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有话好好说

    上午,晨影酒吧。

    小徐哥走进酒吧,就笑着朝坐在大厅一角的洛神走去。

    洛神一见到小徐哥来,立即拉着他的袖子,低声道:“你怎么这么晚才来?”

    小徐哥笑着道:“想我也用不着这么急吧?我们不是每天都见面吗。”

    洛神一脸严肃地说:“出事了!”

    小徐哥不以为然地笑着道:“怕什么,天砸下来有我顶着。”

    洛神道:“砸的就是你!”

    小徐哥茫然道:“我最近好像什么事也没做过呀,到底是什么事?”

    洛神道:“有人要找你麻烦了。”

    小徐哥不以为然地笑道:“我身为宁波基金总裁,又是洛大老板的妹夫,谁敢找我麻烦?”

    洛神娇嗔道:“谁说要嫁给你了?”

    小徐哥笑着道:“那好吧,不嫁就不嫁吧。”

    “哼!”洛闻翘起嘴巴,别过了身子。

    小徐哥笑着道:“好了,说说到底是什么事吧。”

    洛神翘着嘴巴道:“我现在不想说了。”

    小徐哥无奈地皱了皱眉。

    女人总喜欢找点机会撒个小娇。在女人那个“娇”还没撒完之前,你不要指望她会跟你谈正经事。

    小徐哥自然深谙这个道理,所以小徐哥立即道:“好了,好了,我投降,我认输,你快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吧。”

    洛神得意地哼了一声,转回了身子,道:“刚刚我正在我哥的办公室,后来蒋先生来了,他和我哥谈了一些话后,我听他说要‘好好问一问小徐哥’。”

    小徐哥道:“那个蒋老头要问我什么?”

    洛神道:“听说是一份什么关于新城区的报告,今天早上在金融街被公开了。”

    “什么?”小徐哥惊讶道,“又是夏远这畜生害我。第一投资董事会看样子要找我麻烦了。”

    洛神道:“那怎么办,要不要请我哥出面?”

    小徐哥道:“那个蒋老头现在还在你哥办公室里?”

    洛神道:“是啊,所以我哥让我给你打电话,让你过来问清楚一些情况。”

    就在这时,洛闻办公室的门开了,蒋先生从里面走了出来,后面走出来的是洛闻,手里夹着一支雪茄,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微笑,朝小徐哥走了过来。

    蒋先生和洛闻坐下后,蒋先生看着小徐哥,道:“小徐哥,有些日子不见了,过得还好吧?”

    小徐哥笑着道:“这么巧,在晨影公司也能遇到蒋先生。哦,对了,我公司还有点事,先走了,以后有空再聊。”

    小徐哥站起来正准备走,蒋先生笑着道:“难道你还想让我亲自去宁波基金拜访你吗?”

    小徐哥尴尬地笑了笑,又坐了下来。

    蒋先生道:“我记得跟你说过,夏远失踪前带走了一份关于新城区的资料。现在,这份资料已经在金融街上公开了。各家地产投资公司,几乎是人手一份。大家都知道了我们第一投资手里拿了多少新城区的地,这对我们集团影响很不好,也对我们集团以后的投资方向有不利的影响。这个责任,你要承担。”

    小徐哥不满道:“我承担?这他妈肯定是夏远自己把那份资料公开的。你们要追究责任,找夏远去。”

    蒋先生道:“可是夏远失踪了。”

    小徐哥道:“夏远到底是为什么失踪的,我相信蒋先生比我要清楚得多吧?”

    蒋先生道:“小徐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徐哥道:“没什么意思,反正不关我的事。”

    蒋先生道:“谁都知道,夏远失踪前,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你的。”

    小徐哥道:“没错,倒数第一个电话是打给了我,那倒数第二个电话总不是打给我的吧?倒数第三个,倒数第四个,总有一个电话是打给蒋先生你的吧?”

    蒋先生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隐约可见怒色。

    洛神听了小徐哥的“狡辩”,忍不住笑了起来。洛闻吸了口烟,继续看着他们,并不说话。

    蒋先生正色道:“小徐哥,这事你必须想办法来解决。否则的话,你可以做很多种情况的假设。”

    小徐哥眼睛一转,连忙笑着道:“有话好好说嘛,何必动刀动枪?蒋先生,虽然你人脉深厚,关系广博,要让我在金融街上待不下去,确实有很多种方法。不过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大舅子的背景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蒋先生略显诧异地道:“谁是你大舅子?”

    小徐哥笑着道:“就是现在坐在你旁边的洛大老板。”

    蒋先生怀疑地看了一眼洛闻,洛闻无奈地苦笑道:“谁让我可怜的妹妹一不小心上了小徐哥的贼船呢!”

    洛神一声娇嗔:“哥!”

