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何周两家的喜宴十分壮观,光是亲友就开了五十桌,更别谈商场上的客户及工作伙伴了。

    陪新人逐一敬完上百桌的宾客,念晓彤已经累得快喘不过气来,她很怀疑何庆仁和周丽娟怎么还能笑得那么开心,不是应该很累的吗?起码脸就该笑僵了。

    敬完酒后,喜宴也过了一大半,她信步走到花园里去喘口气,正巧发现戴绍虎也在花园,她愉快地靠过去,原想恶作剧吓他一跳,却发现他正在跟别人谈话。

    “我记得你的女伴好像是大学时,教授眼中的高材生,那个念……念什么彤嘛!”一个她没见过的男人说道。

    “念晓彤。”戴绍虎背对着她,他直接报出晓彤的名字,省得那人猜个老半天。

    念晓彤躲在树丛后面,她不是想偷听,只是不想打扰绍虎与朋友之间的对话。

    “对!就是她,没想到几年不见,她变漂亮了。”男人衷心地赞美。

    “她是变了很多。”戴绍虎笑了笑,想起她当年清汤挂面的模样,与现在成熟打扮的上班族模样,的确相差甚远。

    念晓彤的心狂跳了一下,他怎么记得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模样?他不该记得的,除非……“我还记得大三的时候,你追她追得好勤,可是后来不是又没了消息,两个人好像再也没有往来了?”男人想了好一会儿,他以一手抱拳拍打另一只手掌,得意自己的记忆力强得惊人。

    “诶。”戴绍虎并没有多加解释,只是应了声。

    “后来你们是怎么又在一起的?”难道世界真是这么小,小到随便走到哪儿都可以遇见故人?

    念晓彤屏住呼吸,比起那个男人,她更想知道戴绍虎会怎么回答,因为那事关绍虎的记忆……“你怎么一点都没变,好奇心还是这么重?”戴绍虎不耐烦地问。

    “说嘛!都老同学了,说说有什么关系?”男人显然杠上他的不耐,硬是逼着他追问。

    “她……她和我在街上擦肩而过,后来就又在一起了——”他避重就轻地回答,不想泄漏太多自己与晓彤之间的秘密。

    男人陆陆续续又说了些话,但念晓彤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她用手紧紧捣住嘴巴,以防自己尖叫出声。

    他当真恢复记忆了?!难怪上次他说认识几个律师朋友,而且面对她的询问时,他总是支支吾吾的,他还说要自己忘了以前的事——天!她竟是如此愚钝,丝毫没有发现他的刻意隐瞒?!

    念晓彤蹒跚地逃离花园,匆忙间遇到了秦美珠,她向美珠交代一声,便一个人神色匆匆地离开,随手招来一辆计程车,满怀心事地钻进车里,将戴绍虎丢在婚礼会场。

    她需要冷静,她需要绝对的冷静她必须好好想清楚所有的事情,想以前、想现在,更要想未来,未来……

    “晓彤!晓彤!”戴绍虎用力推开大门,在客厅里没瞧见她的身影,他又火速冲到厨房,依旧不见伊人芳踪。

    “该死!”直到喜宴散场,他一直找不到她,还好遇到秦美珠,秦美珠告诉他晓彤已经先走的事,他这才匆匆忙忙取了车,沿途狂飙回到家,没想到她竟然不在?!

    到底出了什么事,逼得她非得在好友的婚礼提前返家,又为什么连知会他一声都没有?

    他看过每一个她可能会去的地方,然后气急败坏地冲回房间,猛力推开房门,发现她正端坐在床沿,神情肃穆。

    他松了口气,看到她在家,他浮动的心才稍稍获得平复。

    他大步踱到她身边坐下,没想到他一靠近,念晓彤便挪动臀部向旁边移开;他愣了愣,不死心地又往她身边靠,却得到同样的对待。

    “你怎么了?为什么自己先跑回来?起码告诉我一声,我可以送你并和你一起回来。”他深吸了口气,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得她必须这样躲开他。

    “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希望你能先回答我的问题。”念晓彤看着自己搁在大腿上的手,不肯抬头看他。

