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还给我

    晚上八点,小徐哥出现在晨影酒吧。洛神正一个人看电视。小徐哥笑着走到她旁边,坐了下来。

    洛神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继续看电视,小徐哥关切地问:“你怎么了,是不是谁又惹你生气了?”

    洛神眼神冰冷地扫了他一眼,道:“除了你,还有谁!”

    小徐哥一脸无辜地道:“怎么了,我哪里惹你生气了?”

    洛神道:“你怎么这么晚才来看我?”

    小徐哥道:“你也知道的,早上替你哥去谈生意,下午回自己公司处理些事务。我毕竟是一家公司的总裁,每天都有许多事情要我做,我总得回公司处理下吧。”

    洛神道:“鬼知道你这么晚来,是去公司忙公事,还是去其他地方忙私事了。”

    小徐哥急道:“你这可就是冤枉我了,我对你的一片真心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洛神脸微微脸红了下,语气顿时变温柔了,道:“那你明天把工作辞了吧。”

    小徐哥惊讶地张大了嘴道:“你让我辞职?宁波基金的总裁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当呢!你开玩笑啊!”

    洛神道:“我没开玩笑,你把宁波基金总裁位子辞了,到晨影公司来当总经理。”

    小徐哥大笑道:“让我给洛闻那老王八打工,打死我算了。”

    “嘘……”洛神轻声道,“我哥就在办公室,可不要让他听到你骂他。”

    小徐哥不屑地笑着道:“我本来就是要来见他的,别说我在外面骂他,就算当着他的面……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的,比较适合晚上散步。”

    洛神回头一看,洛闻正站在办公室门口。洛闻笑着走了过来,拍了拍小徐哥的肩,坐了下来,微笑道:“你继续。”

    小徐哥皱眉道:“你耳朵也真够尖的,坐在办公室里也听得到我说话。”

    洛闻笑着道:“不是因为我耳朵尖,是因为我一直在等你。”

    小徐哥道:“你放心吧,老张的生意已经办好了。”

    洛闻微微摇摇头道:“我知道以小徐哥的能力,以及小徐哥与老张的私交,成功是一定的,我根本用不着担心。我等你是为了另一件事。”

    小徐哥道:“什么事?”

    洛闻道:“到我办公室里谈。”

    洛大老板坐到他的办公椅里,点起一支雪茄,吐出一口烟,伸出手道:“拿来吧。”

    小徐哥道:“哦,你是要老张的失败投资记录吧,我拿给你。”

    洛闻摇摇头道:“这个不急,过一会再说,你很清楚我现在问你要的是什么。”

    小徐哥笑着道:“你在说什么?我一点也听不明白。”

    洛闻笑着道:“我知道小徐哥你听得很明白,却还装得听不明白。早上你拿了我的东西,现在你应该还给我了吧?”

    小徐哥道:“洛大老板,你说的我越来越听不懂了。我拿过你什么东西?你可不要冤枉你亲戚啊。”

    洛闻叹了口气,道:“我真是高兴,多了你这么个亲戚。你早上走之前,顺手牵羊带走的那颗棋子在哪儿?”

    小徐哥笑着道:“我的大舅子,你搞错了,我没拿。你有证据证明我拿了吗?”

    洛闻叹口气,摇摇头,道:“没有,当时没注意你的手。”

    小徐哥笑着道:“那就是了,既然没证据,就不能说是我拿了。不过如果你告诉我棋子上的那个女人是谁,我一定能帮你把棋子找回来。”

    洛闻吸了口烟,道:“算了,我希望有一天你会主动把那颗棋子还给我。”

    小徐哥笑了起来,道:“那你头发等白了,也不会等到这一天的。”

    洛闻道:“好吧,这件事情先放一边。老张的失败投资记录交给我吧,等明天陈笑云付了钱,我自然会打一部分到你账上。不过你也真的很有本事,能让老张自己把失败的投资记录交出来。”

    小徐哥略显得意地道:“你倒猜一猜,我用什么办法让老张把这么重要的资料交给我?”

