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洛大老板的朋友

    小徐哥走后一个小时,七辆黑色轿车在顾余笑别墅外面停了下来,中间一辆轿车的门开了,走下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陈笑云。

    陈笑云的一个安全人员递上来一支雪茄,他点上吸了一口,向前面一个人点了下头,按响了门铃。

    顾余笑在别墅楼上向外看了一眼,皱眉道:“陈笑云今天的排场未免也太大了一点。”

    ###瑶温柔地问道:“外面怎么了?”

    顾余笑道:“陈笑云一向低调,身边带着的人只要足够保证他的安全就好。出门在外带一个车队的,只有洛大老板。今天陈笑云来了七辆车,我看并不是什么好事。你还是待在楼上吧,不要下来了。”说完,顾余笑走下了楼梯。

    陈笑云走进了大厅,顾余笑微笑着道:“陈总,好久不见了,不知道有什么事可以帮得上忙的?”

    陈笑云道:“我今天来确实有一件事需要你顾余笑帮忙,一件小事,我相信你一定不会拒绝我的。”

    顾余笑笑着道:“许多事对于陈总来说是小事,对于别人来说就是大事了。陈总不妨直说,你的小事指的是什么?”

    陈笑云笑了起来,坐到沙发上,道:“我想找出夏远,我相信顾余笑一定能够帮得到我的。”

    顾余笑道:“上一次见到陈总时,我就告诉过陈总,我不知道夏远在哪里。”

    陈笑云吸了口烟,笑着道:“原本我也不急着找夏远,只是我接下来要做一些事,为了能更加专注地做这些事,必须要对夏远的事做一个了结,不希望以后再为‘夏远在哪儿’这个问题而耗费精力了,所以今天才来找你。”

    顾余笑笑着道:“不管陈总是想今天找出夏远,还是明天找出夏远,我还是不知道夏远在哪里。”

    陈笑云笑着道:“你是夏远最有默契的朋友,怎会不知道他在哪里呢?不过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我刚刚想出了一个能够找到夏远的方法。”

    顾余笑道:“什么方法?”

    陈笑云道:“我知道夏远平时经常会捉弄朋友,不过他心里却是很在乎朋友的。如果他的朋友失踪了,他一定就会出现了,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顾余笑点点头道:“陈总很了解夏远的性格。”

    陈笑云笑着道:“那就好办了。”

    顾余笑道:“陈总想怎么办呢?”

    陈笑云道:“恐怕只能委屈顾余笑你和我走一趟。”

    顾余笑微笑道:“这件小事我并不感兴趣。”

    陈笑云走到门口,向他带来的人招了招手,然后转身对顾余笑笑道:“虽然你对这件小事不感兴趣,但你还是会帮我这个小忙的,对吗?”

    顾余笑看了看陈笑云带来的这么多人,微笑了一下,站了起来,正准备跟陈笑云走。突然楼梯口传来一个声音:“等一下。”

    ###瑶摸着楼梯走了下来,道:“你们要把顾余笑带到哪儿去?”

    陈笑云略显惊讶地看着###瑶,转身对顾余笑道:“这位是?”

    顾余笑道:“她是我的未婚妻,她与整件事无关。”

    陈笑云打量了###瑶片刻,对顾余笑道:“你未婚妻的眼睛……似乎看不见?”

    顾余笑笑着道:“事实上,她比世上许多自认为视力好的人都看得清楚得多。”

    陈笑云点了点头,笑着道:“既然这样,那就麻烦两位都跟我走一趟吧。”

    顾余笑道:“她与整件事都无关,陈总还是不要为难女孩子得好。”

    陈笑云道:“刚才她和这件事无关,不过现在有关了。放心,我仅仅是请你们做客,只是想让夏远自己主动出来找我,不会为难你们的。”

    ###瑶脸上露出干净的笑容,道:“不错,我现在和这件事有关了,你们要带走顾余笑,那也一定要带走我。”

    听了这句话,显然陈笑云也很惊讶,惊讶的是这样的话竟然从一个看似如此柔弱的女孩子口中说出来,而且说得那么从容,那么无所谓。顾余笑是经历过风雨的人,面对陈笑云带来的这么多人,自然可以做到从容。可是她这么一个女孩子,一个并没经历过太多世事的女孩子,而且还是个盲人,面对威胁,凭什么能做到从容?即使换成一个涉世很深的成熟女人,见到陈笑云带来的二十几个人,大概也早已吓住了。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勇气呢?