    “不管你要问任何事,我都愿意回答,但你可不可以看着我的眼睛说话?”他受不了她这般疏离的举动,这种情况不该出现在他和她之间。

    念晓彤僵直了身体,她鼓足勇气抬起头来,澄净的眸子盯着他迷人的黑眸。

    “现在,我可以开始问了吗?”她的声音力持平稳,不要自己像个怨妇一样哭哭闹闹,她得维持自己仅存的自尊。

    戴绍虎认真地凝睇着她的眼眸,一股说不出来的不安盘踞心头;他叹了口气,除了答应,他还能做什么呢?他根本不知道她今天的反常从何而来,出门时不是一切都好好的,怎知一回来却变得令人无所适从?

    “问吧!”他点了点头。

    念晓肜咬了咬下唇,一双手紧握成拳。“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她的眼不曾离开过他的脸,她要知道他的答案,因为那关系着两人的未来——人类在有所隐瞒时,任何人的任何提示,都极可能将它牵引到自个儿心虚的那个点上面,戴绍虎当然也不例外。他瞪大了眼,小心翼翼地看着她,想从她的眼瞳里看出她的语意,可是除了她认真的眼神,他什么也看不出来。

    “为什么这样问?”他不想自乱阵脚,除非她先说明问题的原由,否则胡乱回答的情况下,只会让自己惹出更大的麻烦。

    “你只要回答「有」或是「没有」。”她仁慈地将问答题改成选择题。

    “你的问题太过笼统,我无法回答。”他烦躁地加大音量。

    念晓彤定定地锁住他的眼,心里升起一抹哀愁。“你在心虚,绍虎。”

    “见鬼的心虚!”戴绍虎站了起来,躲避她审视的眼神。“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不要平白无故编派我的不是。”

    念晓彤眼眶迅速凝聚水气,怔忡地瞪着他的背。“我没有编派你的不是,是你一直在骗我——”

    “我骗你?”戴绍虎转过身面对她,脸色异常难看。“你说清楚,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念晓彤盯着他好一会儿,缓缓站起身,将冰冷的手掌贴在他的额头。“你的头……都好了吧?”

    戴绍虎重重一震,他谨慎地看着她,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思绪。“你明明知道我的伤口都好了——”

    “我说的不是伤口。”念晓彤的泪滑了下来,为他的隐瞒。

    “你……”戴绍虎像被下了定身咒般僵直不动,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脸上的泪,心脏隐隐抽痛。

    她……怎么会知道?!

    “我听到你在花园里所说的话……”仿佛听到他内心的问话,她幽幽地说道。

    “你喜欢看我这么痛苦吗?难道四年前你伤了我一次还不够,所以四年后,你选择再狠狠地补上一刀,让我的伤口永远无法结痂?”她退了一大步,在碰撞到床沿时,无力地跌坐在床上。

    “不,不是这样……”她完全扭曲了他的原意念晓彤迟缓地摇着头,她不想听他的谬辩,一切只能怪自己痴傻“够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执意要伤我,但我自认为偿还得够多了。”她的眼神落在门后的皮箱,那是她回来后先行整理出来的。

    “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帮了我母亲,这个恩情我会一直记在心里。”

    顺着她的眼光,他看到了那只碍眼的皮箱,他呼吸一窒,顿时明白她的决定。

    “晓彤,你……”他下意识地移动脚步挡住房门,深幽的黑眸紧盯着她向皮箱移动的身影,感觉心脏几乎被剥离躯体。

    “记不记得你曾问过,如果你恢复记忆,我会决定怎么做?”她提起皮箱,走到他面前,想避开他挡在门口的身体。

    “不……”戴绍虎紧紧贴着门板,他不能让她就这样走出他的生命。

    “你懂我的,你早就知道我的决定,所以……请你不要阻挡我——”她努力不再哭出来,半合的眼睑掩住眸底无处躲藏的哀伤。

    “这就是你对我的评价?!”他的嗓音透着一丝不容忽略的颤抖。

    他对她的付出都是心甘情愿的,没有一丝勉强,难道对她而言,他所付出的一切都是暗藏心机,而且如此不堪吗?!

