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隐蔽的同盟

    下午,杭州滨江开发区,顾余笑的别墅里。

    客厅里坐着顾余笑、###瑶和洛闻。###瑶微笑地为顾余笑和洛闻分别倒了一杯茶。对于一个盲人来说,倒茶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她的茶却偏偏倒得刚刚好,并把茶杯端正地放在客人面前。她的眼睛从来不会动,可她的脸上似乎永远带着笑。

    洛闻接过茶杯,说了声“谢谢”,又好奇地看了###瑶几眼,对顾余笑道:“就算到了今天,我始终不相信###瑶看不见。”

    顾余笑微笑道:“眼睛能不能看得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是不是能看得见。有些人眼睛虽亮,但心却视而不见,不是更加糟糕?”

    洛闻笑着道:“金融街上一大半人都像你说的。”

    顾余笑道:“是啊,金融街上有些人,虽然对赚钱的机会看得很准,也因此赚了不少钱,可是他们也许连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瑶微笑地对顾余笑道:“你也学小徐哥,会说损人的话了。”

    洛闻笑着道:“顾余笑看人的心思真是太透彻了。”

    顾余笑微笑道:“既然如此,洛大老板应该去走还没走出的那一步。”

    洛闻道:“有些事是需要一些时间来思考的,第一次做错害了一个女人几年,第二次再错,恐怕要害别人几十年。”

    顾余笑道:“洛大老板好像有些变了。”

    洛闻笑着道:“也许是认识你们的缘故,我不止一次地羡慕你们了。”

    顾余笑和###瑶相视一笑,顾余笑握了握###瑶的手,又转向洛闻道:“相信洛大老板在想清楚以后,这次不会再做错了,这是基于对朋友的了解,对朋友的信心。”

    “朋友?”洛闻皱眉道,“哪有朋友去趟上海,都不去看我一眼,就偷偷回杭州的?”

    顾余笑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洛大老板,我不过是半天工夫的来回,还是被洛大老板知道了。”

    洛闻道:“既然我知道了,那么凭红岭在财经界的消息面,你去趟上海,又出大手笔买了家房地产公司,他们的人自然也知道了。”

    顾余笑道:“红岭今天早上已经开始动手了。”

    洛闻道:“我也知道了。”

    顾余笑点头道:“举报夏远涉嫌操纵股价,冻结夏远账户,没花一分钱就阻止了夏远的动作,陈笑云这一招连夏远也拍手称赞。”

    洛闻道:“看来,我一开始猜测就是对的,你确实知道夏远在哪里。”

    顾余笑道:“演戏真是件很辛苦的事,但好朋友要我帮忙,我也只能帮着演了。”

    洛闻道:“红岭也一直认为你知道夏远在哪里,可是他们还是查不出,这只表明你和夏远都太聪明了。”

    顾余笑道:“那是因为夏远聪明,他选择的地方,在人意料之中,又出人意料之外。”

    洛闻道:“红岭这一招确实很漂亮,不过你说错了,想出举报夏远涉嫌操纵股价这个办法的,不是陈笑云自己。”

    顾余笑道:“不是陈笑云,又会是谁?”

    洛闻道:“陈笑云从深圳带了个助手过来,叫陆锦丰。虽然我没有见过这个人,不过从最近陈笑云把集团一半事务都交给他去打理来看,这个陆锦丰一定是个难得的人才。”

    顾余笑道:“难怪夏远会说,陈笑云怎么突然变得聪明了不少。”

    洛闻道:“既然夏远还有心思调侃其他人,那表明红岭这一招并不能影响他三天后在拍卖会上拿地。不知道夏远藏着什么应对的策略。”

    顾余笑道:“明天洛大老板就知道了。”

    洛闻道:“明天?”

    顾余笑点头道:“明天小徐哥会来找夏远。”

    洛闻略显惊讶道:“小徐哥?我本以为小徐哥并不是这场游戏里的主要人物。”

    顾余笑道:“即使夏远再聪明,以他个人的能力,又怎么能跟红岭集团坐在一个桌子上打牌呢?”

    洛闻笑了起来,点了点头,道:“我以前倒还没考虑过这一点,小徐哥看似是被夏远开了个玩笑,无意中踏入了这场游戏,事实上,当初打给小徐哥的那个电话,就是夏远的刻意安排。”

    顾余笑道:“当然,对付红岭集团,不能光靠夏远个人。”

    洛闻道:“这场世纪豪赌,红岭集团自然是投入了庞大的资金,夏远也是倾其所有,这么强大的阵容布局,相信场面一定好看。”

    顾余笑笑着道:“洛大老板总是喜欢看戏,永远只做资本场里的旁观者,从来不会参与到游戏中来。”

    洛闻笑着道:“参与游戏是要承担风险的,旁观看戏,又不妨碍晨影公司赚钱,这一向是我的原则。”

    顾余笑道:“洛大老板的原则成就了晨影公司的今天。”

    洛闻道:“可一向也喜欢做旁观者的顾余笑这次却参加了这场游戏。”

    顾余笑摇头道:“我纯粹是出于帮助朋友的立场。而且,我的帮助对局势的影响可以说微不足道。这场游戏与我没有丝毫的利益关系。”

    洛闻笑着道:“我能感觉到,除了你、小徐哥、老张这几个人外,夏远还有同盟者。否则,他恐怕还不敢跟红岭玩这么大的游戏。”

    顾余笑笑着道:“洛大老板做了这么多年资本市场的旁观者,目光果然犀利。夏远确实还有位隐蔽的同盟,那一位,才是这场游戏真正的庄家。”

    洛闻笑了起来,道:“看来那位隐蔽的同盟实力非常大。”

    顾余笑道:“实力大到金融街上几乎没人惹得起。”

    洛闻道:“金融街首富郭鸿毅,或者我,惹得起那个人吗?”

    顾余笑摇头道:“还是有点难度。”

    洛闻笑了起来,道:“我终于知道夏远为什么会这么大胆和红岭集团对着干了。只不过夏远要拿三天后拍卖会上的这批地,让人想不出他到底想怎么玩。”

    顾余笑道:“我也不知道他要这批地干什么,他是个永远能给人带来惊讶的人。”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