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卖地

    杭州市中心的纳兰大酒店。顶层的总经理室,办公桌后坐着夏远,他前面坐着顾余笑和小徐哥。

    夏远笑着对小徐哥道:“这次真的要谢谢你了。”

    小徐哥道:“这么客气干什么!都这么些年老朋友了。对了,你这次真能赚十多个亿?”

    夏远笑着道:“你是在关心你那十分之一的股份,能不能会分到一个亿吧?”

    小徐哥道:“有些事,你心里想想也就够了,何必一定要讲出来呢?”

    夏远和顾余笑都笑了起来,夏远道:“听说你在拍卖会上,每次举牌报价都报得非常有技巧,结果只用了四亿两百万,就把这批地拿下了。我预期里,还以为陈笑云会把价格抬到五个亿的。”

    小徐哥道:“怎么说我也在金融街呆了这么些年了,这种举举牌、报报价的小场面,对我来说算得了什么呀!”

    顾余笑道:“今天陈笑云没拍到这些地,红岭看样子注定是输了。”

    夏远道:“陈笑云一世聪明。只不过做事太过谨慎了。谨慎造就了今天的红岭,谨慎也将毁了红岭。太过谨慎就阻碍了他判断的视野,影响了他的决策。不过话说回来,身为红岭董事局主席的陈笑云,没拍下地也在情理之中。因为陈笑云并不了解我用这些地做什么,如果他多花几个亿拍下这些不值钱的公益性用地,红岭董事会肯定会质疑他为什么这么做,是不是存在利润转移到他个人身上的嫌疑。陈笑云根本给不出他买这些公益性用地的合理解释,所以他不得不放弃。”

    小徐哥道:“原来你早就算好了陈笑云不会出太高的价钱拍这一批地的。”

    顾余笑微笑道:“工于心计,你看金融街上还有谁比夏远更工于心计的?”

    夏远微笑道:“你们两个的才华丝毫不比我逊色。这场游戏结束后,我准备和姚琴去美国,顾余笑一向对金融街上的纷争避而远之;而你小徐哥,大概也会和洛神结婚了,做了洛大老板的妹夫,小徐哥一定不敢像以前那样活得‘那种潇洒’了。”

    小徐哥苦笑道:“看了你和姚琴结婚前后的样子,我就知道女人结婚后会变得多恐怖。这婚,我还真不想结。”

    夏远笑着道:“洛大老板的妹夫不是谁都能当的。况且,洛大老板的妹夫,也不是想不当就可以不当的。你要是想玩逃婚,你就算跑到非洲,洛大老板也能把你抓回来。”

    小徐哥道:“好了,好了,不谈结婚这种事了。你刚才说你和姚琴要去美国?”

    夏远道:“当然。”

    小徐哥道:“为什么去美国?金融街哪还容不下你这人才啊。”

    夏远苦笑道:“现在你还不了解,游戏最后你会知道,这次我不光要得罪红岭,很多人我都要得罪了,别说金融街,上海都容不下我了。不过你放心,我走前还得喝顾余笑的喜酒,这段时间我们三个好朋友倒可以好好聚聚。”

    小徐哥道:“顾余笑快结婚了?”

    顾余笑微笑道:“当然,许明瑶已经是我未婚妻了,我们下个月就结婚。”

    小徐哥叹了口气,道:“夏远要是走后,金融街我也不大有兴致呆下去了。也不知道继夏远这金融街上的传奇人物后,还会有什么人冒出来。”

    顾余笑笑着道:“也许在别人眼里夏远传奇,可是在我们的眼里,小徐哥才是金融街上最传奇的人了。金融街从来不会因为一些人的离去而寂寞,旧的传奇人物走后,很快就会有新的传奇人物冒出来。每天都有那么多人拼命往金融街里钻,因为金融街总是在一个神话光芒散去后,又再度开始酝酿下一个神话。”

    小徐哥感慨道:“回头看看职业生涯也走过十几年了,能走到今天其实也实在不容易了。现在就等着夏远把谜底揭开,看一看这一局到底藏了什么。夏远,你到底能不能告诉我,你拿下这批地是干什么?”

    夏远摇头道:“现在还是不能,在你帮完我最后一个忙以后,你到时就会知道了。”

    小徐哥道:“还有什么忙?”

    夏远道:“卖地。”

    小徐哥道:“卖什么地,你刚买来的地难道又拿去卖了?”

    夏远笑着摇摇头,道:“不是我的地,是你们的地。我知道当时你看我大批买进新城区的地,你们宁波基金也花了二十几个亿买了三块非常黄金地段的土地,现在这三块地合起来也值三十几个亿了吧。我希望你用稍微便宜一些的价格把这三块地卖给陈笑云。”

    小徐哥道:“为什么要把地卖给陈笑云?这几年地价上涨刚起步,政府未来土地供应必然越来越少,地价未来几年加速上涨完全看得见。现在才06年,估计到年底,这三块值三十多亿的地,至少也能涨到四五十亿。明年07年估计还要涨得快,等个几年,这批地就不是现在的二十多亿,值一百亿也有可能。”

    夏远道:“你说的没错,新城区土地,以后涨上去是肯定的,所以红岭也才敢把这么多钱往新城区里投下去。可是再过几天如果新城区的地价出现大跌,那该怎么办?我一方面也是为了你们好。老张已经把他们公司手中现在值十几个亿的地卖给红岭了。我可以实话告诉你吧,我下一次出现在金融街,金融街将会有一场大地震。”

    小徐哥不解道:“你到底在玩什么?”

