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最高助理

    陈笑云的办公室。

    陈笑云正看着电脑。聂露出现在门口,敲了敲门,陈笑云抬头看了一眼,微笑道:“进来坐吧。”

    聂露走了进来,坐下后,沉默半晌,最后道:“老陈,有件事我不得不告诉你。”

    陈笑云微笑道:“好,你说。”

    聂露道:“我明天要回深圳了。”

    陈笑云点了点头,道:“这也好,不用再管这里的事了。这次请你来上海,也真是难为你了。”

    聂露道:“此外,我还打算退出红岭。”

    陈笑云略显惊讶地“哦”了一声,道:“退出红岭?为什么?”

    聂露道:“这里的事太多,太累了。同时,我退出红岭,也是洛闻的建议。”

    陈笑云道:“洛闻是怎么说的?”

    聂露道:“洛闻说,夏远在未来一段时间里,肯定会有所行动。凭他对夏远个性的了解和他的直觉,他觉得最后红岭会输。”

    陈笑云道:“洛闻的直觉?”

    聂露点点头道:“是的,是他的直觉。”

    陈笑云道:“洛闻是不是知道夏远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聂露道:“这他自然不知道,但他说夏远一向工于心计,而且这几年在金融街上,大的资本战从来没有输过。”

    陈笑云笑了起来,道:“夏远一向工于心计,大家都知道。夏远这几年在金融街主刀的几场资本战都赢了,也是家喻户晓。不过这并不代表夏远在这场新城区的资本战里也能胜出。要知道,夏远现在是一个人作战,他的个人财富最多只有几个亿,几个亿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战胜上千亿资本。洛闻的直觉,并不表示就是对的。”

    聂露道:“洛闻做的是内幕消息交易中间人的生意,每天各种各样的内幕消息都要经过他的公司。你知道他为什么从来不利用这些内幕消息去做投资吗?”

    陈笑云道:“这当然是为了他的信誉了。买卖双方客户都信任洛闻,就是因为他自己从不利用这些内幕消息去做投资。对他这样的公司来说,信誉才是长期赚钱的保证。”

    聂露道:“你说的对,但是还有一个原因,他认为只要是投资,就有失败的风险。成功的投资人不应该只看到九成的成功机会,而应该更重视另外一成失败的后果。”

    陈笑云微笑道:“话虽这么说,但仅仅靠洛闻的直觉,而改变红岭上千亿的投资计划吗?”

    聂露道:“我知道我没办法说服你。”

    陈笑云道:“夏远已经不是第一投资总裁了,没法通过第一投资的力量与我们红岭相抗衡。以夏远个人的力量,也很难掀起大波浪。过几天杜小园就会成为第一投资新总裁,再过一个星期,我们就能把第一投资手中的新城区资产全部收购完成。夏远用什么办法扭转局势?”

    聂露道:“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决定了,退出我的股份。我只有几个亿的资金,和红岭千亿资金比只不过是九牛一毛。我退出不会对集团带来任何影响。”

    陈笑云点了点头,道:“好吧,你下午过来签退股协议书,然后再回深圳总公司办下手续吧。”

    聂露道:“那你保重。”

    陈笑云点了点头,微笑道:“放心,我一向都很谨慎的。”

    一个提着黑色公文包的男人,走进了红岭集团驻上海的办公楼。

    他三十来岁,长相略显憨厚,但他的眼神始终闪烁着智慧和敏锐的光芒。他的步伐很轻快,又显得沉着、冷静。他径直向陈笑云办公室走去,在门口敲了敲,陈笑云一抬头,看见他,轻松地笑了起来。

    他叫陆锦丰,是陈笑云的助理,也是红岭集团投资决策的最高智囊团成员之一。他本身并不像许多投资大亨那样拥有巨额身家,但他在深圳辅佐过好几位最后极其成功的资本大玩家,做投资决策的经验和能力都非常丰富。陈笑云自然是红岭集团最有头脑的人,但如果要在红岭内部找一个最能影响陈笑云决策的人,那一定是他,陆锦丰。

