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多出个亲戚

    清晨五点,电梯“叮”的响了一声,门开了,洛闻走出电梯,推开晨影酒吧的大门。

    吧台上正趴着睡觉的洛神抬起头,看见洛闻,立即跑了过去,道:“哥,你总算回来了,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急死我们了。”

    洛闻微笑道:“昨晚我从陈笑云手里带出了顾余笑,我让他们先上车,我去上厕所。我在上厕所的时候,林大同那个死胖子把我绑架了。”

    洛神惊讶道:“林大同胆子实在太大了吧,现在他在哪儿?”

    洛闻笑着道:“后来警察找到了我,林大同和我都去了警局,不过现在我回来了。林大同嘛,呵呵……就永远别想出来了。”

    洛神道:“绑架罪不知道能判他几年。”

    洛闻微笑道:“绑架罪能判多久我不知道,不过杀人罪,足够送他去死了。”

    洛神道:“他杀了谁?”

    洛闻笑着道:“他前几年有过多次买凶杀人,不过当时警察也查不出是他。我已经通知深圳的几个老客户,让他们帮我把林大同的旧账全部翻出来,总之,林大同是别想活着出来了。”

    洛神道:“那你准备怎么对付陈笑云呢?”

    洛闻道:“我为什么要对付陈笑云?”

    洛神道:“我以为林大同绑架你,背后一定是陈笑云主使的。”

    洛闻摇头道:“这事和陈笑云一点关系也没有。林大同也想把绑架我的事嫁祸给陈笑云,不过这是他们红岭内部的矛盾了。就算这次我放过林大同,让他出来,陈笑云也不会放过他。”

    洛神点了点头,道:“小徐哥真厉害,他说不会是陈笑云做的,果然不是陈笑云。”

    “小徐哥?小徐哥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洛闻问道。

    洛神道:“昨天晚上他一直在这儿的,昨天杭州那边电话打来说你失踪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都是小徐哥协调安排怎么找你的。我感觉他挺有领导才能的。”

    洛闻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洛神,道:“你什么时候学会夸别人了?”

    洛神眼神游离了一下,脸微微红了,道:“哥!我只是实话实说,你不要想太多了。”

    洛闻道:“我还没开始想,你怎么就知道我想太多了?”

    洛神害羞地红着脸,低下了头。

    洛闻道:“你是不是喜欢上小徐哥了?”

    洛神小声地道:“有一点啦。”

    洛闻一脸无奈地苦笑道:“我怎么有你这么个妹妹,前两天还千里迢迢跑到杭州跟顾余笑表白,才过两三天就喜欢上小徐哥了。”

    洛神跺脚撒娇道:“哥!”

    洛闻道:“你这两天一变,和花花公子也真算绝配了。”

    洛神又跺脚撒娇道:“哥!”

    洛闻道:“小徐哥这种人,对女人是不会负责任的。”

    洛神道:“我会改造他的。”

    洛闻不屑道:“在你之前,已经有很多女人这样尝试过了。”

    洛神道:“我是最后一个。”

    洛闻道:“她们也都这样想。”

    洛神一跺脚,道:“哥,我不想跟你说话了。”

    洛闻无奈道:“我都跟你说了二十几年的话了,小徐哥才跟你说了几句话?你就不想跟我说话了?”

    洛神又一跺脚,撒娇道:“哥!”

    洛闻道:“小徐哥比你大了十几岁,这种老男人,喜欢他干什么?”

    洛神不满地道:“你比他更老,不是照样有那么多女人喜欢你吗?”

    洛闻皱了皱眉,叹口气,道:“他现在在哪儿?”

    洛神道:“他正在睡觉。”

    洛闻惊讶道:“晨影酒吧什么时候提供给外人睡觉了?”

    洛神不满地道:“哥!小徐哥为你的事忙了一晚上了嘛,现在累了让他睡睡怎么了嘛!他还不都是为了你。”

    洛闻道:“我现在去找他。”

    洛神突然露出害羞的神情,道:“还是让他多睡会儿吧。”

    洛闻苦笑道:“我救了顾余笑,却忘了救我妹妹了。”

    洛神害羞地笑了笑,道:“哥,昨晚警察是怎么找到你的?”

    洛闻道:“聂露救我的。”

    洛神惊讶道:“她?她为什么会救你?”

    洛闻道:“我怎么知道?”

    说完,洛闻向他的办公室走去。走到门口,回头对洛神道:“等你那可爱的小徐哥醒了,让他来我办公室一下。”

    天亮了,金融街又开始变得忙碌起来,晨影大厦里人流也逐渐多了起来。

    小徐哥敲了敲洛闻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坐到椅子上很随意地伸了个舒服的懒腰,然后从洛闻面前的雪茄盒里拿出一支雪茄,又从洛闻手边拿起打火机,将雪茄点燃,潇洒地往沙发里一躺,笑看着洛闻。

    从头到尾,洛闻一直皱着眉头,用无奈的眼神看着小徐哥,最后道:“你是不是把这里当成你的家了。”

    小徐哥笑着道:“洛大老板也真够小气的,我为了找你都忙了一晚上了,现在就拿了你一根雪茄,你用得着这么啰唆吗?”

    洛闻道:“这么说,我该向你说句谢谢了?”

    小徐哥摇手道:“那倒不用了,我们是亲戚嘛!”

    洛闻惊讶道:“我什么时候多出了你这个亲戚?”

    小徐哥笑着道:“我注定是你妹夫嘛,你应该觉得开心才对。”

    洛闻皱了皱眉,道:“我问你,我妹妹怎么才过了一天,就好像对你很有好感了?我可怜的妹妹到底是怎么被你骗上贼船的?”