    陈笑云笑着对顾余笑道:“你很有福气,有这样一个未婚妻,我都忍不住羡慕你了。”

    顾余笑叹了口气,苦笑着对###瑶道:“我不是叫你待在楼上吗,你为什么要下来呢?”

    ###瑶微笑道:“如果你是我,你会待在楼上吗?”

    顾余笑走了过去,牵起###瑶的手,两人相视一笑,跟着陈笑云走了出去。

    陈笑云好奇又颇显疑惑地看了他们俩一眼,他想不通,他们两人是怎么做到相视一笑的。谁也想不通,他们两人是怎么做到相视一笑的。

    因为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世界上有种默契叫做爱。

    晨影大厦顶楼,晨影酒吧。傍晚,酒吧里的服务生都下班了,酒吧里显得更加冷清,洛神一个人坐在酒吧大厅里,帮着洛闻处理每天公司的日常事务。

    电梯“叮”的一声响,小徐哥走了出来。

    洛神第一眼看见他就笑了,但下一秒开始脸上就冷冰冰的,只是道:“你来干什么?”

    小徐哥笑着道:“当然是来看你的,难道还是来看洛闻这只老王八啊?”

    洛神冷哼了一声,道:“你敢骂我哥?你有本事直接当他的面这么叫啊!”

    小徐哥一脸坦白的笑容,道:“我当然没本事了,所以只好在他背后叫他老王八。”

    洛神道:“你不怕我告诉我哥吗?”

    小徐哥笑着道:“我知道你不舍得的。”

    洛神又哼了一声,道:“鬼才理你。我问你,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小徐哥道:“我说了,我来看你嘛。”

    洛神一脸不屑地转过头去,道:“我才不要你看。”

    小徐哥一脸无所谓地坐了过去,道:“继续啊。”

    洛神道:“继续什么?”

    小徐哥点起一支烟,道:“继续演啊,演得很逼真啊。”

    洛神脸微微红了一下,没有说话。

    小徐哥笑着道:“你刚刚见我第一眼明明是在笑的,一下子就变成了冷面孔了。我知道你心里是很希望我来看你的,又怪我过了两天才来看你,对不对?”

    洛神脸红红地道:“你乱说,我才没希望你来看我呢。”

    小徐哥道:“不是我昨天忘记来看你了,是因为我昨天遇到了一件事,去找顾余笑了。顾余笑猜测这件事也许可以在你哥这儿找到答案,所以我又来找你哥了。”

    洛神脸上顿时不悦,道:“好了,你还是说了真话,你是来找我哥的。”

    小徐哥一愣,立即尴尬地笑着道:“其实是我表达得不够清楚,我既来找你,也来找你哥,不过找你才是重点。”

    洛神语气冰冷地道:“你表达得已经够清楚的了,我告诉你,我哥不在,你可以走了。”

    小徐哥道:“洛闻不在?他去哪儿了?”

    洛神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小徐哥讨好地道:“你不要生气了,好吗?”

    洛神道:“我根本没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

    小徐哥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她。女人生气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生气的,这个道理就像男人不买某种名牌西装是不会承认这件西装太贵,只会说这件西装太“一般般”了。

    洛神不理他,小徐哥也只能无奈地看着她。

    过了一会儿,一个服务生推着餐车来到洛神面前,上面是极其丰盛美味的晚餐。小徐哥对服务生道:“给我也来一份。”

    洛神道:“你想吃是吧?”

