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清丽脱俗

    宁波基金的办公楼,总裁办公室。

    小徐哥正坐在电脑前处理公司日常事务,女秘书走了进来,递上一个信封,道:“徐总,刚收到你的一封特快。”

    小徐哥接过了信封,点了一下头,示意秘书出去。他拆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一张纸,纸上只有一句话:“无论陈笑云想做什么,都帮助他,一个月后必有厚报。”落款竟是“夏远”。纸上的字也绝对是夏远的亲笔。小徐哥看着这封快递,愣了一下,迅速站起来,向办公室外走去。

    小徐哥的法拉利在沪杭高速公路上疾驰着,很快就到了杭州。到了杭州后,小徐哥的车立即向南行驶,进入了杭州滨江开发区顾余笑的别墅,下了车,小徐哥急急地按了几下门铃,门开了,小徐哥迅速往别墅里走去,还没进客厅,就大喊:“顾余笑,顾余笑。”

    进了大厅后,小徐哥才发现原来顾余笑并没坐在大厅里,而大厅里此时却坐着另外一个人,一个女人。

    许多男人喜欢用“出水芙蓉”这四个字来形容女人,但如果你见过这个女人,你也许会觉得你以前用“出水芙蓉”形容过的女人可能就像“芙蓉”旁边的“荷叶”一般了。她是个很白很白的女人,尤其是她的脸,白得没有半点瑕疵,就像玉一样,又似乎含着饱满的水分。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的头发,她的头发很柔软且很黑很黑,同样也是黑得没有半点瑕疵。还有她细腻的眉毛与睫毛,在白皙的皮肤上,更显得清澈,无可挑剔。

    总之,她是那种能让男人看一眼,就忍不住迸生出无限怜爱和宠惜的女孩子。用小徐哥的话说就是:“世上竟有如此清丽脱俗之人!”

    小徐哥看着她,愣了一下,暗想这女人八成就是顾余笑的女朋友。顾余笑也真是有福气,能找到这么秀丽清澈的女孩子。要知道,在社会上,漂亮的女孩子实在是太多了,女人的漂亮是没有尽头的,再漂亮的女人也总能找到比她更漂亮的女人。但如果能遇到秀丽清澈的女孩子,并和她一同生活,直到终老,是否是每个男人心中都曾有过的幻想呢?

    那个女孩子低着头,淡淡地微笑道:“你就是小徐哥吧?顾余笑正在楼上睡午觉,你稍等一下,我上去叫他。”她声音很淡,似水一样的味道。

    还没等她站起来,楼梯口就出现了顾余笑,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苦笑道:“不用叫我了,小徐哥这么大的喉咙,早就把我叫醒了。”

    说着顾余笑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顾余笑走到那个女孩子旁边,坐了下来,小徐哥坐到了他们对面。那个女孩子倒了一杯茶,放到小徐哥面前,道:“我经常听顾余笑谈到你,他说小徐哥你是世上最有趣的人。”

    小徐哥道:“我最恨的就是别人夸我有趣。”

    那个女孩子笑着道:“你说这话的时候,真有趣。”

    小徐哥皱了皱眉,对顾余笑道:“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是你的女朋友?”

    顾余笑摇了摇头,道:“不是。”

    小徐哥惊讶地“啊”了一声,道:“那现在我该叫你一声花花公子了啊。”

    顾余笑笑着道:“她不是我女朋友,她是我未婚妻。”

    小徐哥又“啊”了一声,道:“顾余笑,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幽默了?”

    顾余笑笑着道:“那是因为有了爱情的滋润。”

    小徐哥恶心地“咂咂”两下嘴,道:“顾余笑,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说这种话了?”

    顾余笑还是笑着道:“那也是因为有了爱情的滋润。”

    小徐哥彻底对“现在”这个顾余笑无话可说了,道:“她叫什么名字,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顾余笑道:“她叫###瑶,以前是我酒店里的话务员,就是这么认识的。”

    小徐哥羡慕道:“我今天又知道了一个开酒店的好处。”

    顾余笑道:“前天我说我有女朋友时,她还只是我的女朋友,昨天我向她求婚,她答应了,现在她就是我的未婚妻了。”说着,顾余笑和###瑶脸上都露出幸福又甜蜜的笑容。

    只是小徐哥突然注意到了###瑶虽然一直在笑,但她的眼睛好像一直没转过,而且她的眼睛虽然很大,但却没有一点神,难道……难道她是个盲人?

