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老张

    老张,听到这个名字你会想起谁?楼下修自行车的师傅叫老张,小区快餐店送外卖的师傅叫老张,报摊卖报纸的老伯,说不定也叫老张。这世上叫老张的人实在太多了,也实在太普通了,但金融街的这个老张,一点也不普通。

    老张事实上并不老,也就三十出头,比小徐哥还年轻一些,但他在这个圈子里待的时间,已经有十年了。他现在是金融街上鼎点投资公司的总裁。他还是个特别低调的人,平日里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寻找投资机会上,甚至都很少说话。这几年鼎点投资在金融街上显赫的投资成绩,多亏了有这么一位低调的工作狂总裁。

    老张虽然为人低调,可是他却有个金融街上为人最不低调的朋友,小徐哥。老张和小徐哥私交甚笃。男人与男人间,有两种关系很容易成为好朋友,一种是战友,一种是嫖友。

    一间办公室里,办公桌上放着五六台电脑,屏幕上有些是股票走势图,有些是期货的,有些是不断自动刷新的新闻页面,还有房地产开发的布置图。

    对于一位优秀的投资公司总裁来说,不管是股票、期货,还是房地产,只要有赚钱的机会,就应该在第一时间发现,并挖掘出来。这些电脑前面坐着一个皮肤偏黑的三十来岁的男人,正专注地看着这些电脑。他就是鼎点投资的老张。

    电话响了,老张接起电话,电话里传来前台接待员的声音:“张总,有人找您。”

    老张道:“谁?”

    前台道:“他不肯说,他只说您会见他的。”

    老张随口道:“让他等到下班吧。”

    十秒钟后,老张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看号码,不由皱了皱眉头,接起手机,手机里立刻传来小徐哥的声音:“好你个老张,总裁的架子可真不小,连我也要等你下班才肯见?”

    老张苦笑道:“你就算半夜来,我也不敢不见你。”

    不一会儿,小徐哥就走进了老张的办公室。

    一走进老张的办公室,小徐哥就往沙发上一坐,道:“老张,哦不,应该叫你张总才对了,几个月不见,现在是不是真把自己当成第一投资新总裁了?”

    老张道:“几个月不见,你这挖苦人的作风一点也没有变。”

    小徐哥道:“好吧,不浪费张总的宝贵时间了,我们谈正事吧。”

    老张道:“难得你也会谈正事,好吧,你说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小徐哥道:“你记不记得两年前,三峡工程蓄水时,你们鼎点投资在上游县城里有几块很大的地,后来赚了将近一个亿的工程拆迁补助?”

    老张道:“当时是你找到这个投资机会告诉我的,你们宁波基金也赚了不少钱。”

    小徐哥道:“当时这块蛋糕很大,我们宁波基金也吃不完这么多,所以我看我们朋友一场,就把这么好的赚钱机会送给你了。”

    老张道:“你是不是又把你自己的薪资和奖金用完了,跑到我这儿来借钱了?”

    小徐哥不满地道:“你何必加个‘又’字,我不过是去年向你借过一次二十万应应急,一个月后就还了,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刚认识你时,我还以为你以后一定能成为金融街的大亨级人物,没想到你骨子里这么小气,能成什么大事!”

    老张无奈地笑道:“谁都知道徐总您是金融街的###级人物,手中做过的经典投资案例多得都能让人当教科书来读了,以后您来借钱,我二话不说,行了吧?”

    小徐哥道:“你真当我今天是来借钱的?”

    老张道:“难道你不是来借钱的?”

    小徐哥道:“你还真以为我没钱?”

    老张笑着道:“你管理的宁波基金当然有钱,不过这些钱也都是你们公司的钱。虽然你的个人待遇已经算得上是投资经理中最高的了,不过你这个人一向开销大,除了你的别墅和几部车子外,你个人的钱,好像并不是太多。”

    小徐哥笑了起来,道:“也许你说的是实话,不过现在的我还没到要向别人借钱应急的地步。实话告诉你吧,金融街上的一号真正的大亨级人物,成了我的亲戚。”

    老张道:“哪个人这么倒霉啊?”

    小徐哥道:“你可以猜一猜。”

    老张沉思片刻道:“金融街上除了那些国际投行和一些大型集团公司,还有你,以及夏远这样的投资管理人外,真正大亨级人物并不是很多。鸿毅集团的郭鸿毅是一个,不过他是个很难打交道的人;第一投资名誉董事长蒋先生也算一个,不过他的家族企业很多都在温州,并不能算金融街上的大亨;晨影公司的洛大老板当然也算一个,不过他就更不可能了……”

    小徐哥笑了起来,道:“我告诉你吧,就是你说的洛大老板成了我的亲戚。他唯一的妹妹爱上了我,现在洛大老板就是我的大舅子了,你说我这亲戚厉不厉害?”

