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方向性错误

    陈笑云的办公室,办公桌上放着一份报纸,首页上印着《夏远置业斥巨资建新城区十六座灵堂》。旁边放着一只烟灰缸,里面扔满了烟头。陈笑云躺在办公椅里,仰望着天花板,点着一支烟。

    办公室的门敲了一下,陆锦丰走了进来,手中同样也拿着这么一份报纸,看着陈笑云,过了很久,才唤了一声:“陈总?”

    陈笑云坐起了身子,叹了口气,道:“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吗?”

    陆锦丰道:“刚才联系了有关政府部门,他们对夏远宣称要在新城区造十六座灵堂的事都不发表看法,只是说夏远建公益性灵堂,并没违反土地用途,也没违反任何规定,政府为了保证社会投资的公正性,无权也不会干涉夏远个人的合法行为。”

    陈笑云道:“无论多少钱,找人想办法,决不能让夏远造灵堂!”

    陆锦丰道:“没有用,和红岭有关的一些人,都被人请去‘喝茶’了。政府有关部门里,没人敢在这时候靠近红岭。”

    陈笑云低声自语道:“十六座灵堂!亏他想得出来,这么个城区里面造他十六座灵堂,活活被他玩成了鬼城!地价一文不值,一文不值了!”

    陆锦丰道:“银行和信托那边来讨要贷款了,他们一听说新城区状况,全部都急着要追回贷款。”

    陈笑云又点起了一支烟,默不作声。

    陆锦丰又接着道:“几个外资大股东早上也知道了这里的情况,要求立即退出红岭,要最大程度降低损失。他们以拒绝提供后续开发资金相威胁。深圳总部那边的董事会也要求马上表决,红岭集团清盘,结算剩余资产。”

    陈笑云叹了口气,道:“这么大的红岭集团,一夜之间资金链全部断了!”

    陆锦丰道:“还有一件事,原来蒋先生一直是在对着我们演戏。”

    陈笑云深深吸了口烟,道:“夏远这一招,玩得太毒了……”

    陆锦丰道:“昨天以前,谁也不可能想到夏远会去造十六座灵堂的。就算所有人都知道夏远不会真的造灵堂,他只是用计让新城区土地变得一文不值,等他们再低价买回新城区土地后他又会宣布不造灵堂。可是他这条计非常有效,谁都知道他不会真的造,但谁也拿他没办法。

    陈笑云淡淡道:“现在再谈后悔的事也已经没用了。”

    陆锦丰道:“那陈总有什么办法吗?”

    陈笑云道:“你先跟各方面说再多给我们几天时间,我去找夏远谈一谈,看看能否谈得成功。

    陆锦丰道:“如果不成功呢?”

    陈笑云黯淡的眼神看了一眼陆锦丰,淡淡道:“那就宣告红岭解体了。”

    金融大厦顶层,第一投资的董事长办公室,夏远微笑地坐在办公桌后,陈笑云坐在他面前,夏远点着一支烟,陈笑云也点着一支烟。夏远微笑道:“陈总,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陈笑云微笑道:“陈总这称呼大概也就只能叫这么几天了。”

    夏远道:“为什么?”

    陈笑云道:“以后别人还能不能再叫我陈总,就看夏总你这次能否放我一马了。”

    夏远道:“陈总,这话说得多尴尬,你比我年纪大,又比我资格老,无论哪方面我都不是和陈总同一级别的人。”

    陈笑云道:“夏总现在就不用客气了,我到现在还没搞明白夏总是如何布出这么庞大,又这么巧妙的一局棋的,甚至我现在还想不明白夏总为何要布这一局棋来对付我们红岭。”

    夏远道:“陈总想先知道哪方面?”

    陈笑云道:“你为什么要失踪,姚琴失踪和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

    夏远道:“我太太失踪其实和整件事一点关系也没有,只是我太太和我玩的私人游戏。不过正因为她失踪才激发了我失踪的计划,结果害得你们都把姚琴失踪与我失踪联系到了一起。我如果当初不主动失踪了,那又怎么能让你们这么容易地送杜小园当上了新总裁,这么容易收购了第一投资的新城区资产呢?而且如果我不失踪,又怎能让陈总安心,红岭肯定有办法让我真失踪——永远也回不来的真失踪。游戏圈外的事情,比游戏圈内的可要复杂多了。”

    陈笑云苦笑道:“那么你又怎么会算到,你失踪后,我会将杜小园送上第一投资总裁的位子呢?”