    小徐哥道:“嗯,差不多是该吃晚饭了。”

    洛神直接对服务生道:“不要理他。”说完,再没说一句话。

    就这样,小徐哥看着洛神吃完了晚餐,然后又看着她打开电视机,看起了电视。小徐哥只能在旁边看着,无论他说什么,洛神全部装作没听见。

    到了晚上十点钟,洛神偷偷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得意地笑道:“你是不是很饿了?”

    小徐哥立即笑着道:“只要你对我笑了,饿死我也无所谓。”

    洛神以胜利者的姿态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道:“再送一辆餐车上来。”

    小徐哥笑着道:“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是很会关心人的。我决定以后每天一有空就来找你,好吗?”

    洛神道:“你真的会每天来?”

    小徐哥点了点头,道:“我觉得你每天一个人在这儿,不过是帮洛闻处理一下账单,安排一下公司事务,挺无聊的。反正我公司也在这条街上,就以后每天来看看你。”

    洛神脸上渐渐现起一圈红晕,道:“好吧,我知道你想见我哥,我告诉你吧,我哥去找顾余笑了,现在应该也快回来了。”

    小徐哥立即紧张地道:“去找顾余笑?顾余笑出什么事了?”

    洛神道:“你不用紧张,顾余笑只不过是被陈笑云带走了,有我哥在,他不会有事的。我再打个电话催他快点回来吧。”

    小徐哥笑了起来,这洛闻虽然可恶,但他妹妹却实在可爱。

    洛神拨完电话突然惊呼道:“不好,出事了。”

    小徐哥急道:“怎么了?”

    洛神很紧张地道:“手机关机了。我哥因为生意需要,除了睡觉以外,手机从来不会关的。”

    小徐哥道:“或许是没电了。”

    这时,洛闻办公室的电话响了,洛神立即跑进去接听,只听电话那头道:“小老板,大老板不见了!”

    洛神挂下电话,着急地走了出来,对小徐哥道:“我哥带去的保安刚刚打来电话,说我哥不见了。”

    小徐哥一愣,突然间一改往日一副凡事无所谓的样子,皱着眉沉思了几秒钟,道:“你别急,现在要做三件事。第一,马上联系陈笑云,既然你哥是去找顾余笑的,而顾余笑又被陈笑云带走了,那这件事与陈笑云肯定有联系,不过陈笑云是个既冷静又谨慎的人,他会做违法的事,但从不做犯罪的事,更不会去惹洛大老板。这件事应该不是他做的,但与他肯定有联系。第二,马上向杭州警方报案。第三,大家都知道洛大老板有批很有背景的资深大客户,我不方便知道是谁,但你应该知道里面的几个吧?你马上去联系他们,让他们帮忙寻找。洛大老板如果出事了,会牵出许多后面的大人物,他们一定比我们还急。另外,让公司马上派些人去杭州,我们留在这里。”

    别看小徐哥平时喜欢开玩笑,而且是个“花花公子”,但一遇到大事,他优秀的反应力和逻辑判断力是没有人会怀疑的。

    洛神点了点头,立即照他的话去安排。

    晚上七点,杭州西边的西溪湿地。这块地是杭州西部最大的一块生态湿地,面积几万亩,未来这里将会开发成城市生态保护景区,不过现在仍只是一片湿地,有一些大小湖泊、树林和草地。

    七辆轿车开到了路边停了下来,陈笑云、顾余笑、###瑶和陈笑云带来的二十几个人向草地深处走去。

    顾余笑牵着###瑶的手,笑着对陈笑云道:“陈总不是说接我们去住几天而已吗?带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陈笑云笑着道:“你怕了吗?”

