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最难还的债

    晚上十点半,西溪湿地。离刚才那块草地向北大约三公里,有一块湖边空地,这里以后会建成一个小型园林式公园,不过现在还是一片荒芜。

    地上放着一只麻袋,麻袋前面站着三个人,中间的是个又矮又胖的胖墩——林大同。另外两个高大强壮,手臂上有纹身。林大同示意了一下,一人打开麻袋,里面冒出一个脑袋,用毛巾堵着嘴——竟是洛大老板!

    林大同微笑地蹲下去,看着洛闻,伸手拔掉他嘴里的毛巾,笑着道:“洛大老板,你做梦也想不到会有今天吧?”

    洛闻脸上没有丝毫的恐惧,或者愤怒,依旧还是那副洛大老板一贯的从容神态。他微笑道:“我确实想不到有人会绑架我,不过看到绑架我的人是你这个死胖子,我就不觉得意外了。”

    林大同道:“这又是为什么呢?”

    洛闻道:“玩资本的人,往往钱越多越谨慎,越不敢做真正犯罪的事。你林大同本来是办企业、搞实业的人,你的胆子自然要比这资本圈子里的人大得多。我以前就听深圳的客户说你买凶杀人,只不过当时没有证据,才让你活到今天,还活得这么好。”

    林大同笑着道:“今天以后我会活得更好的,洛大老板,你信不信?”

    洛闻笑着道:“当然信了,今天以后,陈笑云董事长兼总裁的位子都要让给你了,你当然会活得更好了。”

    林大同脸上闪过一丝紧张,道:“你说什么?”

    洛闻笑着道:“那我问你,你今天为什么要绑架我?”

    林大同道:“你今天去救顾余笑,就是和我们红岭作对,只要把洛大老板处理了,我们以后办事就会方便多了。”

    洛闻笑着道:“我猜这件事绝不是陈笑云叫你做的,而且你也从没把你要绑架我的计划告诉陈笑云。”

    林大同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洛闻笑着道:“很简单。首先,即使我阻止了红岭今天的事,陈笑云也没必要搞死我。其次,陈笑云不敢惹我。他很清楚,我手里有不少客户都是不能惹的大人物,我出事了,会牵出许多人来。这里的水太深了,陈笑云怎么敢碰?再者,陈笑云还有一笔生意在我手上。你这死胖子绑架我,可不是从你们红岭集团的利益出发,而仅仅是你个人的计划。”

    林大同紧张道:“我个人计划是什么?”

    洛闻道:“你明知道陈笑云刚和我见过面,而我失踪了,别人一定会怀疑到陈笑云身上,我的公司和我的一些资深客户全都会去找陈笑云麻烦,这样陈笑云就没办法继续当他的董事长了,而你在红岭集团内部一向很有声望。陈笑云下来,自然换你上去了。我原本一直想不通,你一个做实业的人,为什么会和陈笑云这个玩资本的人走在一起,现在我知道了,原来红岭集团董事长的位子太诱人了。”

    林大同笑了起来,道:“洛大老板不但知道的事情多,连猜事情的本事也不低。”

    洛闻笑着道:“我唯一想不明白的是,我只不过是上了个厕所,怎么刚好被你撞上了?”

    林大同道:“洛大老板排场那么大,寻找洛大老板一个人的机会可真不多。你会找人跟踪陈笑云,我难道不会找人跟踪你吗?”

    “呵呵,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呵呵,不错。”洛闻微笑地点了点头,抬头看了几眼林大同旁边的两个人,道,“这两个人是你的杀手?”

    林大同道:“他们俩跟我很多年了。”

    洛闻道:“看来我今天逃不过了。”

    林大同笑着道:“如果让你逃过去了,明天我就活不成了。”

    洛闻笑着道:“你和陈笑云交情不错,你为什么要害他?”

    林大同道:“就像洛大老板所说的,谁让红岭集团董事长的位子太诱人了呢。”

    洛闻道:“你以为陈笑云是傻子吗?他难道会看不出你的主意?只是陈笑云一向内敛,决不会告诉你他看破你了。我派人跟踪陈笑云,你派人跟踪我,说不定陈笑云也派人跟踪你了。你今天晚上杀了我,陈笑云一定猜到是你干的。”

    林大同笑了起来,道:“你以为我会怕陈笑云吗?何况明天开始,你的人都会去找他,他就玩完了。”

    洛闻叹了口气,看着林大同旁边的两个人,道:“今天你们两个救了我的话,明天每人能拿一千万。”

    那两人不由耸然动容。林大同看了他们俩一眼,又对洛闻道:“洛大老板出手实在大方,是我给的整整十倍。”

    洛闻道:“原来你只给了他们一人一百万啊,你这个死胖子不但心眼坏,更是个小家子气。我的命可远远不止二百万,如果你们今天救了我,明天每人一千万一定当天就到账上,这里的事情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我洛闻说过的话,没人会怀疑。”

    林大同“哼”一声站起来,对那两人道:“你们动心了?”

    那两人没有说话,显然是动心了。

    林大同指着洛闻道:“马上处理了他。”

    那两人犹豫了一下,最后,其中一个人对林大同道:“林哥,再加点钱吧。”

    这时,前面突然有几盏车灯亮了起来,几辆警车瞬间开了过来。林大同惊恐地一下子坐到了地上。五六个警察从车里走了下来,前面一个警察对林大同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躺在麻袋里的洛闻道:“他们绑架了我,还想杀了我。”

    几个警察立即将洛闻从麻袋里放了出来,刚刚说话的那个警察仔细地打量着洛闻,道:“你是洛闻吗?”

    洛闻道:“不错。”

    几个警察顿时松了一口气,道:“那么麻烦洛先生,还有你们几个一起到局里谈一谈情况吧。”

    洛闻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好。”

    洛闻走到林大同身边,笑了起来,道:“别人只知道洛大老板不好惹,但也没几个人知道惹了我到底会怎么样。过几天很多人就会知道答案了。”

    林大同面如土色。

    洛闻上警车前问道:“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警察道:“十点钟的时候,有许多人接二连三地打进电话让我们杭州警方找洛先生你,大约过了不到半个小时,又有一位女士打进电话,告诉我们洛先生你的准确位置是在这里。”

    “一位女士?”洛闻望向了天空,喃喃道,“聂露,你不是最恨我吗,又为什么要救我?这次我欠你的,该怎么还?”

    洛闻叹了口气,他深知,这世上最难还的债,就是情债。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