    也许有人觉得陆锦丰的名字很耳熟。不错,他和后来金融街上有名的资本巨鳄陆锦丰就是同一个人。陆锦丰现在虽然还只是陈笑云的助理,但他后来又做了金融街首富郭鸿毅的首席投资顾问,继而又成为金融街上的另一大地产巨枭,甚至引爆了金融街连环大商战的导火索,多家大公司、大财团都卷入其中,华东地区房地产市场一度大幅起落。他虽然不是金融街几年后地产大战的发起者,但却是他无意中的一次举动点燃了地产大战的导火索。当然,这是后话了。

    金融街最大的魅力在于,它永远变幻莫测,永远处于成功和重新洗牌的交替过程中。现在的金融街,还只是几家大投资集团主导的金融街。

    陆锦丰看着陈笑云,微笑地打了个招呼:“陈总。”

    陈笑云伸手一招呼,笑着道:“刚下飞机吧,坐。”

    陆锦丰将公文包向旁边一放,坐了下来,道:“刚下飞机就直接过来了,陈总找我这么急,一定遇到什么事了吧?”

    陈笑云叹了口气,道:“你也知道,林大同得罪了洛闻,再也出不来了;聂露早上已经退出了红岭的股份。现在我在上海正缺人手,新城区的事要很多时间去处理。总公司的日常事务交给其他人去做就好了,你还是来###我继续完成新城区收购计划吧。有你在旁边,我就放心了。”

    陆锦丰微笑道:“陈总过奖了。”

    陈笑云笑着道:“你就不用谦虚了,新城区的情况你都清楚了吧?”

    陆锦丰道:“第一投资的新总裁,无疑已经是杜小园了。第一投资无非是具有庞大的资金实力,而他们资金的决策权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有杜小园和蒋先生这两位董事会中最有话语权的人主导,红岭收购新城区资产,只不过是一个多星期后的必然事件。现在唯一潜在的威胁因素是夏远,他还没有任何动作。”

    陈笑云道:“那你觉得他会有什么动作?”

    陆锦丰道:“我不知道,不过,夏远势必会做出一些动作。从世界地产史上看,尚没有几个亿战胜上千亿的先例,所以无论夏远准备做什么,都不是我们担心的重点。”

    陈笑云深表认同地点了点头,道:“那在你看来,什么才是我们担心的重点呢?”

    陆锦丰道:“政府。陈总你是否也觉得奇怪,政府虽然已经公布了新城区规划,但细则方面却至今尚未公布?”

    陈笑云道:“这点不必担心,据可靠消息,新城区建设的细则最近就会公布,全面建设也马上就会进行。在上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政府是不会对新城区规划进行干预的。”

    陆锦丰道:“但陈总不要忘了一点,这次红岭的资金来源是外资,外资投机炒房地产,并不是一件好事。当然,政府不会对新城区进行干预,但至少也不会支持红岭的做法。”

    陈笑云迟疑了一下,道:“你觉得我们的计划在政策上存在风险?”

    陆锦丰道:“政策上绝对不会有风险,我已经看过了新城区的所有资料,绝无漏洞可钻。我这么说,只是对我们这次投资做一个大方向上的描述。细节操作上,陈总的细心和谨慎,自然是不会有问题的。接下来,我们只需按着我们既定的计划走,关注各方的动向,随机应变即可。新城区这块蛋糕,我们是吃定了。”

    陈笑云笑着道:“有你这样的军师在身边,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陆锦丰谦虚地笑了笑,道:“陈总,有一点你不得不重视,蒋先生这个人可靠吗?”

    陈笑云道:“这种老狐狸当然不可靠,不过这只老狐狸是不会和自己的钱过不去的。”

    陆锦丰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整个计划就没问题了。”

    陈笑云道:“那好,你先回酒店休息,晚上同我一起找老张谈一谈。”

    陆锦丰点头道:“好。”

    说完,他拿起公文包,走出门去了。

    陈笑云望着他离开,点起了一支烟,笑着叹了口气,道:“如此沉着、内敛的人,如果他自己有钱,早已是一条资本大鳄了。”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