    夏远道:“这个我当然并不知道,只不过看杜小园以前在媒体上吹捧的一些股票,都是你们红岭手中拿着的,那时我就在想,杜小园这个‘股神’可能是你们红岭包装出来的。我一失踪后,就发现媒体对杜小园的吹捧程度突然大增,那时我就在怀疑,如果杜小园真是红岭的人,那陈总可能是想把杜小园送上第一投资总裁的位子。于是我请顾余笑找洛闻查了下杜小园的底,知道杜小园果然是红岭的人,于是我立即出钱让洛闻冻结了杜小园的资料,并请小徐哥、老张帮忙,顺利送杜小园当上第一投资总裁的职务,方便红岭资产收购。”

    陈笑云道:“原来我一直以为你可能会阻止我们资产收购,其实你一直都在帮着我们资产收购。”

    夏远道:“我又怎能阻止红岭资产收购进程呢?即使我还是第一投资总裁,红岭只要出的价格再高一点,董事会同样会愿意把资产出售给你们。”

    陈笑云道:“可是我还是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们红岭?”

    夏远道:“这并不是我个人的意愿,这是上面的人的意思。”

    陈笑云疑惑道:“多上面的人?”

    夏远道:“我们都需要仰视的上面。”

    陈笑云道:“难怪你宣布要造十六座灵堂都没人管,原来这里面的水这么深。不过你居然能拉到这么上面的人的关系,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夏远道:“不是我拉到的关系,而是陈总你这次犯了个方向性的错误。”

    陈笑云惊讶道:“哦?”

    夏远道:“陈总带来了外资炒房地产。一方面是人民币升值,一方面是大量美元流入炒高房价,大赚赢利。这块新城区要是被握在外资手里,对老百姓有害,对整个房地产市场有害。陈总带了外资进来炒房地产,很多人会有意见的。当然,很多人自然也包括了一些没法惹的人。”

    陈笑云叹了口气,道:“是啊,我站的不够高,看得不够远,没看准大气候,确实是犯了方向性错误。不过你能赢,也是因为你运气好啊。”

    夏远微微摇头笑着道:“不,我赢从来不靠运气,我从来不做概率上的赌博游戏。我能赢,只不过我看准了你我他。”

    陈笑云微笑道:“工于心计,这条街上,绝对没有人比得过你。”

    夏远道:“陈总的才华也不会逊色。我到现在也只不过是个总裁,而陈总则是董事长。”

    陈笑云笑着摇了摇头,道:“过几天我就不是了。第一投资董事长蒋先生的戏真是演的太好了,只不过我还搞不明白,第一投资赚再多的钱,分到他个人股份上,也并不是很多。而和我们红岭合作,则能带来丰厚得多的回报,他为什么不和我们合作呢?”

    夏远道:“蒋先生他不敢。”

    陈笑云疑惑道:“他不敢?”

    夏远道:“不错,蒋先生不敢。如果在平时,以一个商人只以赚钱为目标的态度,他也许会选择和红岭合作,但这次事情中,是上面的意思,做商人的不敢惹,蒋先生也和我一样,其实是没有选择。”

    陈笑云叹了口气道::“商战,不是勇斗,是智斗。夏远,你再一次证明了你的商业才华。”

    夏远微笑道:“谢谢陈总夸奖。”

    陈笑云道:“最后一件事,我听说第一投资以二十亿的价格收购你买的十六块地。如果我们出价三十亿,你卖不卖?”

    夏远道:“我个人当然愿意卖,只是我说过了,这次新城区商战,很多事,不是由我个人意志所决定的。”

    陈笑云疲惫地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这次是红岭犯了方向性错误,无论我再动用多少资金人脉都已无法扭转。红岭的失败与你无关,也与第一投资无关。我输得心服口服。明天红岭就宣布清盘,明天我会再找人和第一投资董事会商量一下,我们手中的新城区土地的出售价格问题。一千亿买进的地,大概只能卖两三百亿了,唉……”

    夏远道:“此次红岭清盘,陈总个人虽然也损失巨大,但陈总毕竟还是有上亿身家的人,从头再来还是有希望的。”

    陈笑云叹口气,苦笑道:“四十多岁人了,经历这一次,不会再像年轻时那么有事业心了,我毕竟还有数亿的资产,安逸生活倒是没问题。只不过从来没想过,四十多岁就退出了资本场。”陈笑云眼中充满了萧瑟和无奈。

    陈笑云回到公司,陆锦丰走上前,道:“陈总,怎么样了?”

    陈笑云淡淡道:“红岭输了,明天清盘,我明天回深圳了。你呢,有什么打算?”

    陆锦丰道:“金融街首富郭鸿毅向我发了邀请函,请我去当他的顾问。”

    陈笑云笑了笑,道:“你这样有才干的人,过不了几年,一定会成为金融街上风云人物的。”说完。陈笑云点起一支烟,默默向他的办公室走去。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