    顾余笑道:“有什么好怕的?我很了解陈总,以你现在的身份地位,是不会用你的瓷器来撞我的瓦片的,你绝对不会为了我而做犯罪的事,毕竟这样风险成本太大,太不划算。”

    陈笑云笑了起来,道:“顾余笑就是顾余笑,那你倒说说看,我带你们来这里是干什么?”

    顾余笑道:“你本来也没打算带我来这里的。不过你看到我现在有了一个未婚妻,一个女孩子半夜在西溪湿地这样的地方,面对你们这么多人,即使你不做什么,她也一定会害怕的。你想以此迫使我告诉你夏远在哪儿。对吗?”

    陈笑云笑着点了点头,道:“顾余笑,如果你是我们红岭集团的人,我一定心甘情愿把总裁的位子让给你坐。别人都说夏远聪明,我看你一点不比他逊色。”

    顾余笑笑着道:“多谢陈总夸奖。”

    陈笑云道:“那这么说,你确实是知道夏远在哪里了?”

    顾余笑道:“我就算说我真的不知道夏远在哪儿,陈总也一定不信。”

    陈笑云看了看###瑶,道:“这里湿气较重,一个女孩子待久了会生病的,你应该考虑一下你的未婚妻。”

    ###瑶脸上露出了干净的笑容,微笑道:“我真希望我能生病,这样顾余笑就会照顾我,我开心死了。”她和顾余笑又相视一笑。

    陈笑云皱了皱眉,对顾余笑道:“你真不怕吓到她?”

    ###瑶又是一笑,道:“不用为我担心,人再多我也看不见,何况晚上和白天对我来说本来就是一样的,我有什么好怕的?”

    陈笑云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心里暗道:“这个瞎子可真难对付。”

    接着陈笑云又笑了起来,对顾余笑道:“你说的没错,我确实不会对你们进行人身伤害。不过如果我仅仅打你们一巴掌的话,就只能定性为全世界每时每刻都会发生的打架事件了,呵呵。何况我决定不用自己的手打你们,那样我最多只能算是道德层面上的袖手旁观了吧,呵呵。”

    顾余笑还是笑着道:“陈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斯文了?这种低级的想法不该是陈总你这样有档次的人想出来的。”

    陈笑云笑着道:“我也奇怪打架这种低级游戏怎么能是我想出来的,不过有时候最低级的想法,往往是最有用的。”

    顾余笑道:“好,那我今天也只能玩一下打架这种低级游戏了,不过我未婚妻与整件事无关,陈总不要为难她。”

    ###瑶在旁边担心地道:“余笑……”

    这时,陈笑云的手机响了,里面传出一个声音:“陈总啊,你们的车停哪儿啊?我就快到了,你等我一下吧,呵呵……”

    陈笑云皱起了眉头,顾余笑露出了笑容。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洛大老板。

    不一会儿,附近马路上亮起了很多车灯,接着车灯又灭了,再接着一群人从远处走了过来,走在第一个的人手里夹着一支雪茄,正一脸微笑,从容地向这边走过来。

    洛大老板走到陈笑云前面,看了看顾余笑,又看了看和顾余笑牵着手的###瑶,向###瑶打量了一下,然后转向对陈笑云道:“陈总,怎么突然间档次提升了这么多,不像以前那么俗了,不在金融街数数今天又赚了多少钱,这么晚了跑到这里来欣赏原生态风景?你这是不是可以用一个词形容,叫……哦,对了,叫附庸风雅吧?”

    陈笑云一脸无奈地道:“我偶尔来附庸风雅一次,怎么就把洛大老板你给吸引过来了?”

    洛闻道:“我来,当然是来找陈总你的。想不到你跑到这么个地方,我差点都找不到你了。”

    陈笑云道:“那洛大老板又是怎么找到我的呢?”

    洛闻笑着道:“当然是一整天都派人跟踪你了。昨天你跟我妹妹打赌,说你三天内能找到夏远,我一想你肯定是来找顾余笑麻烦了,所以昨天晚上开始,我就有专人一直在跟踪着你,陈总大概怎么也想不到我会找人跟踪你吧?”