    蒋先生对洛闻道:“那么如果我想给小徐哥一点压力,洛大老板会怎么样?”

    洛大老板对洛神道:“蒋先生想给你的小徐哥一点压力,洛神,你觉得怎么样?”

    洛神坚决地道:“绝对不可以!”

    洛闻无奈地转向蒋先生,道:“抱歉,蒋先生,我妹妹说不可以。晨影虽然是我说了算,可是我妹妹,我从小就一直宠着她,她想怎么样,我一向都会满足她。”

    小徐哥和洛神都笑了起来。

    蒋先生对洛闻道:“那么也就是说,如果我想给小徐哥一点压力,洛大老板会反对了?”

    洛闻吸了口雪茄,笑着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如果蒋先生要给小徐哥一点压力,我大概可能会给小徐哥一点支撑力。但是蒋先生也知道,我除了自身从不参与资本游戏外,通常原则上也不会帮任何一方,不过鉴于小徐哥有可能成为我未来的妹夫……当然,我声明我是很不情愿这种情形发生的,只不过有时候越不情愿发生的事情越容易发生。我替我未来可能的妹夫说句话也在情理之中。不如这样,我有个建议,给小徐哥几天的时间,如果他能在这几天里消除那份报告的公布给第一投资带来的不利影响,那么蒋先生就不要再追究这件事了。蒋先生你觉得怎么样?”

    “哥,你让他怎么解决呀……”洛神一脸的不满。洛闻做了个手势阻止她继续抱怨下去。

    蒋先生点点头,道:“洛大老板的面子一定要给。就按洛大老板说的,五天之内,小徐哥要想办法来消除影响。好了,洛大老板,我还有事先回公司了。”

    说完,蒋先生站起来,离开了。

    洛神不满地道:“哥!你让他这么几天里怎么消除影响啊?”

    洛闻苦笑道:“现在我相处二十几年的妹妹,整个心思都在小徐哥这么个相处才两个多月的男人身上了。”

    洛神哼了一声。

    小徐哥道:“我的大舅子,你好人做到底不就行了,干吗要和那蒋老头约定个期限?”

    洛闻双手一摊,道:“我从来没做过好人,你要我怎么做到底?”

    洛神满脸委屈地道:“哥,你就眼睁睁看着别人欺负小徐哥啊?别人欺负小徐哥,就是欺负我。别人欺负我,你都不管,你不是我哥!”

    洛闻无奈地地苦笑道:“两个多月的男人就把二十几年的哥给比下去了,别人说洛闻无情,洛闻他妹妹,原来才真的是绝情啊。”

    洛神娇嗔道:“哥,我不是那个意思啦!哎哟,反正我不管,这次你一定要帮小徐哥解决这事。”

    洛闻无奈地叹了口气,道:“金融街上我唯一怕的人也就是你,都怪我一直对你这宝贝妹妹太宠了,弄得我现在实在拿你没办法。小徐哥,算你走运,花花公子这么多年了,最后还能骗走我的妹妹。好吧,我就提示你一次,你知道那份资料被公开,对谁最不利吗?”

    小徐哥道:“当然是对红岭集团和蒋老头最不利了。这份资料被公开,肯定提高了红岭收购新城区资产的价格。”

    洛闻道:“不错,早上我看了那份资料,那份资料涉及了第一投资对新城区那批地块的投资布局,影响力很大,势必让现在所有手中拥有新城区土地的公司对手中土地的价值重新进行审视。况且,未来几年地价上涨势在必行。相信第一投资董事会将会提高价格,大概会提高将近一成。也就是说,红岭将为此多付出几十亿的钱。让红岭突然间多付出几十亿,红岭自然是不乐意的,所以找你麻烦也是必然的。”

    小徐哥道:“可是这份资料已经公开了,我能有什么办法消除影响?”

    洛闻笑着道:“你这么聪明的人,当然是会想到办法的了。我可以再提示你一句,夏远失踪前给你打了一个电话,而现在又突然公开这份资料,把你再次引入这场游戏,你应该可以体会得到,夏远或许是有更深的用意呢。”

    小徐哥沉思片刻,道:“我听说昨天开始,夏远的账户被红岭用计冻结了,今天早上夏远突然放出这份资料把我卷了进去,难道,夏远还想要我们宁波基金帮他?”

    洛闻笑着道:“小徐哥果然很聪明,那你也该知道现在应该去找谁了?”

    小徐哥脱口而出,道:“顾余笑!他连我这个朋友也骗了两个多月,他绝对知道夏远在哪里。”

    洛闻道:“现在这已经是公开的事实了。”

    小徐哥笑着道:“今天可真要谢谢你了,大舅子。”

    洛闻冷淡地道:“别谢我,要谢就谢你自己命好。我妹妹为了你,都快要不认我这个哥了。”

    洛神满脸笑容地娇嗔道:“哥!”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