    夏远道:“到时你就知道了。老张已经照我的建议做了,你把我原话带给你们老板金先生,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会同意的。”

    陈笑云的办公室。

    陈笑云正在办公,陆锦丰敲了敲门,走进来道:“陈总,小徐哥来找你。”

    陈笑云略显疑惑地“哦”了一声,道:“他来找我会有什么事?”

    陆锦丰道:“肯定是和新城区有关的事。”

    陈笑云道:“好,让他进来。”

    一分钟后,小徐哥走进了陈笑云的办公室。人往椅子里一坐,脸上带着假得不能再假的歉意,道:“陈总,实在抱歉得很,昨天拍卖会上抢了你想要的地,我是特意来向你道歉的。”

    陈笑云道:“那是不是意味着你愿意把那十六块地卖还给我们?”

    小徐哥笑着道:“那我可做不了主,陈总也应该知道,这十六块地产权名义是夏远的。今天我来是想卖另外三块地给陈总你。”

    “哦?”陈笑云略显惊讶地道,“另外三块地?什么样的地?”

    小徐哥道:“红岭既然对新城区一掷千金,那么在红岭一掷千金前,一定已经调查清了哪家公司手里握着哪些地。”

    陈笑云道:“当然,投资前做这些基本调查也是应该的。”

    小徐哥道:“那不知陈总对我们宁波基金手中的三块地,是否有兴趣?”

    陈笑云道:“你们手中的三块地都是黄金地段的宝地,怎么,金老板会舍得把这三块地卖给我们?”

    小徐哥笑着道:“陈总你也知道,现在06年股市里牛市刚刚起步,股票正涨得好。我们宁波基金是从股市里走出来的,历来投资的重点也是股票。当初看着夏远大手笔购买新城区的地,我们也跟着买了三块,你们红岭和第一投资都是大型房地产开发商,而我们宁波基金很少参与土地的建设开发,只不过是偶尔炒炒地皮。现在股市里牛市刚起步,所以我们老板想卖了这三块地,把资金都投到股市上去。”

    陈笑云道:“这个理由很讲得通,不过以小徐哥敏锐的投资眼光,肯定看得出来这三块地未来的价值吧?”

    小徐哥狡辩道:“什么未来价值?以后的东西,谁看得准啊!”

    陈笑云只是笑着轻微地摇摇头,没有说话,脸上带着一点也不信任的神情。

    小徐哥道:“算了算了,陈总慧眼如炬,我怎么也骗不了陈总你,刚才的理由是我拿来说服我们老板的。真实的理由是,夏远把那份新城区的资料公开了,蒋老头逼我这几天里消除资料公开带来的影响。资料公开的影响就是第一投资董事会认为新城区资产不止现在这个价,所以抬高了卖给你们红岭的价格。现在我把宁波基金手中的三块地便宜点卖给你们红岭。有了我们宁波基金此次低价卖地的榜样性作用,第一投资会觉得其实新城区资产值不了这么多钱,自然又会把价格放下来。”

    陈笑云微笑道:“这么说来,小徐哥是害怕蒋先生会给你压力咯?”

    小徐哥尴尬地笑着道:“大家也都是金融街上多少也有点脸面的人,什么怕不怕的,陈总也多少给人留点面子吧。”

    陈笑云道:“既然如此,小徐哥为什么不直接告诉蒋先生夏远在哪?反正是夏远自己躲起来,又拿走了那份资料,接着又是他自己把那份资料公开的。所有责任都在夏远一个人身上,你如果把夏远在哪告诉蒋先生,蒋先生又怎么会为难你呢?况且夏远失踪前还故意给你打个电话,把你拖下水。小徐哥你这么帮着夏远,又有什么必要呢?”

    小徐哥一愣,立即轻松地笑着道:“要是我知道夏远在哪,我早就说了,可我不知道夏远在哪啊。”

    陈笑云道:“那宁波基金又为什么要帮着夏远置业买地呢?”

    小徐哥尴尬地笑了几声,道:“陈总可别误会是我自愿的,帮着夏远置业买地我也没办法,是我小舅子洛闻叫我这么做的。”

    陈笑云道:“洛大老板可从来不会帮助任何一方,你这个理由也未必太假了吧?”

    小徐哥道:“那我就不知道具体情况了,反正事实就是洛闻叫我这么干的。大不了陈总可以亲自去问洛闻嘛。”

    陈笑云笑着道:“你知道没人愿意去找洛大老板对质的。”

    小徐哥道:“那就行了,陈总这三块地要还是不要?”

    陈笑云道:“你们愿意出多少价格卖给我们?”

    小徐哥道:“按市场现在价格的话,这三块地能卖到三十五亿到四十亿之间,我们就卖三十四亿,陈总觉得这价格还算公道吧?”

    陈笑云点了点头,道:“价格还算公道,只不过三十多亿不是个小数目,我们红岭内部还需要讨论一下。”

    小徐哥笑着道:“没问题,只不过陈总这边的讨论要尽快,时间就是钱,股市也一天天在涨。如果红岭讨论得久了,也许我们金老板就把三块地卖给其他开发商了。”

    陈笑云微笑道:“好,最迟明天给你答复,怎么样?”

    小徐哥笑着道:“好,那我就先回公司了。”

    陈笑云一伸手,道:“不送。”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