    陈笑云笑着道:“是啊,我还想不到,以洛大老板以前的作风,就算有人死在你面前,也只会绕着走过去,怎么现在变得爱管闲事了。”

    洛闻一愣,笑着道:“我不管闲事。”

    陈笑云道:“那洛大老板可以回上海了。”

    洛闻道:“可这件事对我来说不是闲事。”

    陈笑云道:“我想顾余笑并不是洛大老板什么人吧?”

    洛闻顿了一下,道:“他是我未来的妹夫。”

    “哦?”陈笑云显得颇有些意外,道,“现在顾余笑身边的这个人好像并不是你妹妹吧?”

    洛闻道:“我妹妹喜欢顾余笑,所以顾余笑注定要做我妹夫。”

    陈笑云转身对顾余笑道:“你愿意娶洛大老板的妹妹吗?”

    顾余笑摇头道:“我只会娶她,###瑶。”

    ###瑶脸上露出了温暖的笑容。

    洛闻一脸无奈地看着顾余笑,道:“搬了楼梯来救你,你都不愿意自己走下去。”

    陈笑云笑了起来,道:“顾余笑既不是你妹夫,那么洛大老板可以回去了。”

    洛闻深深吸了口烟,道:“顾余笑不是我妹夫也没关系,他是我……朋友。”

    陈笑云更意外了,道:“洛大老板也会有朋友?”

    洛闻道:“就一个,顾余笑。”

    陈笑云笑了起来,道:“能让洛大老板亲口承认有朋友,真是让我有些意外。看来今天洛大老板注定是要带顾余笑走了?”

    洛闻点了点头,道:“不错,不知道陈总意下如何?”

    陈笑云笑着叹了口气,道:“后天是第三天,我希望能买到我想要的东西。”

    说完,陈笑云走了出去,一会儿,七辆车都开走了。

    洛闻走到了顾余笑面前,打量了一下###瑶,对顾余笑道:“这位就是你的女朋友?”

    顾余笑道:“是的,今天多谢洛大老板了。”

    洛闻笑着点了点头,道:“你女朋友确实很漂亮,而且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不过她的眼睛……”

    ###瑶微笑道:“我一出生就是个盲人。”她的语气里没有一点自卑或者自怜,仿佛是在叙述一件很普通的事。

    顾余笑接着道:“不过明瑶看得比一般人都清楚。”

    洛闻大笑了起来,对###瑶道:“既然你看得比一般人都清楚,那你看看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瑶露出干净的笑容,道:“你是顾余笑的朋友。”

    洛大老板又大笑了起来,对顾余笑道:“我从不羡慕别人,不过今天是我要第一次羡慕别人,我羡慕你们的幸福。”

    顾余笑笑着道:“其实差不多每个人都会遇到这样的幸福,只是我比较幸运,在幸福来临的时候,抓住了,没有让它跑走。”

    是的,很多人本来都可以很幸福,至少都曾经幸福过,只不过后来他自己放弃了。你有没有遇到过真爱你的人呢?你遇到真爱你的人之后,你是否珍惜她呢?人总是这样,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得到了反而自己放弃了。幸福的人并不是因为他比你幸运,只不过同样的幸福飞向你的时候,你走开了;而他用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伸手把幸福抓住了。

    洛大老板若有所思地苦笑了一下,道:“时间不早了,我送你们回家吧。顾余笑,你怎么样也算个有钱人了吧,家里雇几个保安有时候是必要的。”

    顾余笑笑着道:“那样家里的味道会变的。”

    洛闻笑着点了点头,道:“你们先上车,我上个厕所。”

    说着洛闻走向了一旁的小树林,顾余笑和###瑶走出了草地,在汽车旁等洛闻。半小时过去了,洛大老板竟然还没回来。几个人又跑回那片草地,已经不见洛闻的影子。

    洛大老板失踪了!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