    “绍虎,谢谢你三番两次救了我,这条命……算是我欠你的,下辈子我做牛做马也会还你。”今生她已无力负荷,一切只待来世再偿。

    “欠我?哈哈哈……”他突兀地狂笑,随后猛力攫住她的肩膀。

    “如果你觉得对我有所亏欠,就把该还的都还给我!”他粗鲁地抢走她手上的皮箱丢在一旁,眼底布满红丝,看起来是如此骇人“不要这样!我说了下辈子……”

    “我不要下辈子!”他倏地拥紧她,似要将她搂进骨血里。“我没有办法等那么久,我要你这辈子全部还给我!”他的唇附在她耳边低声嘶吼。

    “绍虎……”再也止不住溃堤的泪,斑斑泪珠浸湿他的丝质衬衫。“我还不起,还不起啊——”

    “借口,都是借口!”他大声咆哮,却依然不肯松开她。“是你不要跟我在一起,是你!一直都是你!”

    “我没有!”她想要推开他,但因被钳制而无法动弹。

    “你有!你有!”他突然松开她,黑眸痛苦地凝着她的容颜。“四年前你不要我,四年后你还是不要我……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

    为什么世事会如此讽刺?他不想要的女人一个个妄想黏上他,可为何他却总是得不到自己最想要的那个女人?!

    “我……我不懂……”念晓彤双唇颤抖,两只眼空洞无神地望着他狂鸷的神情,一颗心拧成一团——四年前明明是他抛弃她的,他怎能指黑为白,将一切过错都推给她?

    如果真如他所言,四年前那段感情的决定权在她,她不会也不可能抛弃他,昕有的痛苦也将不存在“不懂?一句不懂就能抹煞我四年来的痛苦?”他扯开嘴角苦笑,却只徒增苦楚的线条。

    “你胡说……明明是你……”她的脑子乱成一团,四年来的记忆裂成碎片,似乎再也拼凑不起来。

    “我?我怎样?”他嘲讽地轻笑,却是凄楚的笑声。“我是说了伤害你的话,但你有没有想过,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要伤你?!”

    念晓彤木然地摇着头。这一切转变得太快,快到她无力承受,为什么他说的话,她一句都听不懂?

    “那天,我吻了你……”他陷入痛苦的泥沼里,记忆回到四年前那个午后。

    “当时我情不自禁,一颗心快乐得像要飞起来似的——“为了要追求你,即使自个儿的笔记做得完完整整、一丝不苟,我还是死皮赖脸地缠着你,用借笔记的蠢理由接近你,只为了让你记得我。”想起追着她跑的那段时光,他浅浅地勾起一抹笑。

    “但那天……所有的美梦都碎了——”话锋一转,他随即露出痛苦的神色。

    “那个吻被你的同学们打断,我之所以匆匆离开,是因为我不想让你在同学面前难堪;但是我转念一想,没道理让你一个人面对所有同学的质问,所以我又转回教室去找你——”

    “我不该回头的,如果我不回头找你,就不会听见你说的那些话,那些令我椎心刺骨的话——”他扒了扒头发,黑瞳蒙上一层悒色。

    念晓彤呆愣地看着他,思绪被他的话牵引着走。

    “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当时所说的话,你说……你说你不会喜欢像我这么轻浮的男人,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你都不会看上我——”他被那些话困住了,一直跳脱不开。

    “可是……之后你一直躲着我……”乱了,什么都乱了,那些话根本言不由衷,她怎么也料不到会被他听到。

    “你还想要我怎么样?!”他悒郁地瞪着她,所有的埋怨倾巢而出。“你都摆明了不喜欢我,难道还要我再不知羞耻地缠着你?”