    洛闻笑着摇摇头,道:“我猜不出来。”

    小徐哥笑着道:“首先,就算老张他不肯交给我,他这几年投资失败的破事,我也知道一半。其次,早在我去找他之前,夏远就打过电话给他,请他把失败投资记录交给我。”

    洛闻沉思片刻,笑着道:“又是夏远,呵呵,这一系列的事好像都被夏远安排好了。他可真是无处不在啊!”

    小徐哥饱含深意地笑着道:“就算夏远总给人感觉无处不在,也没人知道他到底在哪儿。知道夏远在哪儿的人大概只有洛大老板你了。”

    洛闻摇着头,道:“我说过,我不知道。”

    小徐哥笑着道:“洛大老板,我的大舅子,都说你从来不说谎话,没想到你说起谎话来,比谁都装得像。”

    洛闻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谎话了?我确实不知道夏远在哪里。”

    小徐哥道:“夏远躲起来了,他要不是通过洛大老板你的消息,怎么能做到‘无处不在’?”

    洛闻道:“这是个事实,夏远失踪到现在,确实向我买过好多次消息,尤其是关于陈笑云的消息。”

    小徐哥道:“这一次我向老张去要他的失败投资记录,可夏远却在我之前就知道了这件事,所以他才能事先打电话给老张,而这件事除了你以外,根本没有其他人知道。你倒解释一下,夏远他怎么也会知道的?”

    洛闻笑了起来,道:“我不得不佩服小徐哥你的推断力确实很强。不过你也只猜对了一半,夏远知道这件事确实是通过我,不过我仅仅卖了他一个消息,我自己并不知道他在哪儿,前几天,夏远向我买红岭集团最新动作的消息,我告诉他陈笑云想要得到老张的失败投资记录。陈笑云来找过我做这笔生意,我正愁怎么拿到老张的失败投资记录,结果夏远推荐了你。”

    小徐哥沉思片刻,点起一支烟,道:“也就是说,陈笑云先向你买老张的失败投资记录,你再把这件事告诉了夏远,然后夏远给我寄了封快递,让我帮陈笑云。我拿到了老张的失败投资记录,交给你,你明天再交给陈笑云。陈笑云有了这份东西就能确保杜小园当上第一投资新总裁。然后再通过杜小园,红岭集团将第一投资手中的全部新城区资产收购完毕。”

    洛闻点了点头,道:“如无意外,事情就会朝这个方向一直进行下去。”

    小徐哥道:“那如果有意外,你觉得中间哪一环节有可能发生意外?”

    洛闻笑着道:“这我就不知道了,除非你亲自找夏远问一问,因为这局游戏的全盘设计者是他。”

    小徐哥点起一支烟,缓缓道:“或者也有另一种可能,意外不是发生在中间,而是发生在最后。”

    洛闻笑着道:“你又想到什么了?”

    小徐哥道:“诱敌深入是夏远最拿手的,而夏远一向工于心计,对各方的心意都了如指掌。也许夏远在红岭收购完新城区资产后,会出来做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我猜想夏远在未来几天里,会有更大的动作。”

    洛闻笑了起来,道:“小徐哥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小徐哥道:“而且我还想到一点,顾余笑和整个游戏一定有很大的关系。”

    洛闻道:“哦?为什么?”

    小徐哥道:“整件事中,顾余笑的每一次猜测都是正确的,而且他很多话似乎都话中有话。”

    洛闻道:“这么说,你不相信顾余笑说他不知道夏远在哪儿?”

    小徐哥道:“至少陈笑云并不相信,所以他才去找顾余笑,大概是陈笑云看出了什么马脚。”

    洛闻笑了起来,道:“那你有什么打算吗?”

    小徐哥笑着道:“先静观其变,夏远自己说过再过两个多星期,他就会回到金融街,况且,我相信过不了几天,夏远就会有所动作了。这场游戏谁输谁赢,现在还看不出来。”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