    小徐哥道:“这怎么是骗啊?你也知道你妹妹是个非常聪明,充满智慧的女孩子,谁有本事骗到她啊?我和她,是两个孤独的灵魂在相遇的一刹那,发自内心深处的共鸣,这叫爱情!”

    洛闻无奈地看着小徐哥,缓缓点起一支雪茄,道:“我问你,你一共和几个女人发生过关系?”

    小徐哥干脆地道:“几个而已。”

    洛闻怀疑地打量着他,道:“只有几个?”

    小徐哥看着洛闻的眼神,极不情愿地道:“十几个。”

    洛闻一点也不相信地道:“只有十几个?”

    小徐哥道:“最多不超过三十个。”

    洛闻道:“从你在这个圈子里出名算起,一年大约要换三个女人,而洛神还只是个女孩子,你不觉得这对她很不公平吗?”

    小徐哥道:“那是每个男人都可能犯下的错误,总之我以后会专一对待洛神的。她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

    洛闻笑了起来,道:“这句话可是你说的,如果以后做了什么对不起洛神的事,我会让你后悔的。”

    小徐哥道:“那再说吧。”

    洛闻道:“现在说你还有选择的机会,再说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小徐哥尴尬地笑了笑,道:“我们还是先谈公事吧?”

    洛闻道:“我也正有生意要去找你。”

    小徐哥惊讶道:“顾余笑说的没错,洛大老板已经有生意在等我了。”

    洛闻略显惊讶道:“哦?顾余笑说什么了?”

    小徐哥拿出夏远寄来的信,交给洛闻,道:“顾余笑让我按夏远说的做,并且他猜测洛大老板这儿或许正有笔生意等着我。”

    洛闻微微皱眉,沉思片刻,突然笑了起来,道:“好一个顾余笑,仅仅坐在家中,就把金融街的事全都看透了。”

    小徐哥道:“你倒说说这笔生意。”

    洛闻道:“下个星期,第一投资要选出新的总裁,听说他们董事会也给你发了邀请函,不过被你拒绝了。”

    小徐哥略显得意地道:“每年都会有几家大型投资公司请我过去,不过我出身宁波基金,在宁波基金都待了十三年了,其他公司对我一点吸引力也没有。”

    洛闻笑着道:“你对第一投资新总裁的位子没兴趣?不过有许多人都对这个位子很有兴趣,听说鼎点投资的老张和你关系不错?”

    小徐哥道:“只是一些生意上的往来而已。”

    洛闻饱含深意地笑着道:“是吗?”

    小徐哥眼神闪烁了一下,道:“当然。”

    洛闻道:“听说老张是个很低调的人?”

    小徐哥道:“当然,没人比他更低调了。”

    洛闻道:“听说老张遇到漂亮女人会变得很活泼?”

    小徐哥道:“每个正常男人遇到漂亮女人都会变得很活泼。”

    洛闻笑了起来,道:“可我还听说,以前你和他一起找过女人?”

    小徐哥含糊地道:“那时少不更事。”

    洛闻笑了起来,道:“原来小徐哥六个月前还是少年啊,呵呵……”

    小徐哥沉着脸,道:“好了,好了,洛大老板!可以谈公事了吧,这笔生意到底是什么?”

    洛闻道:“鼎点投资的老张也是第一投资新总裁的候选人之一,而且是热门候选人,有个大客户希望拿到老张这几年失败的投资记录,如果你可以拿到这份记录,那个大客户会给至少几十万的信息费,我可以分你七成。”

    小徐哥道:“什么大客户,不就是陈笑云吗?你搞得好像替客户保密一样,你这么说,不就是出卖了陈笑云吗?谁都知道下个星期第一投资的新总裁不是老张,就是杜小园了,肯花这么多钱买老张失败投资记录的人,不是陈笑云还能是谁?”

    洛闻道:“这是你猜的,我并没有出卖过客户。”

    小徐哥道:“好,你是那个永远替客户保密的洛大老板!一个老男人虚伪到你这种程度也真算恶心了。”

    洛闻无奈地笑了笑,道:“这生意你要不要做?”

    小徐哥爽快地答应道:“要!当然要做了,有钱赚的事我一定做。”

    洛闻道:“你有信心拿到老张失败的投资记录?”

    小徐哥道:“我有十二分的把握。”

    洛闻道:“你打算到他办公室偷资料?还是向他们公司的高管人员拿?”

    小徐哥道:“当然直接跟老张本人拿了。”

    洛闻笑了起来,道:“他就算和你交情再好,也不会把他失败的投资记录交给你吧?”

    小徐哥笑着道:“这你就大可放心了,我自然有办法。”

    洛闻道:“记着,生意的截止时间是明天。”

    小徐哥笑着道:“你放心吧,我办事一向很有时间观念。”

    说着,小徐哥转身正要走出洛闻的办公室。突然,他又停住脚,转过身,走到洛闻的办公室前,一手按着桌子,一手按着洛闻的国际象棋盒,身体倾向前,笑着道:“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你妹妹这么有个性的女孩子,才过了一天,就对我另眼相待了?”

    洛闻道:“为什么?”

    小徐哥略显得意地回答道:“因为,昨天晚上开始,她已经不是女孩子了。”

    小徐哥大笑着走出了洛闻的办公室。洛闻一脸的惊愕,继而又变成一脸的无奈。妹妹长大了,做哥的再也管不住她了。小徐哥走后,洛闻无意中扫了一眼桌子,突然发现,国际象棋盒上,那颗刻着人像的“王后”不在了。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