    小徐哥将面前的茶一口喝完,道:“顾余笑的未婚妻,麻烦你把茶壶递一下,我口还渴。”

    ###瑶立即拿过茶壶递了过来,似乎她又完全看得见。小徐哥若有所思地接过茶壶,倒了杯茶。

    ###瑶微笑着道:“小徐哥是不是很奇怪我到底能不能看得见东西?”

    小徐哥确实很奇怪她到底能不能看得见东西,不过他更奇怪这个女孩子竟然能猜透别人心里在想什么。

    ###瑶道:“其实你猜得没错,我实际上是个盲人,看不见东西的。”

    她和顾余笑极有默契地相“视”一笑。小徐哥更是惊讶了,一个盲人怎么能和顾余笑“相视一笑”?

    ###瑶继续道:“如果一个人在黑暗里生活了20年,对她来说,黑暗和白天并没有什么区别,看得见和看不见也没有什么区别。比如倒茶,也许我第一次倒不好,也摸不到茶壶在哪儿,但试的次数多了,和普通人就没有区别了。还有生活中的许多方面,也许刚开始的时候并不是很顺利,但不管什么事,只要做的次数多了,也同样能做得好。”

    顾余笑握住###瑶的手,笑着道:“何况许多事情根本是不需要用眼睛看的。”

    确实,许多事并不是用眼睛看的,用眼睛看反而更加看不清楚。就像钱,谁都知道钱很重要,每天都能见到,可又有谁能说出钱的作用到底是什么呢?恐怕只能让人越看越不清楚。还有爱情,也许你十五岁时看待爱情一目了然,但到你二十五岁时,看到“爱情”这两个字,你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你的眼神还会像你十五岁时那样清澈吗?

    也许天生就看不见也是一件好事,纵有许多事情你看不见,但也有许多事情,你看得比别人都清楚。比如说,人生。

    小徐哥看着这两个甜蜜、温馨又满足的人,忍不住流露出欣赏又略带羡慕的神色。

    也许这种幸福很多人都曾经有机会把握,但这种幸福到来的时候,又有几个人把握住了呢?顾余笑和###瑶之间简单的爱情,对于金融街上一个个充满传奇的故事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配角,但现在谁又能说他们不是主角呢?

    顾余笑温柔的目光从###瑶脸上移开,又看着小徐哥,道:“哦,对了,你今天这么急着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小徐哥拿出夏远的那张信纸,递到顾余笑面前,道:“你看,这居然是夏远寄给我的信。”

    顾余笑拿起信,念道:“无论陈笑云想做什么,都帮助他,一个月后必有厚报。夏远。”顾余笑抬起头,道:“不错,这确实是夏远写的,绝对假不了。”

    小徐哥道:“我知道这是夏远亲笔写的,而且发信地正是杭州。只不过我想不出他这封信到底是什么意思。”

    顾余笑道:“什么意思,你还看不出来吗?就是要你帮助陈笑云,实现他们红岭集团的计划。”

    小徐哥道:“这怎么可能?夏远又怎么会叫我去帮助红岭呢?他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顾余笑道:“现在只能看出夏远在设计一个精巧的棋局,也许他是想让你帮红岭顺利收购新城区的资产后,他再出来毁了他们的整盘棋。”

    小徐哥道:“如果红岭成功收购了新城区资产,就算到时夏远出来了,又能有什么用呢?”

    顾余笑道:“不知道,到时就看夏远怎么设计这场游戏的结局了。不过你应该对夏远有信心,哪场游戏他最后是以失败者的身份出现的?而且他信里说‘一个月后必有厚报’,那意思就是你按照他的话做,一个月后,你,或者是你所在的宁波基金,必然会有很大的收益。而且他在一个月后也肯定会出来。”

    小徐哥沉思片刻,道:“我与他们的计划根本无关,他让我帮着红岭集团,我又能怎么帮呢?”

    顾余笑思忖片刻,突然间笑了,道:“如果你有什么想知道而不知道的,那你就去找洛大老板吧,或许他那里已经有一笔生意在等着你了。”

    小徐哥看着顾余笑,道:“顾余笑,你一定知道更多的东西,可是你没有告诉我,对不对?”

    顾余笑道:“我这只是根据已经发生的事实和线索,做出的最合理推测。”

    小徐哥怀疑地看了顾余笑几秒钟,起身走了出去。

    小徐哥走后,###瑶微笑道:“其实你知道更多的东西,你为什么不告诉小徐哥呢?”

    顾余笑苦笑道:“夹在两个朋友之间真麻烦。有些事还不到该说的时候。这些事我就算知道,能告诉小徐哥吗?”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