    老张显得很诧异地道:“要是让洛大老板知道你在外面招摇撞骗,破坏他的名声,他一定会好好教训你一顿。”

    小徐哥道:“你不信也没关系,等我和他妹妹结婚时,不会忘记请你喝喜酒的。对了,今天我来找你,也正是我大舅子让我来的。”

    老张道:“来找我干什么?”

    小徐哥道:“两年前的三峡拆迁补助费,让你们赚了将近一个亿,我是出于朋友的感情,没有收取任何钱吧?”

    老张道:“不错。”

    小徐哥道:“第一投资的董事会要选新总裁,是不是给你寄了一份总裁候选人邀请函?”

    老张道:“他们不也给你寄了一份吗?不过好像你自己拒绝了,怎么,现在又后悔了?”

    小徐哥道:“我当然对他们新总裁的位子没兴趣,你是不是很有兴趣?”

    老张道:“能成为第一投资总裁,是每个成功投资人的荣誉。”

    小徐哥道:“每个成功投资人的背后,其实都有一些失败的投资经历,如果让别人知道了你失败的投资经历,在别人看来,你的投资水平一定会大打折扣。”

    老张道:“不错。你想干什么?”

    小徐哥道:“有件事就要麻烦你了,请你把过去几年失败的投资经历详细地列出来,交给我。”

    老张睁大眼睛道:“你自己放弃了第一投资新总裁候选人的机会,为什么还要把我拖下水?”

    小徐哥道:“没办法,这也不是我的意思。”

    老张道:“现在新总裁的热门人选,除了我,就是杜小园,我下去了,杜小园一定会成为新总裁,你是在帮杜小园?”

    小徐哥道:“我当然没理由帮杜小园了,我帮的是夏远。你下去,让杜小园当新总裁是夏远的意思。”

    老张道:“那夏远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徐哥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也知道夏远失踪也有一段时间了。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主意。何况你注定当不成新总裁,即使你不肯把你失败的投资经历交给我,陈笑云自然会用其他手段让你当不成新总裁。”

    老张道:“这件事和陈笑云有什么关系?”

    小徐哥道:“实话告诉你吧,杜小园是他们红岭集团的人,安排杜小园当第一投资新总裁也是陈笑云的意思。对于陈笑云各方面的能力和本事,想必你也有所耳闻,他要的东西,你有能力同他争吗?”

    老张叹口气,道:“我都听糊涂了,不知道你到底是要帮夏远,还是要帮陈笑云。”

    小徐哥道:“那你就不用管这么多了,反正你这次就算帮我一回,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老张道:“这一次你也太让我为难了吧?”

    小徐哥笑着道:“看你还没想明白,那我再威胁你一下。你做的十件失败投资案例,至少我知道六七件。之所以找你,是要你自己把失败记录列得详细一些,交给我。你不答应,我也能写得出里面的一多半来。你最好还是马上答应了,这样你还会有好处。”

    老张道:“什么好处?”

    小徐哥笑着道:“过个一两天,陈笑云自然会来找你,到时,你就可以向他要好处了。”

    老张一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说完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交给小徐哥,道:“这就是我过去几年所有失败的投资记录。”

    小徐哥接过来,看了几眼,惊讶道:“你怎么早就准备好了?”

    老张略显得意地笑了起来,道:“你猜。”

    小徐哥道:“洛大老板提前跟你打过招呼了?”

    老张摇摇头,道:“没有,再猜。”

    小徐哥道:“难道是夏远跟你打过招呼了?”

    老张神秘地笑了起来,道:“你猜对了。”

    小徐哥道:“夏远跟你说什么了,仅凭他几句话就能让你把你最秘密的失败投资都列出来?”

    老张道:“夏远实在太厉害了。他早上给我打了个电话,虽然他只说了四句话,不过句句命中要害,我不得不把这份东西列出来。他第一句说,你肯定当不了第一投资新总裁,陈笑云一定会有办法确保杜小园上去。第二句,下午小徐哥会来找你,凭你和小徐哥多年的私交,就算你自己不说,小徐哥也知道你至少一半的失败记录。第三句,你自己把你的失败投资主动列出来,交给小徐哥,过几天陈笑云一定会找你,你可以向他要上一大笔好处。第四句,如果你照我的话做了,我在两个星期后会再度出现,到时有一个巨大的投资机会送给你们公司。”

    小徐哥叹口气,道:“夏远真他妈无处不在啊。”

    老张道:“夏远是我认识的人中最工于心计的了。”

    小徐哥道:“你刚才还在我面前装得一点也不知道这件事,你演技倒不错。”

    老张道:“我只是为了能更好地了解清楚整件事。你也知道,我一向低调,低调。”

    小徐哥道:“我也不知道两个星期后,红岭已经完成收购新城区资产了,到时夏远再出来还有什么用。”

    老张道:“静观其变,反正也不过是两个星期的时间了。”

    小徐哥道:“你倒是真的很能装低调。”

    老张笑道:“这也是金融街生存的一种策略。”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