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我要两个

    一掷千金,换卿一笑。

    历史上,许多风流多金的男人都会为了佳人一掷千金,只愿换得佳人的一笑。这样的男人算不上好色,因为他们色得有艺术性。但并不是每个有钱的男人都会为女人一掷千金的,有些有钱的男人既爱女人,也爱钱。钱和美人,一个都不能少。

    夜晚,上海金碧辉煌娱乐城。每一个城市里差不多都有一个叫“金碧辉煌”的地方,里面无论是员工,还是客户,都是赚很多钱的人。当然,里面工作的员工,都必须是长得好看的男人或者女人。

    金碧辉煌里面的一间豪华包厢里坐着两个人,陈笑云和陆锦丰。

    陈笑云点着一支烟,略微皱着眉道:“你怎么挑了这个地方见老张?”

    陆锦丰笑着道:“陈总不喜欢吗?我以为大多数男人都会喜欢这里。”

    陈笑云道:“我向来不来这种地方。”

    陆锦丰道:“像陈总这样有钱,又不爱玩的男人实在不多。不过今天见的是老张,陈总还是委屈一下,因为老张一定会喜欢这里的。”

    陈笑云道:“好,过一会儿,就看你的口才了。”

    陆锦丰笑而不语。

    过了十几分钟,门开了,一双谨慎的眼睛从门口往里面看了看,然后一个人走了进来。

    陈笑云站起身,道:“老张,终于把你等来了。”

    老张打量了一下陈笑云,道:“你就是赫赫有名的红岭集团董事长陈笑云?”

    陈笑云苦笑道:“金融街上好像有条潜规则,哪个做投资的一旦做到赫赫有名,那他离失败也就不远了。”

    老张微笑道:“居安思危是成功投资人的最大美德,陈总肯这样评价自己,难怪陈总赫赫有名之后,又继续成功了这么多年。”

    陈笑云笑着道:“多谢张总的夸奖。张总是这条金融街上少有的几个给我留下很好印象的优秀投资人。别看每天报纸上那么多金融街上的传奇人物和故事,但我们圈内的都知道,这些只不过是自己打广告,骗骗外界的人。像张总这样低调、谨慎,同时又极具投资眼光的资产管理人并不多,我非常欣赏。”

    老张道:“能得到陈总欣赏,绝对是金融街上任何一个资产管理人的荣耀。我在猜想,这条街上,最能得到陈总欣赏的,应该还是第一投资的前总裁夏远吧?”

    陈笑云一愣,微笑道:“张总似乎知道不少事情。”

    老张笑着道:“不多,金融街上凡是有眼睛有耳朵的,对于陈总和夏远近几个月的事,多少总是知道一点的。”

    陈笑云道:“夏远已经是第一投资的前任总裁了,这几天新总裁的人选即将产生,张总是否对这个新总裁感兴趣呢?”

    老张笑着道:“我入行至今,从公司投资顾问做到基金经理,又到投行做投资经理,再到这几年从事投资集团的资产管理总裁,做了十多年的资产管理人。第一投资总裁做的也无非是资产的投资管理工作,只不过第一投资的规模远胜过我以往待过的任何一家投资公司。第一投资总裁的位子,对谁来说都是很有吸引力的。”

    陈笑云笑了起来,看了一眼陆锦丰,陆锦丰也随即笑了起来,对老张道:“但我们今天约张总来,却是向张总提出一个不大合理的要求。我们希望张总能主动放弃第一投资新总裁的竞争。”

    老张没有说话。

    陆锦丰道:“张总不觉得惊讶吗?”

    老张道:“你们今天既然约我来谈这个问题,想必已经做好充分说服我的准备了。我的惊讶应该留着,假如最后发现你们并没有充分的理由说服我。”

    陈笑云笑着道:“张总果然是久经沙场的大人物,气度果然与众不同!”