    “所以在校舍的顶楼,你才会说出那么伤人的话?”思绪逐渐清明,她似乎开始了解他当时的用意。

    “不然我还能怎么做?”他忧郁地叹了口气。“你是女孩子,脸皮比较薄,分手的话八成说不出口,所以当然由我来说比较合适。”

    “一定得说得那么残忍吗?”她的眼眶含泪,嘴角却勾起了一抹不易发觉的笑痕。

    “我没办法,其实我是怨你的。”他移开眼光,不敢看她的容颜。“我一直以为你对我也有点心动,不然你不会让我吻你……”

    “我错了,错得离谱,发生那件事之后,我才知道你的心一点都不在我身上。”他闭上眼,双手在身侧紧握成拳,极力压抑澎湃的情绪。

    “那你为什么要救我?”念晓彤抓住他的手臂,若那一切真如他所言,他应该恨她,而不是救她睁开眼,哀戚的黑眸流连在她脸庞,与她带泪的眼紧紧交缠。“我……”

    “告诉我,我有权利知道!”这是她的坚持。

    他深吸了口气,微颤的手指轻抚她诱人的红唇。“我一直没有忘记你,在你之后我没有再去交过任何一个女朋友,我的心里一直只有你——”

    “绍虎……”痴情总为无情伤,可为何两个傻气的痴心人同样受到感情的磨难?莫非不经爱情的试炼,彼此就不知感情的可贵?

    “我真傻,为什么就不能记取教训?一遇到你,什么理智都没了,一股脑儿地往下跳;明知你不爱我,即使身心都已伤痕累累,为何还是无法恨你?为何还要爱你?”炙热的眼光紧锁住她,痴傻地想将她的脸孔烙印在心扉。

    “为什么不说?在你恢复记忆的时候?”她睇着他,为他感到心痛。

    “你忘了吗?你说你会离开我——”他咽下满心苦涩,愤恨地瞪着地上的皮箱。“我以为可以瞒住你的,痴心妄想在半年后可以娶你为妻,只要能把你留在身边,不管你爱不爱我都无所谓了……”黑眸泛起氤氲,他几乎就要看不清她的模样。

    “事实证明我还是得不到你。”他狼狈地撇开头,背过身,将身体往旁边挪动一大步。“不要叫我祝福你,我做不到——”

    念晓彤泪流满腮,忍不住伸手拥抱他微颤的背——“晓彤……”他倏地挺直背脊,不敢置信地瞠大眼。

    他不敢转身面对她,怕见到她梨花带泪的脸庞,怕自己一回头就再也放不开她——即使她执意要离开。

    “真的吗?我可以相信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吗?”她紧紧搂着他,就怕他又再次虚构一场爱情的幻梦,等着自己往里跳;只因她的心已涨得满满的爱,无法再承受另一次梦碎“你好残忍……我都把心剖开来摊在你面前了,你还不肯相信——”噬心的虫子不断啃蚀他的脆弱,让他的心更加残破不堪。

    “我爱你。”她把脸颊靠在他温热的背,终于露出释怀的笑容。

    时间突然像静止似的,凝重的沉默压住浮动的气流,过了半晌——“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他沉重地换气,深怕自己是因为太过期待而产生幻听。

    “我爱你,从四年前开始——”

    他蓦然急转过身,颤抖地抬高她的下颚,惊喜地凝住她美丽的眼眸。“真的?没有骗我?”

    她摇了摇头,害羞地偎进他怀里。

    “你说了爱我,你就要对我负责……”他的心强而有力地跳动着,仿佛在为他俩之间沉睡四年,又再度苏醒的恋情欢呼。

    “怎么负责?”她装傻。

    他突然抱起她,将她抛向大床,引来她一声惊呼;他随即压上她柔软的娇躯,两只手臂弯曲在她的头颅两侧,黑眸跳动着两簇爱怜的光芒。

    “绍虎……”她娇羞地迎向他热辣的眼光,一股幸福的感觉溢满心田。

    “负责为我暖床、负责为我生儿育女,还要负责给我满满的爱——”一句誓言伴随着一个吻,他饥渴地渴望得到她完全的付出。

    “你好贪心……”她的小手抚上他壮硕的胸膛,呢哝软语。

    “对你,我永远都要不够——”

    窗外的星星闪着动人的光亮,美丽的夜空为他们的爱情做见证,让这对恋人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全书完——

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