来不时地扰乱我们的视线。”

    聂露道:“那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陈笑云道:“现在最重要的事不是找夏远,而是确保杜小园成为第一投资的新总裁。两个星期内,第一投资新总裁的人选就能诞生。尽管杜小园当选的希望比较大,但还不是百分百有把握,现在唯一的一个竞争对手是金融街上鼎点投资公司的总裁老张,他是个实实在在的投资高手,以往的一些成功投资案例也是被金融街所熟知的,对杜小园来说,他是个最大的威胁。你们看有什么办法?”

    聂露笑了起来,道:“能让老张对杜小园不构成半点威胁的办法有两个。一个是想办法让他消失,不过在金融街这种地方让一个公司总裁消失可不太容易。另一个方法是让投资高手变成投资低手。”

    陈笑云笑着道:“那怎么样才能让一个投资高手变成投资低手呢?”

    聂露笑着道:“你们想啊,投资房地产也好,投资股票也好,不管投资什么,哪家大投资公司从没亏过钱?就算是国际公认的股神巴菲特也有亏钱的时候,更不用说金融街上这些投资公司的总裁了。被人称为投资高手,也只因他成功的次数多一些而已。就拿老张来说,他这次成为第一投资总裁的候选人,当然只会拿出他成功的成绩单。如果我们收集到他失败的那些成绩单,相信这个资本高手的光环就会大打折扣了。”

    陈笑云笑着点了点头,林大同沉思道:“不过每家投资公司的错误投资经历从来不会对外公布,这些都是公司的核心机密,我们怎么才能收集到呢?”

    陈笑云和聂露异口同声道:“洛大老板。”

    三个人都笑了起来。陈笑云又道:“不过在做这件事之前,有一件事我得再亲自处理一下,做一个了结。”

    聂露道:“还有什么事?”

    陈笑云轻松地笑道:“让顾余笑也失踪吧。”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