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开发商的帽子

    陈笑云的办公室。陈笑云坐在办公椅里,点着一支烟,他面前坐着陆锦丰。

    陈笑云吸了口烟,道:“你说夏远开始动手了?”

    陆锦丰点了点头,道:“不错,刚从上海产权交易所拿到的消息,前几天,产权交易所挂牌的一家房地产一级开发商,拥有拿地的一级土地开发资格,因为资金链断裂而被银行宣布破产清盘。这家公司的壳被顾余笑花三千万买走了,并更名为夏远置业。我查过了,出面的人是顾余笑,但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夏远。”

    陈笑云低头思索道:“夏远置业?夏远从来没实际做过房地产,他当地产商干什么?”

    陆锦丰道:“陈总,这件事恐怕并不简单,这里面有两点需要引起我们的注意。第一点,是顾余笑出面买的股权,显然是夏远授意顾余笑做的,顾余笑必然知道夏远在哪里。”

    陈笑云道:“顾余笑作为夏远最要好的朋友,而夏远又躲在顾余笑的所在地杭州,他势必知道夏远在哪里。只不过洛闻看起来和顾余笑很有交情,我们不能逼顾余笑说出夏远所在。目前新城区资产收购即将实现,夏远在哪里已经不是我们的重点了。”

    陆锦丰道:“还有一点比这更重要,夏远收购的这家房地产公司,虽然是宣告破产的,公司里没有多少资产,但这家公司的股权能卖到三千万,主要还在于这家公司是一级土地开发商,有资格直接从政府手里买地。而新城区的地现在一大半都已经在各大开发商、投资集团的手中了,还有部分土地尚未进行过拍卖。对于夏远这个举动,我有一些好奇。”

    陈笑云道:“说说看。”

    陆锦丰道:“在说之前,还有两件事要告诉陈总。”

    陈笑云道:“什么事?”

    陆锦丰道:“今天刚从晨影公司拿到一个消息,他们从交易所里拿到一份数据,是夏远个人的证券账户,他个人持有的股票和债券价值将近三个亿。不过在上周,夏远卖出了价值将近一个亿的股票。现在股市正迎来牛市,近两周股市上涨很稳定,夏远这个股市出身的资产管理人,显然不该在今年牛市刚起步的时候卖掉手中的股票,换成现金。”

    陈笑云问道:“夏远上周卖了近一亿的股票,全部换成了现金?”

    陆锦丰道:“不错,夏远突然间把股票换成现金,唯一合理的解释是,他发现了更大的投资机会。”

    陈笑云道:“我猜你要说的第二件事,一定与投资机会有关。”

    陆锦丰笑着道:“陈总果然一猜即中。不错,是与投资机会有关。三天后,政府会将新城区规划中的全部二级公益性用地拿出来拍卖,一共是十六块土地。而夏远上周收购了一家有买地资格的地产公司,这两个动作在这时一起发生,合起来的方向就是在三天后的土地拍卖会上拿地!”

    陈笑云道:“话虽这么说,不过三天后的土地拍卖会,拍的是城市公益性设施的建设用地,这部分土地对于开发商来说,根本没多少利润,恐怕没几家地产商会有兴趣参加。你说夏远的目标是三天后的拍卖会,他买了那些公益性的地,又能赚什么钱?”

    陆锦丰道:“我这也只是猜测,因为近期唯一与新城区有关的事情,就是三天后的拍卖会了。除非……除非夏远的剑,并不是指向新城区的。”

    陈笑云道:“夏远的个人能力,确实难以影响我们在新城区的投资。他玩失踪和这次的动作,或许真的不是想玩什么花样。”

    陆锦丰道:“陈总,你说的这是一种可能,不过从夏远失踪的时间,以及夏远失踪后做的一系列事,都表明夏远对新城区的关注从未减少过。而且三天后拍卖会的土地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这批公益性建设用地并未具体规定用途。城市公益性用地在拍卖前,通常政府会规定该块地的用途,比如是建学校、医院、公园或者其他,但三天后拍卖的这批公益性用地,并非城市的核心公益配套设施建筑,所以定的建设范围非常宽泛。学校、医院、公园等等都行,唯一要求是非盈利性质的公益性建筑,纯粹起优化城市整体建设的用途。”

    陈笑云道:“难道夏远还要从这批公益性土地里挖出金矿吗?否则的话,即使他去造投资回报率最高的医院,收回投资也并不容易。”

    陆锦丰道:“现在不知道夏远准备干什么,但我认为我们现在最有效的策略是,无论他准备干什么,只要是针对新城区的,那我们就应该阻止。”

    陈笑云道:“我们新城区资产收购的计划即将完成,你觉得夏远现在对我们还能构成威胁吗?”

    陆锦丰道:“离成功越近,就越要小心提防一切可能存在的威胁。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我们需要格外的谨慎。”

    陈笑云点了点头,道:“分析得很有道理,离成功越近,越要提防一切。那么你觉得,现在我们该如何阻止夏远呢?”

    陆锦丰笑着道:“很简单,三天后拍卖的十六块城市二级公益性用地成交价大概也就在三个亿左右,而夏远的个人总资产大概也就在三个多亿,现在他手里两个多亿的资产是股票,而不是现金。不到一个亿的现金中,三千万已经买了夏远置业,剩下的也就几千万而已。只要不让他继续卖掉手里的股票,他就没有多余的钱来买三天后拍卖会的土地。早上我一知道夏远卖股票套现金的消息,就立即找人向相关部门举报了夏远的账户在操纵股价。虽然举报不成立,但有关部门也会审查他的账户。从下午开始,夏远的账户已经被冻结,我已经找人向相关部门打过招呼,他的个人账户至少要冻结到三天后。也就是说,这三天里夏远没法再卖股票换取现金,三天后的拍卖会上夏远也没钱买地。我们这次用不着花一分钱,就阻止了夏远的下一步动作。”

    陈笑云拍起手来,面露嘉许的微笑,“你果然很有本事,以后让你来当红岭的执行总裁,我绝对放心。”

    陆锦丰微笑道:“陈总才是真正运筹帷幄的大人物,我只不过是给陈总打工的打工仔。”

    陈笑云笑着道:“有朝一日,你必定能成为金融街上的又一个风云人物,我的眼光,不会错。”

    陆锦丰也笑了起来,现在谁也想不到,陈笑云的话,在几年后,果真成了现实。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