    陆锦丰道:“那张总今天就不会有惊讶的那一刻了。不瞒张总说,我们红岭希望这次能由杜小园来担任第一投资的新总裁。杜小园毕竟是深圳人,和我们红岭多多少少也有些关系,杜小园担任新总裁更有利于我们红岭与第一投资展开合作,而张总你也知道,毕竟你很低调,而杜小园是大家公认的股神。在知名度方面杜小园远胜过张总你。董事会方面,我们红岭也替杜小园做了不少沟通工作,可以说杜小园当选第一投资新总裁的可能性接近于百分之百。张总如果退出第一投资总裁的竞争,显然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老张道:“既然杜小园当选第一投资新总裁的可能性接近百分之百,那你们今天又何必再来说服我呢,我参不参与新总裁人选的竞争,结果都是一样的。”

    陆锦丰笑着道:“事实是这样没错,但我们要确保万一,你也知道,做投资的,最怕的就是‘万一’这两个字。”

    老张笑着道:“可是光这些话,还不足以说服我。”

    陆锦丰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到老张面前,道:“这是张总这几年的失败投资记录。如果把这份投资记录交给第一投资董事会,让那些大股东知道原来张总这几年里做过这么多次失败的投资,张总当选新总裁的可能性还剩几分?如果这份东西落在外面,恐怕对张总的资产管理人身份也有不好的影响吧?”

    老张拿起文件,仔细地翻阅着,苦笑道:“这份资料都能被你们拿到,确实差不多可以说服我了。”

    陆锦丰笑着道:“当然,我们来说服张总退出第一投资新总裁的竞争,还有更大的理由。如果这一次张总能够主动退出第一投资新总裁的竞争,我们红岭会送给张总三份大礼。”

    老张笑着道:“这听起来似乎是个很有说服力的理由。”

    陆锦丰拿出一串钥匙,放到老张面前,道:“红岭为张总买了一辆新车,就在楼下,张总过会儿就可以去试车,过户的产权证过几天就会送到张总手上,这是第一份礼物。在张总放弃第一投资新总裁竞争后,红岭愿意在股票投资方面,与张总个人进行几次合作,张总自然理解这类合作的意义,这是第二份礼物。”

    陈笑云补充道:“张总做不成第一投资的新总裁,不过我个人很欣赏张总的能力,只要张总乐意,我愿意聘张总来红岭担任副总裁。”

    老张点了点头,微笑道:“这两份礼物都很令人满意,不知道第三份礼物会是什么?”

    陆锦丰道:“前面两份是让人很满意的礼物,第三份是专门让男人很满意的礼物,相信不会让张总失望的。”

    说完,陆锦丰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没过几分钟,门开了,走进一位清纯可人的美女。

    老张眼睛都要凸出来了,咽了下口水,道:“这位美人,哦不,这位仙子就是第三件礼物?”

    陈笑云和陆锦丰听到老张对那美女的称呼,忍不住都打了个寒颤。

    通常来说,大部分男人看见漂亮的女人都会习惯叫她美女;非常色的男人看见漂亮的女人会叫她美人;色到极点的男人看见漂亮的女人才会叫她仙子。

    陆锦丰微笑地对老张道:“张总,这第三件礼物,你是否满意?”

    老张笑着道:“这样的人间至宝,一个怎么够呢?”

    陆锦丰道:“那张总的意思是?”

    老张道:“我要两个!”

    陆锦丰笑着道:“那张总不就成了皇帝了吗?”

    陈笑云皱了皱眉,道:“‘要两个’,这话似乎不应该从低调的老张口中说出来。”

    老张笑了起来,道:“这是低调的男人在面对诱惑时所该有的表现。”

    老张拿起桌上的车钥匙,站了起来,走过去牵过那个美女的手,转身向陈笑云招了招手,道:“谢谢陈总的三份大礼,成交!”说完,走了出去。

    陆锦丰笑着对陈笑云道:“陈总觉得老张这人怎么样?”

    陈笑云点了一下头,叹口气道:“深不可测。”

    陆锦丰微笑道:“陈总你也看出来了?”

    陈笑云道:“在你对他说,请他退出第一投资新总裁竞争时,他不应该这么无动于衷。”

    陆锦丰道:“那么陈总觉得,洛闻是怎么弄到老张的失败投资记录的呢?”

    陈笑云道:“现在我猜八成是老张他自己提供的。”

    陆锦丰道:“游戏越来越有趣了。”

    陈笑云道:“盯着,看他们几家准备怎么玩。”

    陆锦丰道:“陈总放心,这点我自然有数。另外开句玩笑,陈总觉得在女人方面,老张与小徐哥相比怎么样?”

    陈笑云道:“简直是小徐哥他爸。”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